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量化派:以技术创新引领大数据时代发展

016年岁末将近,金融大数据公司“量化派”获得了来自复星集团与阳光保险等5亿元C轮融资,成为金融资本市场的又一条劲爆消息。已是第二次投资量化派的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在提及投资理由时表示,在大数据时代,能够将新技术、大数据与普惠金融服务结合得最好的企业,就是最有价值的企业。而量化派,就是一家这样的企业。

 

作为一名曾经在华尔街工作过的金融“高富帅”,量化派创始人兼CEO周灏坦言,自己离职创业的过程中,借鉴了不少成功的FINTECH公司的经验。作为一家金融数据服务公司,量化派本身并不对用户提供贷款,而是利用大数据对用户进行信用评分,并进而连接消费信贷企业(供应方)和借贷用户(需求方)两端。目前,量化派主要的服务包括消费场景白条以及现金贷款两种,暂时以向用户提供场景白条为主。

 

现阶段,量化派旗下的主要产品是“信用钱包”,通过APP,微信公众号及第三方接口,提供消费信贷撮合及消费场景下的白条服务。用户只需要提供真实的个人信息(姓名与身份证号),并提供联系人以及消费信息,如家人信息、手机及信用卡账单。得到授权后,信用钱包就会对其进行信用审核,并将用户对接给不同的金融机构,再由金融机构对用户的信用进行最终判定,反馈到平台上。用户就可以在愿意提供贷款服务的机构中选择一个,完成贷款。截止到2016年11月底,量化派平台上用户数量已经超过千万,单月交易额近10亿元。

 

周灏表示,从华尔街离开回国时,量化派的创业团队对中国的金融现状做了深入调研,并且深切感受到,中国金融行业最大的痛点,就是资金和需求的脱节。以中国的信用卡为例,80%以上的中国人都没有信用卡,这在美国是一件难以想象的事情。而其背后深层次的原因,则是两个国家金融模式的不同。相比较中国靠人力来审核发卡的流程,美国在大数据的保障下,每个人只要有自己的社保号,几乎在一分钟之内就能从终端获取反馈并且办理信用卡。

 

周灏说,量化派的成立,正是为了聚焦解决这一痛点。从已经走过的历程来看,至少方向上已经证明是正确的了。就目前量化派所提供的服务而言,不论是白条还是分期贷款,量化派的服务都实现了使其流程最大程度的简化。目前,量化派的白条类消费可以实现实时完成,而现金贷则可以实现当天或次日到账,这就解决了用户对于尽快买到东西和得到贷款的诉求。

 

为了能够尽可能扩大服务群体的宽度,除了自身平台用户之外,量化派已与国内一些如58同城、去哪儿等知名消费平台展开合作。通过后台嵌入的方式,量化派会根据用户的信用评级向平台推荐相应的透支额度,最终撮合一次成功的贷款。目前,量化派合作的消费场景平台已经达到了150家。除了上面提到过的之外,还覆盖了卡牛、马上消费、北京银行、北银消费、齐商银行等多个领域的多元化平台。

在收集数据前端,量化派通过公开信息以及个人授权对用户的信用进行评估,同时利用机器学习等方式进行数据挖掘。而在后端,量化派基于hadoop spark,搭建了大数据机器学习架构,能够离线对历史千万申请用户数据进行挖掘,实现对用户的评级处理。同时,量化派针对用户的关系图谱开发了一套link rank算法来通过关系人的表现来推断申请用户的信用、发现欺诈团伙信息。

 

周灏的业务思路中,最重要的一点是:没有央行征信的数据的普通人,并不能被简单地认为没有信用或信用不能产生价值。量化派提供的就是这样一个互联网平台。用户通过信用钱包APP、微信及第三方接口登录后提供自己的手机话费查询账户、信用卡账单、淘宝或者京东电商账户等,授权给量化派,量化派就会从用户角度出发把这些数据连通起来,生成一份信用评价,真正实现全民信用大数据资料库的构建。

 

有了用户、有了数据,赚钱的商业模式的构建就顺理成章了。在量化派的服务支持下,金融机构不用去管获取用户、数据连通等一系列工作,量化派能够完成提供入口获客、风险审查、贷后管理等全链条的复杂工作,甚至能够将金融机构的风险都分散出去。另一方面,对金融机构而言,这些串联起来的个人征信数据在量化派这里完成风险分析和定价,帮助金融机构从征信完成授信,提高效率。

 

随着Fintech的发展,人工智能的运用、数据的分析处理以及用户信息安全都将是未来的重点。BAT等互联网巨头已经开始对此布局,量化派也已对未来可能更加激烈的竞争格局做好了充分准备。

 

复星昆仲是量化派最早投资人之一,也是复星昆仲投资的首个大数据项目。之后量化派又获得复星昆仲、高榕资本、华创资本的A轮融资及由知新资本、Star VC、东方富海等B轮融资。对于2016年度已经实现盈利的量化派而言,此次C轮5亿融资,将主要用在行业扩展、上下游的布局和人工智能团队的建设方面,确保公司拥有可持续的发展动力。

 

我们希望做中国的“谷歌”

——访量化派创始人兼CEO周灏

 

从人人羡慕的华尔街高薪职位到回国创业,每当回顾这一段历程的时候,周灏都感觉自己是被一种使命感所推动。近日,在由教育部、科技部、中科院、国侨办等部门联合主办的“2016海交会”上,他被评为2016年度影响中国的50名“海归”之一,这可以说是对他当初决策的最佳肯定。就在日前,本报对周灏进行了一次专访,听他畅谈了自己一路践行“数据驱动消费金融”理念的创业历程。

 

 

 

Q:公司起名叫量化派,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吗?

