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报道

郭广昌详解“复星投资哲学”,代言C2M新模式

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近期在接受《新京报》专访中畅谈“复星投资哲学”。他表示,复星的发展已步入“彻底地全球化”阶段,并正在 C2M(Customer to Maker)模式上深耕细作。

 

报道标题:据“中国巴菲特”说,中国经济未来5到10年都将保持5%-6%增速

 

2016年,全球经济面临新的挑战,充裕的现金和低利率前所未有,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与全球经济在同样的环境中呼吸,也面临自己独有的问题和机遇。

 

高房价、低利率在未来一年会如何影响企业家、创业者和大众?中国经济的新引擎有哪些?改革红利的持续释放是否会推动中国经济再次引领全球?

 

新京报年度策划《看2017》将采访国内约30位经济学家、政府智囊、企业家等,谈他们眼中的2017年中国经济,为读者展示我们所处时代的风向。

 

本期对话嘉宾:郭广昌

 

▲郭广昌,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复星集团董事长。1967年出生于浙江省东阳市,1989年毕业于复旦大学哲学系,后获复旦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郭广昌,这位在资本市场点石成金的复星集团“舵手”,掌控着复星及成员企业数千亿元的盘子,赢得了“中国巴菲特”的美名,但却是不折不扣的中式儒商。

 

他曾开玩笑说,“复星有个公开的秘密,我做董事长是因为我是读哲学的,实在没办法做具体业务。”

 

没错,谈起这位谦逊、低调的浙商,太极、哲学也是他身上绕不开的标签之一。大学学习哲学,却在投资界成为行业翘楚,在市场的最前沿把脉前行。打太极也成了郭广昌的业余爱好,曾拜名师学技,打到83式,跟马云成了“好极友”。

 

太极和哲学,让郭广昌从中悟道,影响了他的投资和生活。自称“实在没办法做具体业务”的他,爱思考、善于快速反应后发制人,或许是支撑他成为复星及成员企业掌门人的最重要力量。

 

在这次专访中,他丝毫不避讳自己的太极和哲学。他说,太极和哲学对于投资和做生意的借鉴意义是相辅相成的。太极不是讲究先发制人的,而是后发制人,在体会某种变化之后反应比别人快。从投资的角度来说,一个人不可能总是比市场快很多,因为人的智力和眼界都是有限的。但是,你可以在看到这种变化的时候,感受比别人快一点,敢于在变化时作决定。而哲学,最重要的是教他将心比心。

 

富豪从未停止思考新的商机,郭广昌也不例外。他甚至愿意倾听一个涉世未深的年轻人的想法。即便富裕如他,也仍是“生于忧患”。

 

2013年7月初,记者曾和刚完成地中海俱乐部收购的郭广昌有过一段“没有主题”的聊天。我们约在位于上海外滩边上的复星集团大楼的一间会议室,旁边大约半个篮球场大小的地方恰好是他练太极之处。

 

照例寒暄之后,甫一坐定,他便招呼助理沏一壶茶,“我们边喝茶边聊”。

 

意气风发的郭广昌从国外的天气说起,简明扼要地说了这次收购,然后他开始连续反问作者对于银行、保险、地产甚至高端旅游等看法,有无投资价值等。

 

事实上,他哪里是在问记者,这应该是在问他自己。他是在自问,而他自己或许也没有找到答案。

 

对于他来说,过去的成功只能代表过去,对未来,他的疑问比普通人更多、不确定性更大。

 

3年过去了,复星集团已经成为“保险+投资双轮驱动”的全球一流投资集团。而郭广昌一刻也不停地继续在思考中前行,他紧跟时代,逐浪下一个新机遇。

 

当前中国新旧动力换挡之下,中国经济新引擎是什么?新的商业机会在哪里?在与郭广昌的对话中,我们或许可以寻得答案。

 

“中国的消费品市场正在经历一场品质革命”

 

新京报:10月19日,国家统计局公布2016年前三季度宏观经济数据。初步核算,前三季度GDP增速为6.7%。你如何看待当前的经济增速放缓?

 

郭广昌:中国经济肯定是过了两位数的增长时期,但中国未来5到10年将继续保持5%到6%左右的所谓“新常态”的增长,我们还是很有信心的。

 

这么大的经济体,GDP增长5%-6%已经很好了,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健康的经济。这么大一个经济体,肯定会有困难的地方,碰到挑战。就像美国一样,也总是会碰到调整、碰到问题。但的确我们现在看到了更多机会。

 

新京报:中国经济持续增长的动力是什么?

