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报道

一文直击 带你走进外滩这座可见可感的艺术之作

来源:澎湃新闻

记者:陆林汉,朱洁树

 

无论是纽约、巴黎、伦敦抑或柏林,在全球各大城市,总有一条母亲河贯穿,串起城市的过去和未来。而点缀河边的美术馆,则见证、伴随甚至激发着都市的发展和变迁,上海亦是如此。近日,我们采访了复星艺术中心主席王津元,倾听上海复星艺术中心背后的故事,用艺术来了解这座“会跳舞的建筑”。

 

 

外滩的复星艺术中心2016年年底开馆运营时一度引起热议。每过两个小时,建筑外立面的铜黄色管子会随着音乐声整齐移动,三排铝管交错运行,从远处看,就像是舞台拉开帷幕。

 

这座“会跳舞的房子”,其设计方是两个在英国乃至全球都赫赫有名的事务所。托马斯·赫斯维克(Thomas Heatherwick)被《泰晤士报》誉为“最有创意的人”,他曾设计了上海世博会的英国国家馆。另一位设计方是诺曼·福斯特事务所(Foster+Partners),其担纲了上海世博会阿联酋国家馆的设计。

 

复星艺术中心所在的地理位置很特别,向北一路是代表了上海百年前辉煌的外滩建筑群,隔着黄浦江是高楼耸立的陆家嘴,向西便是上海老城厢,而它所处的外滩金融中心区域,是一片新建的城市综合体的地产项目,包括办公楼、酒店、零售店、艺术中心。

 

开馆一年多,复星艺术中心相继举办了中国当代艺术群展“20”、“朱利安·奥培中国首展”、“伊夫·内茨哈默:再造认知”、“邱黯雄:海市蜃楼”、“A.R. 彭克:暗喻会否成真?”等国内外当代艺术展览。

 

复星艺术中心主席王津元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艺术中心的形式,会比博物馆、美术馆更加开放、包容性更强,“所以在这里举办的展览也好,活动也好,风格会更加多样。”她也希望未来可以有更多自主策展的项目,与城市生活、经济发展息息相关。随着外滩金融中心逐渐发展成熟,复星艺术中心也会吸引到更多观众,这里不仅是外滩地区的一个地标建筑,它也有望成为上海的文化名片。

 

 

Q:能否介绍一下复星艺术中心的建筑?

王津元:复星艺术中心这栋建筑坐落在外滩金融中心。外滩金融中心是一个城市综合体的地产项目,包括办公楼、酒店、零售店、艺术中心。整个外滩金融中心是由英国福斯特建筑事务所(Foster + Partners)设计的。这栋艺术中心由赫斯维克设计工作室(Heatherwick Studio)来做设计的,他们两个是协作单位,艺术中心的设计理念完全是由托马斯·赫斯维克(Thomas Heatherwick)来完成的。我们现在说复星艺术中心是一栋会跳舞的建筑,建筑外部拥有首创的三层木帘,可以转动。每天,这个建筑在整点的时候,每隔两小时转一次,吸引了很多对建筑很感兴趣的人,专门跑来看,来拍照。

 

Q:我们知道现在上海也有很多美术馆、博物馆,您觉得和其他场馆相比,复星艺术中心的定位是什么?它的展示和收藏有怎样的特色?

王津元:我们一直在说要做一个不一样的艺术中心,它不是一个标准化的、典型的博物馆、美术馆的概念。我们叫它艺术中心,可能比定位为博物馆、美术馆更加开放、包容性更强。所以在这里举办的活动也好,展览也好,风格会更加多样性,活动的呈现方式也是各种各样的。

 

从艺术展览的角度来讲,复星艺术中心偏向于做全球的当代艺术的展览。而从艺术中心的“母体”复星基金会的收藏来讲,我们也是这样一个当代艺术的收藏方向,包括国际的当代艺术家、中国的当代艺术家的作品,都在我们的收藏体系之内。

 

 

Q:请您简单介绍下最近的展览“A.R. 彭克:暗喻会否成真?”。

王津元:这次是A.R.彭克的展览,这是艺术家在中国大陆地区的第一个大型展览。我们在谈展览项目的时候,A.R.彭克还健在,非常不巧的是,他在2016年5月去世了。所以展览变成了他去世之后全球范围内第一个大型回顾展。这次展览汇聚了他近100件作品,艺术门类也比较多,绘画、雕塑、文献,包括音乐资料和视频资料。展览的呈现方式非常具有多样性。我相信观众可以在展览中看到A.R.彭克从一开始探索艺术道路,到后期被称为德国新表现主义的代表人物,再到后来几十年的艺术探索历程,观众在这个展览中能够一览无余。

 

Q:复星艺术中心在挑选展览和艺术家是有怎样的标准?

王津元:挑选展览的时候,首先,我们立足于视觉性的当代艺术,而当代艺术的范畴中,我们偏向于容易和观众互动的展览方向。因为我们希望让更多人走进艺术中心来看展览。所以在对艺术家的选择,包括艺术家作品的选择时,都以互动性和雅俗共赏为第一要素。这让我们的展览既有学术性,也有大众性。我们希望把学术性和大众有机的结合在一起。这是我们挑选展览的标准。

 

Q:能否介绍一下艺术中心和周围区域,乃至整个城市之间的关系?

