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钢企如何发展智能制造?看南钢打造的C2M模式!

一块船用钢板是怎么诞生的?在南钢,这不仅仅是一个冶炼、轧制的过程,更是一个采集、传递并“聪明”运用各种信息的过程。从客户设计、订单生成、成分设计到产线安排、组批生产,再到质量控制、检验出厂、仓储物流……从一块船用钢板的旅途,可以反映出南钢运用互联网思维、智能制造的战略布局。新近公布的《钢铁工业调整升级规划》中,南钢船板分段定制准时配送(JIT)也成为个性化、柔性化产品定制新模式的案例。

 

南钢董事长黄一新说,个性化定制与规模化生产,对钢铁企业来说是一对矛盾。个性化定制必然意味着订单的零散化。以30万吨的VICC油轮为例,按传统模式,整船至少需要500个规格的船板,推行分段化精益生产的船厂,一条船给钢铁企业下的规格多达2800多个。对钢铁企业来说,一般一炉钢是150吨,而零散订单的一张钢板只有一吨左右。按照传统的规模化生产,零散订单是没有效益的。

 

针对这一矛盾,南钢打造了一套“C2M(客户对工厂)”体系,在钢铁行业率先推行了基于互联网思维的船板个性化定制准时配送新模式。南钢接到订单后,该系统会将销售订单分解导入内部生产过程,再通过精益生产技术,制造出客户需要的个性化产品。

 

“以前,客户拿到的只能是标准尺寸的钢板,还需要自己再切割到所需尺寸,多出来就是浪费。‘马赛克式’的组合生产,就是根据客户定制要求,南钢将一张钢板生产出多个不同的产品规格、以对应多个用户的订单。”黄一新表示。

 

甚至早在船厂前期设计阶段,南钢就介入沟通,帮助客户优化方案,实现最优化生产钢材的设计,帮助降低客户成本。不久前,一份来自金陵造船厂的客户报告显示,在与南钢合作后,钢材利用率提高3.02个百分点;缩短采购周期1个月以上,降低了钢材仓储管理成本,减少了库存、资金占用和运营费用;分批次付款,减轻付款资金压力;促进分段制造计划向日程计划管理转变;有利于提高加工车间的生产效率;有利于船厂设计按照中组立套料。金陵造船厂表示:“这就是我们想要的智能制造。”近期,南钢以船板定制配送为代表的“C2M+JIT”模式得到工信部、中钢协的肯定。这种个性化定制的生产模式已从船板生产成功扩展到风塔、结构、桥梁、建筑、能源等用钢“大户”行业。

 

近年来,南钢还以智能制造领先战略为目标,建立中德智能制造协同创新基地,探索智能工业机器人在钢铁行业的集成应用和创新发展,自主集成的冶金机器人系统入选国家工信部14个“首批中德智能制造合作试点示范项目”之一。钢铁业是高温、高危、高噪音的行业,炼钢的测温、取样工序,尤其危险。去年8月,一台红“皮肤”的“冶炼过程液态熔融金属测温取样机器人”在南钢正式亮相,顺利完成了危险系数较高的测温、取样等工作。与此同时,“实验检测中心自动拉伸试验机器人系统”也实施完成,这是国内钢企首套自主开发集成的自动拉伸试验机器人系统,能减少拉伸试验岗位人员,并保证实验数据的稳定可靠。

 

在未来3到5年内,南钢将进一步加大在智能制造领域的投入,打造南钢智慧生命体2.0版本,努力成为钢铁行业智能制造引领者。“南钢的目标是以智能制造为引领,打造企业‘智慧生命体’。”黄一新介绍,“通过智慧生命体的打造,构建智能动态业务机制,可以帮助企业降低成本和风险,不断进化个人、企业、客户、社会、自然系统和人造系统交互的方式,使企业流程更清晰、运营更高效、响应市场更快速。”

 

打造企业智慧生命体

——对话南钢联董事长黄一新

 

即将过去的2016年,钢铁行业面临诸多变化,宝武吸并、东特停产,大多数钢铁企业处于从规模效益向品种质量效益转变的深度调整期。面对这样一个寒冬未散的局面,南钢如何推动企业转型升级,又如何在制造业强手如林的区域实现领跑,并成长为钢铁行业智能制造的引领者?我们专访了南钢联董事长黄一新,倾听了他对南钢未来发展的种种设想。

 

Q:2016年即将过去,回顾2016年,南钢取得了哪些方面业绩?

黄一新:2016年,预计南钢联利润超过6亿元,南钢股份利润可突破3亿元,我们的深化改革工作持续推进,南钢经营与发展彰显新的活力。高效率低成本生产精品钢理念深入人心,南钢差异化运营模式正在形成新优势。南钢转型发展步伐加快,新产业正展现出良好的发展前景。其中,品种质量销售工作稳步提升,新的效益增长极正在形成。

 

Q:这一年你认为最大的痛点体现在哪里?如何克服?