 

郭广昌:我坚信未来中国经济的持续成长,第一:中国家庭数量巨大、家庭负债率低,特别是中产家庭的数量在快速的增长,家庭消费需求的个性化、多样化、趋势明显。

 

中国消费品市场正要经历一场品质革命。虽然2015年GDP6.9%的增长,但是中国的消费品的增长超过了10%,消费将成为中国经济动力的主导,未来增长空间巨大。

 

第二:我们的有效基础设施投入还有很大空间,包括高铁、地铁。美国、欧洲的50或100万人口的城市,地铁都很发达;中国有13亿人,我们人口密集度高,地铁、高铁还有很大的投资空间。

 

第三,以移动互联网为代表的新技术或者技术的应用,对产业效率提升也带来了很大的空间。尤其最重要的,现在中国年轻人的创业热情很高,大家不是说等着一定要找工作,而是很积极的在寻找一些方式方法,在创业。

 

除此之外,以C2M(顾客对工厂)模式为代表的,产业与新技术的结合与升级,也会为中国经济注入动力。

 

新京报:当前的中国房地产市场备受争议,由于价格涨幅过快,9月30日起,包括北京在内的20多个主要城市纷纷出台新政加码限购。复星集团也有地产板块,你如何看当前的房地产市场?

 

郭广昌:在我看来,传统的地产模式在未来肯定无法继续维持。

 

所以复星的房地产业务在五年前就开始了改变,主要有两个大的方向:一个我们在全球的房地产投资,更多的是跟保险资金的投资需求相匹配,寻找净租金回报合理的全球核心物业。

 

另外,对开发类的房地产,我们提出了“蜂巢城市”的概念,即房地产一定要与产业结合、能为城市的功能提升带来价值。所以,我们更多围绕“富足、健康、快乐”这三个产业,不做一般性的地产开发。比如我们会更多的投资旅游地产开发。

 

新京报:今年两会期间,你也曾谈新型的政商关系,认为这可以“解放生产力”。你如何看新型政商关系对民营企业家和经济的影响?

 

郭广昌:在习总书记年初谈“亲”和“清”的新型政商关系、深改组出台保护民营企业产权的意见等之后,现在民营企业的积极性正在回来,汇聚各方力量共谋成长,这是我们最大的优势。2016中国经济虽然存在问题,但仍然有着巨大的增长空间。

 

“太极和哲学对做投资有借鉴意义”

 

新京报:你大学读的哲学专业,太极也是你的爱好,这两者对你个人的工作生活有何影响?

 

郭广昌:太极和哲学对于投资和做生意的借鉴意义是相辅相成的。太极不是讲究先发制人的,而是后发制人,在体会某种变化之后反应比别人快。

 

从投资的角度来说,一个人不可能总是比市场快很多,因为人的智力和眼界都是有限的。但是,你可以在看到这种变化的时候,感受比别人快一点,敢于在变化时作决定。

 

我感觉做人、做企业都是修行,不要只是想赚钱,而是从为别人去想的角度,把事情做好了,赚钱只是最后自然的一个结果。

 

新京报:在全球经济增速放缓的情况下,复星集团今年上半年仍逆势保持高增长态势,其中净利润同比增长21.4%。复星的“投资哲学”是如何做到的?

 

郭广昌:复星的投资哲学,就是坚持做对的事情、重要的事情、难的事情。这样往往会感觉到不顺;但如果你觉得很顺的时候,那可能你是想坐享其成,可能是在退步。复星现在面临的情况,就像逆水行舟,有很多东西要突破。

 

“投资周期正在由发达国家市场转向新兴市场”

 

新京报:近年来,复星不断在全球开启“买买买”的投资模式,仅今年就在巴西、印度、葡萄牙、英国等国家出手并购,有媒体质疑复星在海外扩张时,也推升了债务率。那么,复星到底差不差钱呢?如何降低债务率?

 

郭广昌:我们会根据投资需求来调整资产结构,但目前还不需要依靠增加负债来完成投资。

 

复星集团未来的债务计划是把债务总比例降下来,但比降低负债率更重要的是降低负债成本。目前,复星有一个“非常清晰的债务计划”,这些措施的落实将会进一步优化集团债务结构,提升集团评级。

 

新京报:有别于以前,复星对海外投资的地域偏爱,正从发达国家向发展中的新兴市场国家倾斜,包括印度、俄罗斯和巴西等。为什么?

