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星哲学

每一个复星人都是我们的合伙人 “最强大脑”蒋昌建对话复星董事

郭同学为何戴金黄色的领带?复星的科技创新为何越提越频繁?合伙人的平均年龄是多少?今后上台发言要不要穿T恤衫和牛仔裤?

 

这些有趣的问题,来自2月4日复星“智·行”2018 ONE Fosun全球C2M家庭幸福生态大会的最后一个环节,知名主持人、上海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蒋昌建副教授和复星8位董事郭广昌、汪群斌、陈启宇、徐晓亮、秦学棠、王灿、康岚、龚平的现场对话。

 

从现场情况看,这确实是一场酣畅淋漓的对话。作为最强大脑,蒋老师提问话风凌厉,郭广昌、汪群斌和其他六位董事当然也是见过“大场面”,对话中“见招拆招”。双方快问快答,你来我往,精彩不断,吸引了全场的复星同学,连后排场地上都站满了人。这样精彩有料的对话,大家当然不能错过,今天小星就为大家奉上。

 

30岁左右可以重用,40岁至50岁火候最好

 

蒋昌建:第一个问题问复星的领头人广昌同学,很少看到您打金黄色的领带,今天这条领带是您选的还是您家里人选的?

 

郭广昌:复星去年换标了,Fosun未来的主打色是复星金,所以我这个领带的颜色是复星金,未来这将成为全世界最流行的颜色之一。

 

蒋昌建:太棒了,看来我有先见之明,因为不了解情况,所以干脆没打领带上来。您刚才讲复星每年都在翻一座山,复星的全球合伙人制度实行有三年了,三年盘点下来,合伙人的体制机制建设,以这样的方式爬山,跟过去的爬山有什么不同?

 

汪群斌:应该说大家对复星的文化和价值观,本来就很认同,但合伙人制度,会让大家持续认同复星的文化价值观。

 

第二,我们希望合伙人除了认同复星价值观,日常工作中要通融,要相互补位。从这几年的情况来看,合伙人间的合作、通融越来越好,大家都能主动在过程中发现问题、解决问题。

 

第三,合伙人也要强调成绩单。成为复星合伙人,就像郭同学讲的,压力更大了。这也促进了大家相互比成绩,相互追赶,所以复星国际这两年业绩快速增长。我觉得合伙人越来越多,后面增长会越来越快。

 

蒋昌建:未来会不会复星的每一个人将来都成为合伙人?

 

郭广昌:你讲对了,我们的合伙人是不同层次的,包括纵向和横向的。在我们看来,每一个复星人都是我们的合伙人,只是在不同的层面在做不同的事。

 

蒋昌建:接下来问一下康岚同学,复星集团层面的在职员工平均年龄是多少?

 

康岚:应该是35岁左右。

 

蒋昌建:再考您一个难点的问题,复星全球合伙人的平均年龄是多少?

 

康岚:问题的确有点难,应该是在40~45岁左右。

 

蒋昌建:您对这个年龄结构满意还是不满意?因为您讲要给年轻人有很多机会。

 

郭广昌:我们关注年龄,但是也不能让我们这种50岁左右的人没有机会啊,那样也不公平。关键是心态。比如像足球,20岁左右是未来最有前途的,但是33岁左右的球员,是火候最纯的时候。从做企业角度来说,30岁左右已经可以重用,但40岁~50岁是火候最好的时候。50岁以上要看状态,有些人已经不行了,像我还行,可能还要干几年。

 

汪群斌:如果对标巴菲特的话,还有得干。

 

加大科技投入,是有深刻商业考虑的

 

蒋昌建:接下来的问题问汪同学,您很早就讲复星是一个科技引领的企业,最近提的尤其多,第一个问题是为什么最近说得这么多?第二,您上台发言的时候,如果穿一件T恤衫配牛仔裤的话,复星会不会更像一个科技型的企业呢?

