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星专访

复宏汉霖CEO刘世高专访

来源:

近日,复星医药生物药平台上海复宏汉霖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研发的大分子生物类似药即重组人鼠嵌合抗CD20单克隆抗体注射液获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药品注册审评受理,该新药适用于非霍奇金淋巴瘤、类风湿性关节炎的治疗,受到了广泛关注。是怎样的企业和团队给患者带来了急需的的抗肿瘤救命药呢?

 

和复宏汉霖的同学接触多了,你就能从他们身上读到同样的两个词——“专业”、“情怀”。一直好奇,是怎样的企业文化,怎样的掌舵人集结了这样一个团队?直到与复宏汉霖CEO刘世高(Scott Liu)面对面,才找到了答案——

 

1986年大学毕业后出国。

 

2006年,44岁的Scott已站在人生的事业高峰——位至全球生物制药巨头安进公司质量控制总监,管理着近百人的团队,手上预算近1亿人民币。而公司为了方便他兼顾家庭和工作,耗费几十万美元支持他举家从东岸搬到西岸的加州,足见公司对他的重视与体贴。

 

Scott曾用三个词来总结这份工作—— “钱多、事少、离家近”,由于业务熟练、经验丰富,总觉得自己的工作量只能算是“半负荷”,所以经常抽空给小伙伴们开开课。

 

现世安稳,岁月静好。转折点发生在2007年。这一年,Scott的父亲去世了。

 

作为人生导师和榜样,Scott从小就受父亲的影响很深,父亲的责任心和道德感一直是他学习的楷模,从小播下的“贡献社会”的使命感和责任感可谓影响终身。

 

父亲的去世让人到中年的Scott有了更多、更集中的人生思考:“我那时候常常想,美国像我这样的人才非常多,多一个、少一个Scott Liu可能影响不大。但是回国来的话,如果能够把几个好药做出来,可能这个影响是非常大的。而且,当时了解到国内这些药的使用率非常低,在美国都用了一二十年的药,在国内因为进口药昂贵,很多病患都用不起。所以,在那个时点,我觉得无论是从生命意义的角度,还是对社会贡献的角度,这都是一件应该做的事情。

 

而在具体的方向选择上,首先觉得生物药在国内的需求是最大的,国内有非常多的病人急等着质优价廉的生物药救命。另外,我认为自己具备这个技术能力,此前有过两次完整的从临床试验到申报生产,到最后批准并产业化的经验。这一系列的体系是非常复杂的,在这方面有经验的华人科学家很少,这也跟个人机遇有关。从这两个角度来想,就更有一种‘舍我其谁’的情怀,觉得我不来做这个事情,谁来做?”

 

国外山好水好条件好,还有家人陪伴,工作悠闲,加州的海滩可恣意释放所有运动天赋(PS:Scott从小就是户外运动爱好者),而反观国内,摆在眼前的是一条前途未卜的创业之路,意味着远离家人,7*24小时全年无休地和时间赛跑……

 

即便如此,Scott毅然决定回国创业。也就是在这时,遇到了复星医药。“我那时候跟很多公司都有过交流,最终觉得复星医药无论在价值观,对专业的尊重,它的国际化企图,还有整个战略的匹配度等方面来看,都是最契合的。后来的事实也证明了复星整个体系是非常有利于海归回国创业的,他们尊重专业,有国际视野,而且有很强的战略企图心,希望能够把事情尽快做好,比如郭总讲‘0.01秒’,这些都是我们合作最坚实的基础。”

 

也正是Scott“情怀驱动型”的创业,将复星医药与以Scott为代表的美国科学家团队合作成立的上海复宏汉霖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一开始就定位得格外清晰——做“患者可负担的创新药”,以“质量、速度、创新”取胜。

 

截至目前,复宏汉霖有13个项目申报国内临床,拿到临床批件的有11个,另外3个创新药品也都获得美国FDA的临床试验许可。同时复宏汉霖也将在“十三五”期间作为组长牵头单位,联合其他4家单位完成恶性肿瘤治疗的单抗生物类似药的临床研究和产业化开发的重大专项任务,并建立质量评价的标准体系。

 

复宏汉霖在国内率先将先进的一次性生产技术用于产业化生产,并拥有通过欧盟质量授权人(QP)核查的生产基地。作为国内单抗产业的先驱者,是唯一一家在上海、台湾、美国加州都有自己实验室的跨国单抗公司,而且超过15个抗肿瘤抗体品种在研究。

 

而就在2017年10月30日——复宏汉霖即将满8周岁之际,其HLX01产品取得了里程碑式的进展——成为国内首个申报生产(NDA)并获受理的生物类似药。国内患者急需的“质优价廉”的抗肿瘤救命药指日可待!

