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行业也能诞生“独角兽” 这家公司为什么这么牛?

不久前发布的上海企业百强榜中,上海钢联连续两年榜上有名;同时,钢联旗下的钢银电商,取得了新三板创新层营收排行榜榜首的骄人战绩。在钢铁产业持续低迷的今天,上海钢联依靠什么实现了一次又一次的逆市上扬?“资讯+大数据”,“交易+大金融”,不断的持续创新,或许正是这其中的秘诀。

 

把交易资讯服务做成国际权威

“我们今年上半年实现了营业收入167.20亿元,同比增长84.48%,同时实现净利润1358.76万元。”上海钢联董事长朱军红表示,这一数据,标志着上海钢联打造集资讯、交易、仓储、物流、清算及供应链金融服务的大宗商品生态圈闭环日趋完善,整体运营状况也越来越理想。

 

成立于2000年4月的上海钢联,在11年后的2011年6月成功地于深交所挂牌上市。作为上海钢联的创始人,朱军红当年毅然从政府部门辞职创业,以提供钢材信息服务起家,十多年里,从单一黑色金属行业咨询业务,拓展到包括黑色金属、有色金属、能源化工、农产品等大宗商品行业的资讯提供、商业咨询、调研服务、数据研究服务等全链条的服务,并以数据为核心,形成了一套独立、健全的资讯采集、专业建模与数据分析体系。

 

不仅如此,上海钢联还是国内首个获得国际认可的数据提供商。“我的钢铁”价格指数在交易结算中被广泛应用,公司编制的铁矿石价格指数陆续被必和必拓、淡水河谷及众多矿山作为结算依据,也被新加坡铁矿石现货交易平台等金融机构作为其铁矿石远期合约的结算指数使用,极大地提升了中国在国际市场大宗商品的定价权。

 

十六年的努力,得到了市场和政府的肯定——目前,上海钢联已被上海市商务委员会列为“上海大宗商品信息中心”的牵头实施单位,并拥有“国家统计局大数据合作平台企业”称号。

 

以“服务行业”为己任的电商平台

 

2011年,钢贸信贷危机全面爆发,约半数钢贸企业纷纷出局,钢厂直营快速增加,钢铁电子商务在全国迅速风生水起。上海钢联自然不会屈居人后——早在2008年,上海钢联便已意识到要脱离单一的运营模式,其控股子公司——上海钢银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也便应运而生。

 

作为我国领先的第三方钢铁电子商务平台公司,钢银电商经过前期市场的检验后,逐渐形成两大交易模式:钢材集市(撮合交易模式)和钢材超市(寄售模式)。为满足具有多样性和复杂性特征的大宗商品现货交易交易的需求,在推进钢银平台建设的同时,积极推进集现货交易、仓储物流、在线融资、交易结算及配套服务于一体的“无缝交易平台”。

 

今年以来,随着钢银电商V3.0新系统迭代升级, 电商平台交易量更是呈爆发式增长,今年上半年,钢银平台成交量1,455.41万吨,其中寄售交易量达838.83万吨,较上年同期增长114.17%。同时,力推全新标准化的供应链金融三大拳头产品——“帮你采、随你押、任你花”,为用户提供整体供应链解决方案。

 

除了钢材电子交易平台,Mysteel 旗下全资子公司Mysteel新加坡公司,目前已拿到新交所(SGX)和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的衍生品经纪商资格,并聘请欧洲顶尖交易员管理;未来,上海钢联将通过复制“钢银电商”模式,搭建起有色金属、能源化工、农产品等多个大宗商品电子交易平台……。

 

向着“互联网+”时代的全服务链迈进

 

在资讯与电子商务领域取得了成功之后,上海钢联并未固步自封,而是把业务范围继续向金融衍生品业务拓展。2014年,上海钢联金融事业部正式成立,围绕金融进行全方位布局,试图打造贯穿电子商务前、中、后的全产业链服务链。

 

同时,上海钢联与宝钢股份下属公司欧冶金服共同出资组建上海诚融动产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实施运营动产质押信息平台;参股广州复星云通小额贷款公司,参股设立了实璞(上海)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与多个金融机构合作,启动基于大数据供应链的金融产品,资产证券化、信用评级、第三方支付、互联网金融、保理、票据等多项业务。正与基金公司共同开发的行业指数基金,将更大程度地发挥大宗商品的金融属性,构造更完善的大宗商品互联网+金融生态圈……

 

十六年弹指一挥间,勇于创新、开拓进取的精神,指引着两千多名钢联人,朝着实现成为中国大宗商品交易服务“独角兽”企业的目标不断努力。

 

做未来产业经济的领头人

——对话上海钢联董事长朱军红

 

已经走过了十六年春秋的上海钢联,是如何取得今天这样成就的?作为将“重中之重”的钢铁行业和互联网互相结合的一个企业,上海钢联又是如何开始自己独辟蹊径的征程的?未来我们还能看见钢联作出哪些超乎想象的创举?带着这些问题,本报日前专访了上海钢联董事长朱军红,听他畅谈上海钢联的前世今生。

 

问:2000年,是什么因素促使您踏入如今的这个行业?当初创建企业时所期待的愿景现在实现了吗?

