复星专访

复星人在努力让患者吃得起抗肿瘤药

来源:

过去四年生物制药领域的发展可用“水大鱼大”来概括,而复宏汉霖或许是其中最有“野心”的一个。

 

最近刘世高博士的行程被排得满满当当,从过去一周20个会议变成现在40个会议,几乎两个会议之间只有不到5分钟的间隙时间。刘世高是复宏汉霖的创始人兼总裁。

 

复宏汉霖主要致力于应用前沿技术进行单克隆抗体生物类似药、生物改良药以及创新型单抗的研发及产业化。单克隆抗体药物主要用于肿瘤、自身免疫疾病治疗,具有靶向性高、副作用小的特点,2016年全球单抗市场规模超过900亿元。有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全球销售前十的药品中,单抗占据了四席,预计今年将达到八席,市场发展潜力巨大。

 

值得庆祝的一年

 

2018年对于刘世高和复宏汉霖来说是值得庆祝的一年。

 

不久前,在北京临床试验总结会上,当刘世高得知复宏汉霖的HLX01产品(利妥昔单抗注射液)完成了非霍奇金淋巴瘤(NHL)适应症临床III期试验且主、次要终点均达到预设标准时,他感到异常兴奋。HLX01有望作为国内第一个上市的生物类似药,从而打破国际药企的市场垄断,让更多患者真正用上质高价优的抗肿瘤药物。而该产品在满足国内市场需求、为患者争取更多利益的同时,也将给多年来投入巨额研发生产成本的企业带来收益上的初步回报,为其下一步新药研发布局做好资金的储备。

 

从2010年回国创业的第一天起,刘世高就秉承着将复宏汉霖打造成为全球最受景仰的创新生物医药公司的愿景,在研发、创新、生产上都以最前沿的技术、接轨国际的标准来自我要求,国际化战略布局从公司成立之初已经展开。

 

难熬的27个月

 

在创立复宏汉霖之前,刘世高曾在美国百时美施贵宝以及安进等国际生物医药公司工作,担任质量总监。2009年,他选择创业。

 

这在当时的业内人士看来并不是个明智的决定。2009年金融危机在全世界蔓延,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失业率上升,刘世高的离职举动,在外人看来颇难理解。

 

刘世高并非没有察觉到经济形式的不景气,但在创业这件事上,他没有太多犹豫,“过去中国生物药质量跟国际大药厂相比是有一定差距的,国际药厂垄断市场多年,中国药品没法国际化,这种局面需要被打破。”刘世高虽然看上去严肃,不苟言笑,但却是一个颇有情怀的人。他发现国外肿瘤治疗的品种在国内仅有30%,而相对于国外患者80%以上的用药率,中国患者在肿瘤方面的用药率不到20%,主要原因在于高昂的药物花费。这也是他最初从单抗领域切入的动因,希望从治疗重大疾病的药物做起,先满足国内和其他新兴国家市场上巨大的未被满足的基本用药需求,为他们提供质优价廉的产品。

 

2009年2月,他跟另一位创始人姜伟东博士在美国成立了Henlius,当年12月公司与复星医药签约,并与复星医药共同成立了现在的复宏汉霖。

 

复星新药作为复星医药的控股子公司,目前是复宏汉霖的主要控股股东。在复星医药旗下的所有医药企业中,复宏汉霖主要专注于生物制药,包括生物改良型单抗、单抗类似药以及创新型单抗。

 

在2015年《生物类似药研发与评价技术指导原则(试行)》出台之前,生物类似药如何定义,要达到什么标准,大家都是摸着石头过河。

 

成立一年后,复宏汉霖迅速递交了第一个研发产品HLX01(利妥昔单抗注射液)的临床申请,该药品的原研药美罗华®是全球第一个用于肿瘤治疗的单克隆抗体药物,2017年在全球的销售额达到73.88亿瑞士法郎。

 

然而,由于申请临床研究排队的产品较多,该申请直到27个月后才得到批复,这是刘世高没想到的。那也是整个公司最难熬的27个月。一般来说,药物研发需要经过多个流程,从最开始的临床前研究、临床研究申报,到临床I期、II期、III期审核,最后取得批准,申请上市,是一个严谨又漫长的流程。临床申报没有批复意味着该产品后续的工作都无法展开。

 