 

郭广昌:复星的目标是更彻底的全球化。复星前几年重点放在发达国家,通过大规模的持续收购,在发达国家的布局基本完成。

 

其次,新兴市场存在阶段性机会。前几年新兴市场的货币贬值非常厉害,但现在已经是相对稳定。新兴市场的通胀和利率高企,现在已经逐渐在降低过程当中。

 

第三,新兴国家本身的优势凸显。比如俄罗斯和巴西更依赖资源优势,一度资源价格暴跌,但现在也基本稳定了。而20、30年后的印度,就像是今天的中国,拥有太多投资机会。

 

我认为经济和产业有周期性,资本也是有周期的,周期里面是有机会的。我们认为如今的投资周期正在由发达国家市场转向新兴市场。因此,复星现在高度重视在新兴市场的布局。

 

新京报:如今的全球化有机遇也有挑战,复星集团如何把握机遇和应对挑战?

 

郭广昌:复星的全球化战略,就是在深化中国投资的同时布局全球,然后把这两种优势很好地组合起来。

 

在追求全球化的过程中,我们的目标是:第一,要具备全球化的宽度、深度,尤其是深度方面,要建立当地的团队,了解当地的社会发展,融入当地社会。

 

第二,是坚持中国动力嫁接全球资源,如果某个投资跟中国经济或者中国市场没有关联,复星原则上是不会去做的。第三,是要做负责任的全球企业。

 

“非常看好服务于中产富足、健康、快乐的投资机会”

 

新京报:你今年多次参与直播,比如6月份现身映客直播首秀、8月31日的中期业绩直播,你对当前火爆的直播行业如何看?复星有无投资直播行业的计划?

 

郭广昌:我非常看好交流的娱乐化的未来发展前景,复星对于直播行业的投资机会也会保持密切关注。

 

新京报:在当前消费转型升级过程中,复星将有怎样的布局和思考?

 

郭广昌:现在中国的投资机会,我们非常看好服务于中产阶层的富足、健康、快乐这三个领域的需求,能够解决这些需求痛点的方式和方法,有非常巨大的市场空间。

 

第二个机会,就是围绕家庭生活的富足和健康领域,医疗、健康管理、养老、教育、音乐、体育、娱乐等等,也有非常巨大的市场。第三个,是移动互联网进一步对产业未来的深度重构。

 

现在,移动互联网对中国产业的渗透已经很大,有电商、微信,这些都已经非常强大。而在我眼中,更重要的是众多传统企业主动拥抱移动互联网,通过大数据等新技术对其产业的供应链的重构机会,从而形成直接面向客户服务的C2M模式。

 

新京报:有人质疑C2M在中国当前的环境下似乎是伪命题,显得没有必要。你怎么看?

 

郭广昌:C2M是Customer to Marker的缩写,即创客无缝对接的概念。这绝不是只把众多中间渠道整合为一个互联网平台,而是真正让客户参与到产品/服务的创造过程中。

 

本质上就是通过投资拥有海量数据和人口的平台,以移动互联网技术为基础,升级传统服务业;重构商业生态链;实现客户与服务、商品供应商无缝链接,消除中间环节,增加客户黏性。

 

我认为,C2M将是改变中国甚至全球商业生态,特别是传统企业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巨大的机会;而实现核心是为客户C端,提供更便捷的服务,更个性的需求;对制造商M端,实现供应链的打磨和重构,提升产业效率。

 

我看到未来三至五年互联网的进一步渗透,尤其是移动互联网的进一步渗透将会是大势所趋。

 

同题问答 

新京报:2016年让你印象最深刻的一个经济事件是什么?

 

郭广昌:经济与全球局势从不分开,英国退欧公投、美国大选等都对全球经济产生非常大的影响。

 

新京报:你认为2016年中国经济最大的亮点是什么?2017是否会延续?

 

郭广昌:2016中国经济虽然存在问题,但仍然有着巨大的增长空间。尤其在习总书记年初谈“亲”和“清”的新型政商关系、深改组出台保护民营企业产权的意见等之后,现在民营企业的积极性正在回来,汇聚各方力量共谋成长,这是我们最大的优势。

 

新京报:2017年最看好哪项黑科技?

 

郭广昌:2017年,全球生物医药领域将继续迅猛发展,也许癌症将很快被攻克而变为慢性病。

 

新京报:假如你在2017年开始创业?会做什么?为什么?

 

郭广昌:现在的年轻人的思路、想法都太厉害,如果我去和他们比,可能优势还是在于对传统产业的理解,推动传统产业与互联网结合、更加全球化,从而获得更加高效的运营。

 

新京报:2017年哪项改革措施你最关注?

 

郭广昌:更好的营商环境是必须的,但更重要的是我们要把自己本身的事做好。

 

文|新京报记者金彧 编辑 | 李薇佳 尹聪 美编:俞丰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