朱军红:这个对我来说很简单,我是干钢铁的。我大学毕业的时候在冶金部工作,一直是做钢铁贸易这一块。从冶金部(就是现在的中钢)出来的时候,就进入了联办做CFO,就是做财经资讯的一家网站。这两个专业的结合促使我有创建一家做钢铁行业的互联网公司的想法。

 

那时候最大的野心,也就是所有的东西放在网上卖,根本不会有现在这样生态链的概念。但当你在卖的时候,要实现你周边的所有的技术要素,比如说指数(那个时候连指数的概念都没有),我要信息透明,我要告诉你东边和西边价格落差,以此改变城市之间信息不对称及反应滞后的状况,这就是我们当时的愿景。

 

问:在上海钢联创建以来的发展历程上,您觉得所做出的最正确的决定是什么?对企业造成了什么样的影响?

朱军红:我觉得在这个发展的过程中,最正确的决策还是我们看到了这个产业的前景,在所有人认为有天花板的时候,我们认为天花板是随着你的发展进程不断的会打开的。所以我们在2006和2007这两年,做了一个比较正确的决策,在市场倒退的同时,我们做了逆势扩张动作,甩开了所有的竞争对手,并在2011年完成了上市。

 

第二点,就是我们看到了电商的时间点,所以我们在过去的几年,对电商做了一个巨大的投入,从而奠定了今天的格局。

 

问:上海钢联的经营模式有什么特点?对于钢联目前在行业中的地位,您如何评价?

朱军红:钢联的经营模式目前来说就是两块,一块是产业的数据服务。我们今天已经不谈做钢铁的数据服务了,我们定位自己是一个产业数据服务,是产业的数据提供商。

 

第二,今天我们认为自己是做黑色产业链的交易服务商。在数据层面已经把它上升到了整个产业,除了黑色以外还有有色、农业、化工、农产品等等。另一方面,我们围绕着这个黑色产业,所有我们提供交易的服务,构建起了一个完整的生态链,前端有交易平台,提供交易,中间提供仓储品的服务,提供运输服务,为它整个提供供应链的服务。

 

问:围绕钢材市场,钢联如何去构建整个生态圈服务,并形成交易闭环?

朱军红:比如说我做钢材,有钢材的交易平台,提供交易服务,提供仓储、运输,和整个的供应链,就是你把东西交给我,所有的货我都能替你完成销售。目前,上海钢联作为我国领先的第三方钢铁电子商务平台公司,钢银电商形成两大交易模式:撮合交易模式和寄售模式,积极推进集现货交易、仓储物流、在线融资、交易结算及配套服务于一体的“无缝交易平台”。

在黑色供应链上面我们也做铁矿石的交易服务。末来煤、焦、矿、材是一个生态,我们叫做黑色生态。再往下走,就是更大的生态,包括工厂制造、买原燃料(煤、焦、铁矿)、卖钢材、金融服务等,这才能算是相对的大生态。我今天谈的是上海钢联本身的小生态,当然,将来我们也会通过复制“钢银电商”模式,搭建起有色金属、能源化工、农产品等多个大宗商品电子交易平台,以不断丰富和完善我们的产业生态圈。

问:你认可将钢联称为“独角兽”企业吗?您对于“独角兽”这个概念是如何看待的?

朱军红:独角兽企业是按照10亿美金来定义的,按市值的话,现在肯定是够了。但我觉得,独角兽企业还应当能够形成自己完整的生态,这样才能有持续扩张、延伸的能力。

问:钢联发展经历了信息咨询(1.0版)和平台交易(2.0版)二个阶段,如果把它称作为二个轮子的话,是否意味着钢联未来发展要围绕这二个轮子来运转?

朱军红:我觉得不存在两个轮子和三个轮子,实际它就是一个生态。这里面的信息我们已经是2.0版,已经干到数据了,我们强调数据服务,而不是简单的信息服务。平台在某种意义上最后也是数据服务,这两个是一个相辅相成的生态体系,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问:上海钢联未来的发展战略是什么?能否给我们一个描绘一下美好远景?

朱军红:我觉得未来的就是做产业经济领头人,大数据服务商。

独角兽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