 

汪群斌:过去一直都提,是因为复星有科技基因,毕竟我也是学技术的理工男。最近提得特别多是因为,我们要更好地为旗下企业赋能,为客户创造价值,弱生态一定要变成强生态。就像郭同学所说的,一方面你是C,另外一方面是M,这个M一定要找新的M,新的M一定是要靠科技,我们希望把更多资源投到科技上去。至于您讲的第二点,我觉得也有道理,穿着改变确实可能也是体现一种科技的变化,我们要向硅谷学习。

 

蒋昌建:掌声给汪同学!也请郭同学补充一下。

 

郭广昌:我们加大对科技投入,不仅是一个口号或是体现某种价值观,我们是有很深刻的商业考虑的。

 

巴菲特当年不大重视对新科技的投资,为什么?那个时候的科技进步,和现在的科技发展速度是不好比的,从一个idea变成一个产品,可能是几代人的事,所以他从商业角度考虑,投新技术是不划算的。但现在,从一个idea到一个产品速度很快,新技术的商业价值比以前高了。

 

第二,全球化到今天,同样一个技术,在中国有了之后再到美国去,短期内它服务的对象大大扩展了。以前一个药可能只在美国卖,现在可以进中国市场。以前在中国做一个药,可能销售额最高5亿、10亿,未来可能是20亿、30亿。

 

全球化带来的市场变化太大了,技术投入带来的商业价值跟以前不一样了。我们在技术上加大投入,不是我们要标榜说我们是一个技术企业,关键还是复星认为技术投入在商业上是划算的,科技是商业竞争中最重要的武器。

 

复星从创业开始就在创新

 

蒋昌建:说得好,掌声给郭同学!接下来的问题问康岚。复星加大科技投入,复星的人才队伍一定要迎合复星的科技战略。您从人才的角度来说,怎么配合复星的战略?

 

康岚:在复星整体的人才团队打造上,有好几个维度:一是在集团层面上,合伙人里面已经加入有技术背景的合伙人。

 

二是组织架构上我们成立了科技创新中心,整个集团要加强科技的力量,科技人才的力量。另外,创新一般很难在一个企业里完全自生,所以通过投资,让更多企业强烈的科技元素加入到复星大家庭,对复星科创能力会是一个大大的加强。还有加强全面合作。比如复星医药和海内外高校以及一些孵化创新的企业合作,整合社会资源,这也有助于我们加快技术创新的能力。

 

复星科技创新中心宣布成立

 

蒋昌建:谢谢!秦同学,复星每年对于公司发展的提法都会有微妙的变化,或者是战略有调整,您是负责风控的,您的心态是什么?

 

秦学棠:我在复星做风控也做了二十多年,基本心态就是郭同学之前一直提的: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战战兢兢,兢兢业业。一定要有这个心态。但是我们还要有另外一个心态,要有信心,光害怕没有用,一定要有创新的思路,学习的方法,来迎难而上,化解风险。

 

蒋昌建:接下来我们话题转到启宇同学这边,刚才郭同学很动情地谈到了复星有望让癌症在未来不再威胁人的生命,将会是伴随人的一个慢性病而已。最近几年复星医药在研发上取得了突飞猛进的进展,2018年还有更好的消息能让广昌感动的吗?

 

陈启宇:医药这些年一直在坚持创新。就像郭同学今天说的,做对的事,做难的事,做需要时间积累的事。复星医药的研发并不是今天才做,我们从创业开始就在做创新,公司上市后也一直在创新,1998年一上市就我们开始收购一类新药公司。这也是一个不断累积、一个屡败屡战的成长过程,因为有了这样的累积才有今天的成果。2018年开始,复星医药在创新上一定会有更多、更好、更强的成果出来。在医药行业要做创新一定要有厚积薄发。另外,复星科创中心2018年也一定会带来更好的消息。我们昨天发布的杏脉科技在医疗AI上已经开始往前跑了。

 

能为更多家庭带去快乐,自己也是快乐的

 

蒋昌建:晓亮同学,最近一两年复星在幸福和快乐产业方面的布局非常快,您参与其中,最深的体会是什么?

 

徐晓亮:我们所从事的工作,跟人的终极目标有关系。家庭的美好生活需要有幸福感,幸福感当然离不开健康、富足。但在这个时代,光有健康、富足,不等于幸福。最后的那个因素就很重要的:快乐。快乐与否,跟人的情绪有关系。每天正情绪越多,快乐感越多。人如果一直处在负情绪的话,身体也会不好。快乐感少,何谈幸福?

