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报道

郭广昌:中国动力嫁接全球资源

来源:中国经营报

回首中国的改革开放和中国的民营企业,复星堪称是一个成长的奇迹。

 

1992年,小平南巡讲话掀起新一轮改革开放的热潮,改变了中国的命运,也鼓舞了郭广昌和他的3名复旦大学好友,创业的激情诞生了复星。如今,复星集团已发展为中国民营企业巨头。

 

哲学系毕业的郭广昌作为掌门人,始终把握着复星的投资方向,有人称他为深谙人性和投资的“猎手”。过去30年间,“复星系”形成了涉及生物制药、钢铁、房地产、金融、保险等多个领域的庞大产业规模,直接、间接控股和参股的公司超过100家。而回顾复星所涉足的每一个产业投资,都被认为是正好踩在了中国经济的步点上,在合适的时间做着合适的投资。

 

中国经济从高速发展进入中速发展的“新常态”之后,中国民营企业如何继续把握投资机会?郭广昌认为,未来在于从被动变为主动,反向整合全球资源为我所用。在具体的机会上,则要去找“风口”、找“痛点”,通过投资来解决社会、顾客的痛点和需求。

 

看到风口的猪很多,但不是都可以挤进去

 

《中国经营报》:改革开放30年,诞生了像复星这样的民企。回过头来,你觉得民企得以成长的原因是什么?

 

郭广昌:我始终认为,现在我们这些中国的民营企业能有现在的发展,是极大地受益于过去30多年的改革开放。看世界历史的发展,其实没有一个世界强国是关起门来变成世界强国的,都是融入了全球经济之后,起到了某种主导作用才变成了世界强国的;做企业同样如此。

 

《中国经营报》: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过去中国经济和中国企业所赖以快速成长的一些改革红利正在消失,如何看待中国的宏观经济形势和未来10年经济的走势?中国经济从高速发展进入中速发展的“新常态”,动力和增长点在哪里?

 

郭广昌:我对中国经济未来5到10年,继续保持合理的中高速增长是充满信心的。一方面,我们的城市化、工业的升级,还有非常大的空间。第二个,由于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中国经济的效率的提升还有非常大的空间。而且由于这些机会的存在,我们有一批年轻人,有非常强的创业激情。尤其是围绕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有一批新型的企业在不断地出来。再一个,在全球来说,中国经济还是有竞争力的。虽然我们的劳动力成本上升等等各种原因,我们产品的相对竞争力在降低,但是中国快速融入全球化,尤其是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时代,所以我相信我们的商品还是非常有竞争力的。

 

《中国经营报》:更多的时候,人们会把你看成一个投资者,甚至与巴菲特相提并论。怎么看复星过去的这些投资?在投资理念上,你是基于一个什么样的逻辑?

 

郭广昌:复星这22年的发展,我们就是打造一个能力,就是投资能力。我们从投资复星医药开始到房地产,到钢铁,到现在医药,到现在的全球化投资,我们就是打造一个全球投资能力。

 

复星集团要打造一个什么样的投资能力呢?一个投资型的企业,必须具备全球化的眼光。所以2007年开始,我们随着复星国际上市,开始全球投资,然后提出了一个理论,就是“中国动力嫁接全球资源”。其实很简单,你去跟别人谈投资,你能给他带来什么。我觉得真正能够让我们在全球投资成功的重要的原因,就是中国这个经济体变成了全球一个很重要的组成部分,哪个公司都不能忽视的一个市场。

 

《中国经营报》:复星的全球化是如何布局的?过去几年,复星投资了地中海俱乐部、奢侈品牌和医疗消费,这与复星过去在国内的产业和金融两条线的投资似乎不一样?

 

郭广昌:复星现在和未来的战略非常清晰,一个是我们要打造以保险为核心的综合金融能力,另一个就是我们要成为植根中国、具备全球产业整合能力的投资者。所以,围绕这个战略,我们一方面在全球范围内不断寻找以保险为核心的大金融的投资机会;另一方面我们希望从现在国内大家的痛点出发,通过投资来解决社会、顾客的痛点和需求。

 

未来,随着我国中产阶层的日渐崛起,我越来越觉得我国中产阶层最大的需求就是更高质量的旅游休闲、文化、消费等等,而最大的痛点就在于医疗健康养老服务。所以,我觉得这就是风口,而且这个风口正在酝酿一场完美的风暴。

 

雷军说只要站在风口上,猪都可以飞;但我觉得还得补充一句,看到风口的猪有很多,不是哪头都可以挤进去的。所以,复星就是想通过过去我们积累的优势,能够更快地在未来我们认为是好的趋势行业里布局。

 

“让城市功能变得更好”

 

《中国经营报》:复星地产刚刚在日本完成了第二单东京物业投资,和绿地、万达一样,复星也在接连收购海外的房地产资产,为什么大家都集中出去收购地产?

 

郭广昌:我们的目的,还是希望建立起全球的投资能力。无论是日本的投资还是美国的投资,美国我们先是投资一栋楼,但不是说只投资一栋楼,通过投资这栋楼,我们会建立起自己的团队,在美国建立更强的投资能力,做更多的投资。日本的话,反过来,我们先投资一个资产管理公司,通过这个资产管理公司,找到更好的投资机会去投资。但是目的都是一致的,无论是美国还是日本,我们一定有自己的团队,然后做一个长期的投资,长期寻找更多的机会,把我们全球的投资能力建立起来。

 

《中国经营报》:对于房地产,许多人认为属于房地产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是白银时代。对于中国房地产市场的发展趋势你怎么看?未来市场需求和结构会发生哪些改变?

 

郭广昌:我觉得一路向上、高歌猛进的房地产时代应该已经过去了,那种状态也是不正常的。应该回归理性,回归合理的发展轨道。任何一个城市,如果房地产市场一路飙升,其实不利于城市更好地规划,因为它没有“让城市功能变得更好”这么一种压力。

 

但同时我也没那么悲观,我认为我们的城市化还远远没有完成。城市功能、城市生活品质的提升,这方面的需求还有大量空间。中国经济还是会以一个合理的增速发展,不会说从此就崩盘了。

 

现在的市场环境发生了变化,所以整个地产行业会有更多的压力。在这种压力之下,城市的规划者和项目的规划者,会去思考更长远的问题,从城市功能和产业导入的角度、从长远竞争力的角度、从安居乐业的角度,真正从人性的角度去思考问题。

 

对话篇

雷军说只要站在风口上,猪都可以飞;但我觉得还得补充一句,看到风口的猪有很多,不是哪头都可以挤进去的。未来,随着我国中产阶层的日渐崛起,我越来越觉得我国中产阶层最大的需求就是更高质量的旅游休闲、文化、消费等等,而最大的痛点就在于医疗健康养老服务。所以,我觉得这就是风口,而且这个风口正在酝酿一场完美的风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