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外在复星

别心碎了,比宋仲基还可爱的韩国Oba在这里

来源:

时间:夏初至、梅雨未央

地点:沪上最有Bigger的外滩金融中心BFC

人物:韩国Oba、小编
小编和韩国Oba聊(yue)了一次天(hui),然后……

 

故事是这样的

 

“你好,你们好”。

 

声音从挡脸的拍摄支架后面传来,无比温柔。小编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心跳加速。三秒内脑中浮现男友力Max长腿欧巴,以及女主初见男主时,男主高冷女主凌乱的韩剧剧情。

 

努力保持矜持地转身。

 

瞬间被融化。

 

面前的韩国Oba浅笑倩兮,端端坐下,完全不高冷,暖人暖心的气质由内而外。在接下来的谈话中,面前这位Oba的形象愈发鲜明。

 

Oba真名黄圭完,英文名Alex,任职于复星中国动力基金(CMF),2014年加入复星。

 

Oba是复星文化深度Local“用户”——认为复星“同学”文化很优秀,因为复星倡导的密切协同而对同事心怀“谢谢”;

 

然而但是可是,

 

他的“Global”又无处不在:那些我们已经“熟视无睹”的人事物在Oba眼里竟然很奇葩……

 

和中国的缘分早已植根在太极、看过的中国电影中

 

黄圭完:你好!大家好!我是黄圭完,是来自韩国的复星员工。我是从2014年加入我们复星,到目前一直在帮大家做一些韩国项目,也看别的项目。我加入复星之前,在上海复旦大学读经济学硕士。在韩国大学毕业,当过两年兵。之后来中国开始学中文,开始学经济学。我2011年来的中国,已经6年了。2011年来的时候,是读书和学习中文。

 

Q:为什么会选择来中国?是看到一些什么有意思的东西?

 

黄圭完:其实我从小一直有在中国发展的意向,从很小开始,我就很喜欢中国的历史,还有中国的一些电影,都特别喜欢。所以这种考虑,不是我为了找什么工作,赚钱,是从更早一点,我就开始慢慢在心里发展起来的一个想法。

 

Q:看了什么中国电影?

 

黄圭完:挺多的。1992年中韩两国建交,之前我一般都看的是香港的武术片。后来中国的武侠片子,成龙、李连杰这些人,都很有意思。然后我一边看中国的历史。大学以后,我选了第二个专业,就是中国古代历史,进行学习。

 

Q:你自己也学跆拳道吗?

 

黄圭完:我当兵的时候大家都笑我,我早上6点起床,一个人在运动场练太极拳。

 

Q:你指的是中国的太极?

 

黄圭完:对,郭总练的太极。我买了中国的一本陈氏太极的书。

 

Q:什么时候的事情?

 

黄圭完:2010年,我当兵的时候。别的长官、一些人就笑我,这个人到底是干嘛的。服兵役两年都在练。

 

“我特别特别会做菜”

 

黄圭完:我特别特别会做菜。

 

Q:中国菜?

 

黄圭完:不管哪种菜,我都特别会。

 

Q:最拿手的是什么菜?

 

黄圭完:糖醋鳜鱼。

 

Q:这么难!高级菜了。

 

黄圭完:对的。中国菜我一点点学会了,中原菜山东菜,我之前学得比较多。最近平时在家也会做蒸菜。

 

Q:各种菜系都做一遍?

 

黄圭完:对。因为我在韩国也有一个厨师执照。所以我加入复星之后,以前叫过部门的同事来我家开过晚会。7、8个人,我做十几道菜。

 

Q:那你自己喜欢吃什么中国菜?最喜欢哪个菜系?

 

黄圭完:最喜欢的菜系应该是湘菜,湖南菜。

 

Q:能吃辣?

 

黄圭完:对,本身韩国人本来就喜欢吃辣。但川菜里有麻的,湘菜没有这个。

 

中国文化在OPEN这方面,做得很优秀

 

Q:你来这边之后,就感觉到有文化的冲突吗?