 

现在,世界上能让人快乐的东西实际是越来越多的。对于复星的快乐家族,我们现在越来越有信心。而且,我感觉从事这个工作很有意义。因为,能为更多家庭带去快乐,我们自己也是快乐的。

 

我们有线下的快乐场景,像三亚亚特兰蒂斯、豫园灯会;我们有线上的快乐平台,像东家;我们引入国际级的愉悦身心的产品,像AHAVA;我们生产高水准的、让人尖叫的快乐内容,像太阳马戏;我们还有像地中海俱乐部这样的让人羡慕的、迅速可以复制的快乐模式。

 

复星的快乐家族正在不断发展、壮大,我们每天都在创造快乐,为更多人奉献快乐。这对所有参与其中的复星同学来说,都是很快乐的。

 

蒋昌建:龚平同学,我想问一下,您如果对复星的地产板块下一步的发展有信心的话,那这个信心是什么?

 

龚平:复星的地产板块马上会全面升级,成为蜂巢板块。在复星的整体战略指引下,旨在为全球10亿家庭提供幸福生活空间,为全球各产业构建卓越生态平台。

 

蜂巢板块将秉承复星战略,服务于全球家庭幸福生态系统的构建,打造一个个线下的物理平台,并与线上的“有叻”流量入口实现相互协同赋能。前者作为一个物理空间,后者作为一个虚拟空间,共同为健康、快乐、富足的生态提供支撑。

 

就像董事会所要求的,做对的事,做难的事,做需要时间积累的事。对于复星的蜂巢板块而言,传统的地产定义已经不适用了。快周转、一张图纸做遍全国,做完之后销售,没有持久的经营能力,没有产业内容间的相互融通,没有真正的跨界融合,何谈为全球的10亿家庭提供服务呢?对于复星来说,今后蜂巢板块的内容将无处不在。

 

商业充满风险,需要勇气,需要同行的人

 

蒋昌建:最后一个问题给王灿同学。您知道为什么我最后一个问您吗?因为您管着复星的钱袋子。我有两个问题。尽管广昌兄说一万亿不一定是我们非得提的目标,但是我们要努力的方向。三年之内做到。请您做选择项:非常有信心;有信心;有一点信心;没有信心。

 

王灿:我非常有信心。为什么?如果是我一个人,那我肯定只是“有信心”。但如果是一个团队,我就“相当有信心”。我们有个全球合伙人团队,有在座和不在座的复星全体员工,那我就“非常有信心”!能完成它。

 

蒋昌建:如果有第二点,除了人的因素,其他的原因是什么?

 

王灿:汪同学前面讲了,我们有资金实力。作为CFO,我已经准备好了。因为我们之前已经充分讨论了。现在需要的是在座各位拿出十二分努力找到好项目,具备科技创新的项目。然后找到我们,我们一起落实掉。

 

蒋昌建:只要有好项目,您这边负责有资金支持?

 

王灿:那当然,否则我作为CFO就下岗了。

 

蒋昌建:第二个问题,有点敏感。今年复星的收成(肯定会上涨),复星员工的获得感有没有同比例上涨?

 

王灿:我相信在座各位应该跟我一样,都跟随着复星成长,我们都收获满满。相信未来我们的收获感、满足感、成就感,只会越来越好。我经常讲,复星提供给我们的是一个平台,为了成就我们的梦想,顺带把郭同学交办的任务完成,这种成就感才是最强的。

 

蒋昌建:有请郭同学最后做一个总结发言。

 

郭广昌:我代表董事会,代表全球合伙人再说几句。今天的会上,最感动人的不是说我们的战略、赚多少钱,而是公益时刻。复星立足于要做一个来自中国的、全球的负责任的全球公民,好的商业是最好的公益,但除了要用好的商业方法去服务于全世界的家庭以外,还要积极推动“乡村医生”,积极推动Protechting项目鼓励年轻人创业。要用我们的爱心帮助需要帮助的人。

 

第二,除了全球合伙人,复星的每个成员,每个合作伙伴,都是我们的合伙人,都是我们的伙伴。商业总是那么充满风险,需要勇气,需要同行的人,而诸位就是我们一起同行的人。谢谢大家!

 

复星全球合伙人投身乡村医生精准扶贫计划启动仪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