不仅如此,这同样也影响了公司推进创新药的时间。在创立后不久,刘世高希望同时启动对生物创新药的研发。在他看来,当时专利到期的原研药并不多,生物类似药中比较重磅的产品已经都有覆盖,而创新药在国内还是比较新的领域,尤其是抗体类创新药,亟待开发。

 

在等待HLX01临床批复的同时,公司又陆续递交了HLX02、HLX03、HLX04等生物类似药产品的临床申请。

 

2014年3月,HLX01拿到了IND(新药临床研究申请)大批件(即临床I、III期试验一起批准)。“这是当时国内第一个开展临床试验的生物类似药,对公司和行业来说都具有里程碑意义。”刘世高告诉《中国企业家》。

 

第一个临床批件的获得增强了董事会的信心,让复宏汉霖敢于放开手脚,加大在创新药上的研发。目前复宏汉霖完成了11个产品、16项适应症的IND申报,已获得13个临床批件。

 

今年5月,HLX01用于治疗非霍奇金淋巴瘤的适应症完成临床III期试验,预计将于今年年底推入市场,而雄踞中国市场多年的罗氏的美罗华®也在新一期的医保目录更新时,宣布降价40%,这也是自 2000年美罗华®进入中国市场后的首次降价。复宏汉霖HLX01的进展不仅推动了行业的良性发展,在真正打破国外药企的长期垄断之前,就已经在临床研究阶段造福了一些病患,402名初治CD20阳性弥漫型大B非霍奇金淋巴瘤患者在HLX01临床III期研究中获得了HLX01/美罗华®联合CHOP化疗方案的治疗。

 

资本之路

 

医药领域投资正在变得越来越热。来自ChinaBio的数据统计,2017年生物医药领域融资额相对于2016年翻了两倍,达到110亿美元。在刘世高看来,整个生物医药产业的任督二脉已经打通,“任脉就是资金流,督脉是监管流”。

 

由于医药行业前期研发需要投入大量资金,在2016年之前公司主要依赖于复星医药最初投入的2000万美元启动资金以及后续的多次增资为公司补充运营成本。实际上,刘世高也曾尝试对外融资,但是结果并不理想。投资人更多是持观望态度,不愿意在产品未进入临床II期前承担太多风险。“当时整个投资环境不成熟,生物药和创新药领域投资非常少,你光进入临床就要四五年的时间,再想想临床本身就要四五年,对投资人来讲,周期太长了。整个资本市场对于生物医药领域并不热衷。”刘世高分析道。

 

幸运的是,2016年随着产品陆续进入临床研究阶段,投资人开始向复宏汉霖敞开了大门。2016年,复宏汉霖获得了A轮4000万美元融资,华盖资本领投,清科创投、元生创投等跟投。去年12月公司完成了新一轮融资,投资人包括高特佳资本、Jacobson PharmaCorp等,融资额为1.9亿美元,复宏汉霖估值已超过100亿人民币。

 

最近港交所进行上市新政改革,允许未有收入、并完成临床I期的生物科技类企业申请上市。“整个资本市场已经变得非常活络了。”刘世高说。

 

随着公司研发产品陆续进入临床III期,并即将投入生产,复宏汉霖的内部员工从过去的100人迅速扩张到了500、600人,这也为公司管理带来了挑战。

 

刘世高坦陈,以前自己可能只管过70余人,而现在管理人数是过去近十倍,管理方法也需要升级,“过去可能更多是人治,而现在要依赖于公司文化、公司制度,尤其是人事制度。”

 

最近在与一位业内人士交流时,对方提到的一个观点,让刘世高感触颇深:在生物类似药领域最重要的并不是谁第一个进入市场,而是谁最后还留在这个市场。“生物类似药是没有专利保护的,这就意味着市场上可能有很多竞争者,这时候谁更能在保证最高质量的情况下成本最低,谁将能够获得更多市场认可。”

 

在成本控制上,复宏汉霖有自己的“秘密武器”——持续引进创新技术。“首先,我们拥有高表达的细胞株,能够提高单位体积产量,其次,我们引进了一次性的生产技术,建厂的硬件投入可以减少近一半,第三,我们有研发团队自主开发的培养基,与进口产品相比,可以将培养基的成本降低75%。另外,多产品的布局也更能带来经济规模效应。”刘世高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