王津元:我觉得复星艺术中心所处的地点非常独特,因为它是在外滩。你在顶楼露台上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整个黄浦江两岸的风景,它的位置是能够代表上海的。它拥有非常特殊的、难得的地理位置。我们希望在这个位置所发生的事情也能够影响到在上海居住生活的人,来上海旅游、出差的游客。我们希望它成为一个上海的文化地标,影响更多的人。所以我们在复星艺术中心开幕的这一年里,不但做了展览,而且做了很多的跨品牌的活动,同时我们还有咖啡厅,餐饮部分,艺术衍生品商店。我们希望把这个元素做得多元一点,能够吸引更多的人进来。这也是我们做复星艺术中心的出发点。

 

复星艺术中心是整个外滩BFC建筑群里第一个开幕的,之后慢慢的会有办公楼,现在有一半的办公楼面积已经入驻了。商业这部分,从2017年年底开始会大面积开起来。这个区域会越来越热闹。在这个过程中,复星艺术中心也会吸引到更多的人,包括在这里工作、上班的人,包括周末到这里来休闲的人,还有特意来上海旅游的人。在一周年之后,相信会吸引更多的人流。

 

 

Q:您刚才提到顶楼露台,这是否也是看江景最好的位置? 

王津元:我们一直说这个露台是上海最美的露台。我特别想提的一点是,这个露台上,我们有一个公共艺术的装置作品,是宫岛达男(Tatsuo Miyajima)的空中数字花园,它由300个LED灯组成。当时,我们和艺术家一起征集上海居民来参与这个公共艺术项目,总共挑选了300个居住在上海的人,我们挑了不同国籍、不同年龄层、不同职业、不同生活背景的人,组成了300人的小社会,每个人选择一个数字的跳动节奏。数字灯有五种颜色,9个数字会循环往复,而它的节奏就由每一个挑选数字的上海居民来决定。每个人有自己的故事,幸运数字,有意义的数字,他们会把数字告诉我们,我们就把灯的跳动设置为他所设定的节奏。300盏灯就是300种节奏。晚上在露台上看是五颜六色,跳动速度也不一样,如满天星光。艺术中心又是在外滩,所以和江景、天空,和整个外滩是融合在一起的。我们让公众来参与当代艺术,这是属于上海市民的领域。这个作品是复星基金会委托创作的作品,也是复星基金会的收藏,会永久的放在这个位置。

 

Q:复星艺术中心刚刚度过了一周年,回顾过去,能总结什么样的经验,之后会有什么发展?

王津元:复星艺术中心还很年轻,回顾这一年,我们也确实做了不少的事情,拓展了很多的范围,尝试了不同门类的艺术呈现。我们在不断地做尝试,不断地积累经验,在将来,我们可能在做展览的时候,会把很多经历放在自主策展这一块。我们可能会邀请更多的策展人来艺术中心,然后根据我们的需要,我们对于艺术和社会发展的判断,来制定很多不同的选题。将来会有更多的自主策展的展览呈现给公众。

 

主题方面,我们希望是跟城市生活息息相关,跟社会经济科技发展脉络息息相关,跟国家的主要政策息息相关,和整个国际的当代艺术、公共艺术的发展也有相关性的。我们会在这些里面去寻找合适的题目,来策划展览。


此外,我们的每次展览都会配合很多公共教育项目。因为复星基金会和复星艺术中心是致力于推广公共艺术的,所以这一点上来讲,公共教育就显得非常重要。比如这次A.R.彭克的展览,就设置了很多公共教育的环节,有沙龙,还有放映、工作坊,另外还有一些行为艺术的表演。这个表演是和展览相关的,我们想把表演也引入展厅。同时,我们还有周末的Workshop,叫云艺坊,做一些和艺术、展览相关的工作坊,吸引的对象是家庭,家长带着孩子来。

 

之前我们的公共教育项目也都在进行。比如在上一个展览期间,我们和易太极合作,邀请帕金森的患者来参观艺术展。我们用太极的方式,包括和艺术结合,让这些患者和家属在艺术中心的空间里,来为他们的疾病和心理带来一些帮助。另外,我们还和久隆模范中学合作,老师带着同学来参观展览,也有专门的导览为他们介绍,学生也参加了工作坊的项目。这也是复星基金会长期支持的一个公益的教育项目。

 

 

Q:是否可以这样说,复星艺术中心也承载着复星集团的关于公众和公益的理念?

王津元:对。我们是相辅相成的关系。复星艺术中心是隶属于复星基金会下的一个平台。

 

复星基金会和复星艺术中心做艺术,既是独立的,也是和集团的整体战略相辅相成的,是一个互相促进的关系。复星集团在全球有很多物业的投资,所以复星基金会将来呈现的空间可能也不止于上海的复星艺术中心,我们可能会在米兰、纽约,都有一些公共项目都落地,也会在那里有不定期的艺术活动和艺术展览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