 

周灏:先有的英文名字,国外做数量化金融的都叫Quant,国外还有一个很好玩的昵称叫金融矿工,研究数据、从宝藏挖出来的价值,也叫Quant。所以我们最先想到的英文名字就叫Quant Group。翻译中文的时候,感觉我们一帮人就像一个门派一样,我们以这个为理念做这个事,所以叫量化派,是这么来的。

 

所以,我们把它延展了一下,不光是金融,任何和数据量化相关的,延展开来都是量化派想做的事情。所以我们的Slogan就叫To  move  the  world  with  data,用数据驱动世界。公司创立三年,一直在实现我们这个理想的过程中。

 

Q:从2014年开始到现在的三年时间,你认为量化派在三年当中经历了哪些重大变革,并促使今天发展这么快的原因?

 

周灏:这三年,每一年有一个关键词,2014年的关键词是痛点,2015年的关键词是模式,2016年的关键词是规模。行业的痛点,就是金融机构的资金和老百姓的需求连不起来。为了解决这个痛点,我们2014年9月开始做APP,10月上线,做到既2B,又2C的服务,实现了金融机构和消费者的联结。

 

2015年,一位核心员工的辞职,让我们在解决痛点的基础上开始深化服务,把金融机构、消费场景的工作全部覆盖到业务内,让我们可以完全控制整个交易。

 

当然,2016年我们已全面解决并推动了内部执行力的提升和管理优化等问题,2017年,我们就是要加深这方面的壁垒支持。

 

Q:量化派的商业模式,及其核心优势是什么?

 

周灏:商业模式说起来非常简单,就是我们和各个场景合作,包括自己去通过APP获取用户,然后和金融机构对接,金融机构出资金,我们负责获客、数据整合、风险定价、贷后管理等全部工作,变成消费者的金融分发平台。

 

我们通过服务费、技术费的方式获取利润。因为我们把从头到尾的工作全都做了,所以我们能够从中获得相对比较高的服务费。金融机构因为我们把什么都做完了,所以它相对的收益会低一些,这是我们的优势。而在这些所有工作流程中,数据风控是我们最为核心的优势,然后是金融机构合作,再次是获取用户的能力。

 

Q:去年一年整个互联网金融行业遭遇了寒冬,在这个过程中量化派是否看到了其中的机遇?

 

周灏:一开始要想清楚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这个很重要。在行业被压抑的情况下,我们得到非常好的发展机会,这和我们最开始的定位很有关系。对我来讲,我就把消费者这端的借款需求和白条需求满足好,和金融机构合作就行。这不可能像P2P那样发展那么快,但是打好了基础,之后就自然会爆发。

 

Q:去年复星的加入给量化派注入了哪些元素?你期待复星能够为量化派带来一些什么帮助?

 

周灏:从整个的历程上来看,复星是和量化派合作最紧密的、帮助量化派最多的投资机构。复星本身作为一个偏战略的投资者,从早期开始,在内外部资源上的牵线搭桥,对我们企业帮助就非常大。

 

现在到了C轮,复星旗下的PE也进来了。包括梁总帮我们站台,帮我们拉群,推进更高层次的合作,资本层面的策划、如何借用资本的力量,还有未来可能和复星旗下机构一起合作拿牌照,以及增强业务合作等等,都是很值得期待的。

复星的核心是富足、健康、快乐,这和我们所做的消费金融都是非常契合的,所以我们天然地可以去嫁接复星所有产业。

 

Q:对于“独角兽”概念,去除数字上的定义,你觉得还有哪些最重要的衡量标准?

 

周灏:我觉得过往大家看独角兽,单纯看估值,单纯看用户量,甚至单纯看交易量的时代已经过去。其实现在大家越来越偏向于看产生的价值,而且产生的价值后面产生的长期的盈利,长期的收入。有着长远盈利能力的独角兽,会获得更多的认可。

 

Q:量化派未来的目标是什么?

 

周灏:我最近在看KK的《必然》那本书,里面提到了谷歌,它说大家理解的谷歌是一个搜索引擎,但其实谷歌代表着智能化的方向。所以大家看到量化派,表面上看可能是一个消费金融企业,但骨子里面我们是希望做中国的谷歌或者alphabet,通过人工智能和数据技术去改变这个世界,这是我们的Slogan用数据驱动世界背后的含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