 

这真是一个最好的时代——海归科学家回国潮波涛汹涌,中国领先企业出海雄心勃勃,你的情怀碰上我的全球战略,你的技术遇到我的创新追求——然后我们共有一个“造福中国,惠及全球”的产业之梦。

 

Scott们,欢迎回来。

 

下面是几个有趣的快问快答,不得不说,Scott除了让人钦佩之外,还真的非常可爱!

 

Q:当时是否有什么关键的事情触动你回国创业?

A:2006年我加入全美最好的生物技术公司担任总监,带领七十多人的团队,这份工作可以用“钱多、事少、离家近”来形容。而我父亲也对我很满意,感到非常光荣。但人算不如天算,第二年,我父亲就去世了。父亲的去世,让我觉得生命很短暂,也不断思考怎么样可以做点有意义的事情?

 

我父亲对我的影响从小就非常大。因为我很贪玩,高一的国文我只考了68分,父亲非常生气,说国文要好好念,还陪我一遍遍看书。后来高二痛改前非,得了80分。

 

我父亲是台大化工系毕业,从科员到组长、科长、处长,一路升到厂长,最后升到副总、总经理。他经常出国出差到欧洲、美国、日本,他们去考察新的技术,建厂。他是一个人才,文笔也好,有化工技术方面的专长,英文也好,虽然没有出国念过书,都是自修,每天晚上念英语900句型,那时候还是磁带,看着书念。

 

Q:国外求学经历是怎样的?

A:普渡大学理工比较出名,工学院非常强,理学院也不错。平常没有地方去,就呆在实验室,基本每个晚上都工作到十一二点,一天做两三个实验。

 

那里的教授非常老牌,做学问非常认真逻辑观念非常强。他的方式就是带你做一些简单的实验,学一些简单的技术,你找研究课题去做。我在普渡的研究成果非常好,发表了五六篇论文,都是在很好的期刊,还得过学校的最佳研究成果奖,一年有两个奖。我在普渡第一年就通过了博士资格考,在普渡五年,我没有念硕士,念的直攻博士,拿到博士学位还不满29岁。毕业的时候教授才对我说,你前一年就可以毕业了,我说怎么不早讲。

 

Q:在国外的研发和工作经历是怎样的?

A:毕业后老师给我写了推荐信去斯坦福,后来到斯坦福一个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的实验室,非常有名,叫菲尔·汉诺瓦,那时候他出了一本书,就是DNA修补这个学科经典的教科书。在他的实验室,我做博士论文做了两年。

 

1993年回到台湾,在中央大学担任副教授。刚好那边一个教授,也是华人,到中央大学有个演讲,觉得他做的东西很有趣,就是基因治疗,非常热门,就是利用生物技术做的。那时候想还是要做一些应用的,开始觉悟,太基础的研究,跟社会的疾病、需求脱离,还是比较难。

 

我又回到了美国,当时一直想去加州,因为华人多,气候又好,一年四季都可以户外,我喜欢户外活动。露营、钓鱼、爬山、远足,都很喜欢,我就想去试试看。后来去安进经过了两轮的面试,之后就给了我offer,包括全套的搬家费。

 

Q:选择创业是一条怎样的道路?

A:我在这个行业呆了很久了,知道这是很困难的事情,做药的研发,需要大量的资金,要非常长的时间。还是有个信仰在里面,觉得是对社会有帮助的,是公益的事情。

 

我是2008年10月认识伟东,11月离开安进,12月就跟他签约。

 

2009年2月成立汉霖,在加州成立了两个公司。我从教会的小组、小家的兄弟姐妹借了20万美元,如果钱花完之前,能得到好的机会,就决定继续做。我没有拿薪水,还从台湾雇了人,派到美国。

 

2007、2008年金融风暴,经济不景气,我们在最不景气的时候创业,那个时候找工作的人很多,雇员不是问题。用很便宜的价钱从一些倒闭的公司买了一些二手实验设备。姜伟东晚上和周末就带着研究员做,他负责做实验,我就负责筹钱,找合作机会。

 

2009年10、11月是最困难的时候,刚好在12月初就和复星签约了,就有了资金。

 

Q:从领先生物技术公司总监到创业者,你经历了怎样的转变?