黄一新:主要痛点有六方面:一是安全事故未能受控,安全管理模式尚未完善;二是管理流程冗长,管理效率不理想;三是应对市场快速变化的手段和措施还不够完善,市场掌握能力不强;四是人力资源结构性矛盾日益突出,年轻员工的补充和年轻干部的选拔亟待加强;五是部分生产重点工序仍不稳定,存在降本增益的短板;六是南钢股份融资手段和渠道创新不够,实现资金自我闭环的工作还没有取得新突破。

 

我们的主要应对措施是:1、强化机制体制、干部及人才、战略转型、科技创新等“四个引领”;2、推进品种结构升级与经济化运行、供应链建设与套期保值、产业资本与金融资本、内部资源协同与外部资源导入等“四个融合”;3、争创企业发展活力和比较优势、吨钢息税前利润、人均主营业务外收入、南钢股份市值增长幅度等“四个领先”。

 

Q:转型发展是南钢近几年一直坚定的战略,其具体内涵是什么?

黄一新:今年南钢完成了“十三五”总体发展规划,确立了做优金属新材料本体,以节能环保、智能产业、“互联网+”为三向多元发展方向,以客户导向、模式和技术创新、智能化、国际化、卓越绩效为驱动的“一体三元五驱动”战略体系。我们的目标是引领南钢实现“钢铁向材料”、“生产向服务”、“国内向国际”等九大转型,打造具有全球竞争力、以“钢铁细分领域的先进材料制造平台”和“绿色+智能产业”为有机整体的综合服务提供商。

 

Q:你如何评价南钢在转型发展上取得的成绩?

黄一新:2106年,南钢成立新产业投资集团后,转型发展取得了“开门红”,在节能环保、智能制造等方面已经取得较大突破,成功投资青岛思普润、天工股份等一系列项目。与此同时,存量的多元产业一直为南钢的绩效成长、转型发展提供着重要支撑。存量项目我们也施行红黄绿灯预警,新产业投资集团将发挥协同效应,加大投资企业的投融管退工作。

 

Q:2016年钢铁行业发生了很大变化,比如宝武吸并、东特停产等,怎么看待这些变化?南钢如何面对这些变化?

黄一新:钢铁行业的“冰河期”将是长期的,2016年,在国家大力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大背景下,环保督查、需求不振等给钢铁行业的生存带来更加深远的影响,“强者生存,落后淘汰”的自然界丛林法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当然,危中有机。我们要借势重塑自我,更要乘势突破自我。走品种差异化道路是南钢的不二选择,我们只有坚守“初心”,做强主业、做好转型,才能更好地生存和发展。

 

Q:南钢的智能化制造有怎样的特点和发展路径?

黄一新:作为传统的制造行业,南钢紧紧抓住信息化、智能化这一发展趋势,将思路转向全面创新,打造新的行业模式,与国外先进技术嫁接,促进自身智能制造转型。南钢有志于成长为冶金行业信息化工业化深度融合规范、标准的创立者、制定者,在保持行业智能制造示范基地的引领地位上,全力推进智能互联、智能制造、智能装备、智能决策等“四个智能”建设。

 

Q:复星一直强调打造生态圈,南钢的企业智慧生命体如何构建?

黄一新:对应复星的生态圈,南钢提出了打造企业智慧生命体的理念。我们将狠抓企业最根本的人才、资本、创新、客户(含供应商)、文化与精神等五种资源,重构高效低成本生产精品钢的核心生存力、创新驱动品牌领先的行业领导力、高效运营充满活力的管理支撑力、跨界协同资源整合的转型发展力、战略先行文化引领的长远驱动力等“五力”新动能,打造企业智慧生命体2.0版本。

 

企业智慧生命体这一模式具备四个特征:首先,传统产业的生产管控、生产经营决策,必须充分体现智能化的特征;其次,企业要感知世界的快速变化,对趋势作出科学准确的预判,要形成生态链并融入外部世界,与外部世界构建一个共生、共赢、共荣的生态圈;第三,企业必须具备对痛点、短板及各种矛盾的自我修复和进化迭代能力;第四,传统产业要与互联网嫁接,整合内外部的优势资源,特别是和产业资本、金融资本有机结合。

 

Q:C2M是复星一直推崇并实践的,南钢的C2M与复星其他产业有何不同?有怎样的自身特色?

黄一新:C2M本质是大规模个性化定制,对于制造业企业南钢来说,C2M应属工业4.0的范畴。南钢的C2M体系包括互联网+、智能化系统和装备、柔性生产方式、深加工配送等四种模式。新近公布的《钢铁工业调整升级规划(2016-2020)》特别提出,“南钢船板分段定制准时配送(JIT)是个性化、柔性化产品定制新模式。”这是南钢C2M的创举。

 

Q:南钢如何进一步加强与复星其他产业的协同与合作?未来会在哪些方面进一步加强?

黄一新:南钢将更加主动地融入江北新区发展的国家战略规划,更加深入地嫁接复星集团、南京新工集团的平台资源,更加积极地对接战略合作伙伴,并引进复星投资价值理念,形成良好的、充分的、透明的、进化的项目流、资金流、人才流的交织、融合,不断地打造价值平台、形成价值贡献。

 

Q:在钢铁行业寒冬末散下,南钢在2017年如何设立新目标?

黄一新:南钢2017年提出了起点6亿元、确保8亿元、挑战10亿元的的三档利润指标。南钢将充分发挥混合所有制灵活高效、平台整合的优势,借助复星集团、新工集团的大平台优势,主业与新产业并重发展的优势,战略引领与短中期效益兼顾的优势,不断创新发展 ,打造高效率生产,低成本制造 、具有较好发展前景的企业生态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