 

黄圭完:有,比较多。但是因为我学了古代的历史,中国和韩国历史上,其实一直有很密切的关系。所以很多目前韩国的一些文化习俗,都是古代从中国传过去的。考虑到这一点,其实也没有很不同。主要是现代之后有些路线不一样了,两个国家的生活方式上或理念上,也有一定的不同点。

 

Q:比如说呢?生活方式和理念方面。

 

黄圭完:韩国人太重视级别这些东西了。我来中国之后,大家要么是同学,我们复星也是这种理念,非常赞同。要么就朋友,兄弟。所以没有那么意识到你比我高或你比我低。在韩国,这种级别意识特别强,不管是公司还是我当过兵的军队,或学校,到处都有这种意识。其实我第一个困难点是这一点。当时我的部门领导,他一直没下班,所以我也不敢下班,但我旁边的实习生朋友,他跟领导打招呼,就走了。这种情况对我来说,就很陌生。中国人没有这种级别意识吗?真的不在乎领导这种级别?自己感觉有点委屈了。

 

Q:为什么委屈?

 

黄圭完:因为我一个人考虑太多东西。这个人是我的上司,我怎么跟他解释?其实对他来说,根本没有必要有我这种考虑,只要我想说话,想讨论一个东西,那就很开放的一起讨论,他能接受就接受,不能接受也可能他会说服我。这种很open的文化,是中国很优秀的。我们韩国就不太容易这么做。我也很想跟别的同事这样,但可能我在韩国呆的时间太长了,开始不太容易展示我自己,去传达我内心的话。这一点是文化上最困难的一点。其他的没有什么很大的障碍。

 

Q:最后自己克服掉这个心理障碍了?

 

黄圭完:最近我该说的都说,我领导也都超Nice,都很Open地跟我讨论,找一个更好的方向。当然,别的中国公司我没有经历过。可能这不是中国的文化,是复星的文化。但总觉得这一点是我刚开始最困难的点,到目前来说,是我突破得最好的一点。 

 

爱吃粽子,不爱鞭炮声

 

Q:对于中国文化传统,你所知道的有什么文化传统?你最喜欢的是什么?还有最困惑的,最不解的是什么?

 

黄圭完:端午节我们都吃了粽子,这个是我最喜欢的一个习俗。因为古代的故事我都知道,把粽子放到江里,不让鱼吃掉比较珍惜的一个人的故事。这个故事我觉得很美丽,粽子也特别好吃,我特别喜欢糯米的味道。不在端午节期间,我在家的冰箱里一直有粽子。这个习俗我最喜欢了。有一个受不了的习俗,就是春节时元宵放的鞭炮,我有点受不了。

Q:为什么?觉得太吵了?

 

黄圭完:太吵了。我刚来中国的时候,我住的公寓是十一楼。刚好鞭炮飘到我十一楼的高度,爆炸了。所以春节的时候我天天睡不着。

 

Q:你在中国最喜欢的是哪个城市?

 

黄圭完:虽然我没有呆那么久,就在上海、长春呆过,也去过别的城市,觉得最好的是杭州。

 

Q:为什么?

 

黄圭完:首先有比较多的绿地,绿地化程度比较高。第二,比较安静,没有大城市这么挤,这么闹。那边可能是阿里巴巴的原因,我感觉创新的气氛比较好。如果有机会,是我最想去生活一段时间的地方。当然,上海到处都是美食,还有好的人,国际化程度很高,所以上海是我第二爱的一个城市。

 

想教大家的韩语词(非导演组安排,绝对一枚有组织文化觉悟的小哥)

 

Q:最后你可以用韩语说一段。

 

黄圭完:(省略韩文若干字)我刚才说,首先,对给我这么好的机会来中国工作的,这么精彩的投资环境的我们复星表示深深的感谢。我的目标,是未来继续把韩国好的项目、好的机会给我们复星带过来,第二是以后我们复星进入韩国的时候,我尽量努力把我们复星在韩国当作一个中国最优秀的企业,优秀的投资者。我拼命地努力,我要努力。

 

Q:最后一个问题,如果让你说一个词,你可以教大家一个韩语词吗?

 

黄圭完:“谢谢”。因为工作中大家都很忙,而且事情很难很复杂,大家经常心里都没有余地去给对方说“谢谢”两个字。所以我趁这个机会,给大家一起分享韩语的“谢谢”,以后工作中也多多一起说“谢谢”这个词。

 

Q:太棒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