A:在之前公司的经历,让我体会到从药学的角度、CMC的角度,怎么把质量的管控、生产的管控做好。按美国FDA的严格标准,怎样把这个艰巨的事情做好,各个部门怎么分工合作,怎么把报批文件整理好,这个让我大开眼界。另外,也学到了他们的理念,他们不是口头讲,而是真的每个事情上都把质量放在第一位。

 

我们把台湾和美国的团队算进来,现在超过30个人的资深海归团队。我跟伟东都有技术专长,在研究方面,还是很顺的,也没有走太多弯路。2009年12月签约,2011年6月就把实验室建好了,再隔一年半,2011年12月就报了第一个IND了。这种速度是空前的。第一个要花27个月时间才批下来,很困难。我们就在等待中继续做新的品种,开发新药。

 

生产工作是很苦的,我们常常有同仁连续加班,包括上游看罐子,确保不出错,下游也是一样,要日以继夜的纯化,还有产品稳定性的问题,要尽快做完。一路走来,我们为了完成使命,牺牲了自己的时间甚至假期的同事非常多,这种事情不胜枚举。大部分的同仁都认同我们的使命、愿景,能为病患提供质高价优的生物药,要尽快做出来,很多病患在等我们。

 

01号拿到批件以后,很兴奋,我们在公司会议室里开了一个很大的party,喝香槟,几十个人一起庆祝。批件拿到以后,我们最开始做临床实验,拿了批件到打第一针有三个月,3月份拿到批件,6月份就打第一针,预计明年能够上市。

 

Q:公司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

A:我们小公司能比较有效率,速度比较快,就是能及时做决定,有这个项目会议,就可以知道技术细节,可以做判断,很快做决定。现在80%的人都是做研发,我们现在这边350人,经理级以上都要参加会议。

 

为什么CEO、VP薪水那么高?就是要做对的决定。决定还是要根据我们的核心价值,就是质量,速度,创新。绝对不能牺牲质量,很多是法规规定的,绝对不能逾越法规的规定。在质量没有问题的前提下,就看怎样能抓速度,然后才是成本。一路走来,我们降低成本的方式,就是用新的技术,用创新,而不是用牺牲质量的方法,用新的生产技术、新的质量管控技术。

 

Q:对家庭的照顾如何?

A:早上通常7点多就起来开始处理微信、邮件,通常在八点半到九点间到公司,晚上六到七点之间离开公司,晚上常常会有一些应酬,周末会有一些面试,会去公园走路或骑自行车。一个礼拜平均工作时间五六十个小时。我也很少休假,基本没有用完过,事情太多了。

 

我太太是我在补习班的同学,当时最轰动的一件事情就是一毕业就结婚了,是我们班第一个。后来我跟太太一起去美国的,1986年,普渡的时候就去了,我五年念了博士,她因为要带小孩五年念了硕士。

 

后来我回到大陆来跟复星医药合作,也是非常好的机会。我太太很支持,我儿子也大了,2007年初到加州的时候,他已经大学毕业了。

 

我两个月回美国一次。呆一个礼拜左右。因为美国也有实验室,在那边其实一部分的时间也在工作。在美国的时候比这边还忙,因为白天在美国的实验室,晚上还要跟这边开电话会议。到今年6月,我回去她就会把工作辞了,下半年可能会过来。

 

Q:遥望未来,有什么期待的?

A:很多事情是水到渠成。复宏汉霖现在的成绩离不开我们的团队,越来越多的优秀的人才愿意加入我们。如果两三年前你问我今天公司会有几百人,有多少产品在进行?我不见得能肯定地告诉你会有今天这样的成绩。

 

肩负“持续创新,卓越运营;以优质生物药,造福全球病患”的伟大使命,复宏汉霖将不断探索发展,专注提供质高价优的生物药,致力于成为全球最受景仰的创新生物医药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