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星哲學

陳啟宇:企業創新不能閉門造車

來源:

轉載自:智通財經

 

誰不具有他時代之精神, 將會經歷他時代之所有不幸。——伏爾泰。

 

2017年,對於業態龐大的復星,有人將其比作業態同樣龐大的伯克希爾·哈撒韋,也有人直言表示“看不懂”。兩年後的03月27日,復星國際(00656)董事長郭廣昌在復星2018年業績發布會上對此做出了進壹步闡述。

 

會上,他提到,2019年仍看到中國市場上有很多機會,復星從頂層設計出發進壹步梳理架構,積極推動打造復星大生態系統的建設。目前,著眼於打造1+N的組織結構,即“1”個生態系統和“N”個能夠形成深度產業整合與運營能力的產業集團。

 

帶著復星到底是中國版的伯克希爾·哈撒韋,還是中國GE的問題,智通財經在復星2018全年業績發布會結束後,再次來到了復星國際在香港的辦公室,圍繞大健康業務、集團定位和未來發展規劃等問題,對復星國際執行董事兼聯席總裁陳啟宇進行了專訪。

 

十年凈利潤復合增長率達到26%

 

Q:智通財經:復星在2018年取得歷史最優業績,您認為最大的亮點有哪些?

陳啟宇:首先從營收角度講,復星國際歷史上首次突破千億,背後是我們的核心戰略得到持續,包括大健康、快樂板塊。

 

整個營收在2018年實現快速增長,特別是快樂板塊去年完成了豫園的重組。復星對其持股比例接近70%,如今豫園股份原有的核心業務全部並表。此外,復星旅文於去年年底實現上市,在Club Med和三亞∙亞特蘭蒂斯這兩個核心業態上都取得了很好的發展。

 

另壹方面,2018年全球經濟形勢起伏較大,復星國際能夠實現全年盈利增長,非常不易。面對動蕩的資本市場變化,董事會提議維持分紅比例(分紅方案由董事會提議,尚需股東大會通過),保持了凈利潤20%的現金分紅。

 

過去十年,歸屬母公司凈利潤復合增長率達到26%,這對於這樣壹個體量的企業來說也是來之不易的。

 

針對大灣區開發醫療保險產品

 

Q:智通財經:復星“健康、快樂、富足”三個板塊布局現已初見成效,2019年核心的健康業務有什麽新計劃?哪些是業務重點發展方向?

陳啟宇:大健康業務,是復星三個核心業務支柱之壹。2019年主要有幾個方面:第壹,健康保險、健康管理業務,是未來面向大健康產業發展的壹個非常重要的增長引擎。復星聯合健康保險在成立的第二年,實現了比較好的業務發展,並取得了北京、上海兩個分公司的營業牌照。2019年年初,又獲得了四川營業牌照。整個健康保險業態是2019年在集團層面著力推動的壹個核心增長點。

 

復星醫藥在創新業態上還要進壹步加強投入並深化布局。去年國家出臺的壹系列政策,也給企業帶來了機遇和挑戰,例如針對腫瘤等領域鼓勵創新產品的政策,減稅、納入醫保以及4+7聯合集中采購等。整體是在鼓勵中國未來藥品趨勢性結構走向兩端,壹端是要將針對某些重大疾病的新創新藥納入醫保,並實現可負擔的價格。另壹端是成熟仿制藥業務還有壹個比較迫切的降價需求,讓更多人能在基礎用藥上得到高質量的保障。

 

醫藥創新投入方面,在過去幾年持續投入的基礎上,我們將進壹步加快投入。2019年壹季度,我們獲批了中國首個自主研發的生物類似藥,另壹個生物類似藥赫賽汀今年也基本完成了臨床試驗,正在加快上市步伐。此外,CAR-T細胞治療產品的臨床試驗也緊鑼密鼓地進行。我們還有大量的壹致性評價產品,目前批準了十多個,共計有50余個項目在推進,希望更多壹致性評價產品能在2019年獲批。

 

全球化方面,2017年打下了非常好的基礎,有Gland Pharma和Tridem Pharma兩個重要的並購,使復星的制藥業務在印度、非洲、美國三個重要海外市場都取得了進壹步發展。此外,復星在美國和歐洲也加大了自有產品註冊和銷售體系打造,使復星的制藥業務更加全球化。

 

服務端方面,2019年按照醫療服務、養老業態已有的布局加快了新的設施產能構建,提升現有設施的服務能力。

 

Q:智通財經:首個獲批的自主研發國內生物類似藥的上市進程如何?

陳啟宇:產品獲批後仍處在生產周期,在上市銷售藥品的生產制造環節,預計5月產品能夠上市銷售。

 

Q:智通財經:剛才提到去年的4+7,復星醫藥是壹致性評價的申報大戶,現在復星醫藥的申報策略會不會有所調整?

陳啟宇:壹致性評價是將來中國仿制藥市場的壹張門票,我們還會不遺余力做好壹致性評價的研發和申報工作,力爭跑在行業最前列。

 

4+7集中采購也是國家醫保局推出的壹個試點,從國家政策到企業策略都是壹次嘗試,還在完善過程中。我們也相信國家采購政策肯定也會根據第壹次的招標情況和接下來的運行情況,進行相應的完善。從國家角度,希望取得采購成本、藥品質量、保障性等之間的平衡。從企業角度來講,我們將積極參與到采購模式中,讓我們產品更好地服務於患者。

 

Q:智通財經:復星健康保險板塊有何具體計劃,在分布上、涉及人群上有沒有具體要求和指標?

陳啟宇:我們的健康保險業務開展不到兩個完整年度,目前的發展還是令人滿意的。作為壹家2017年初批準正式開業的公司,我們已經有將近60個保險產品在市場銷售。其中有大量產品都具備原創性、獨特性,能夠將保險和我們的醫療服務、醫藥產品鏈接,很多是整合式保險產品。

 

同時,利用在醫療、保險的專業能力,我們也推出壹些引領市場產品。比如我們率先推出了五年期百萬醫療產品,為市場首創。我們也構建了獨特的產品開發團隊,其中既有保險專業人士,更重要的是有醫療專業人士,能夠開發出更加符合醫療本質的保障性產品。因此,我們對於復星健康保險業務還是有比較高的目標和期許,希望能夠深度、緊密地結合復星醫療服務、醫藥產品的優勢,打造從高端到中低端適應更廣大人群的產品。

 

主要突出兩點,壹是借助我們的保險產品,能夠重組患者有就診需求後的診療程序,使我們的保險客戶得到便捷、優質的醫療服務流程。二是能夠針對重大疾病推出壹些保障性產品,如我們最新的靶向藥、細胞治療技術、手術機器人治療等新技術,將這些產品與保險結合,降低了保險客戶壹旦發生以上疾病後的醫療負擔。

 

Q:智通財經:復星預計在健康保險板塊上今年或更長時間段內做到什麽規模?

陳啟宇:健康保險營收規模在2019年目標是爭取達到十億規模,作為純保障業務,未來還會保持高速增長。

 

Q:智通財經:復星在珠三角、粵港澳大灣區已經有壹定布局,包括保險業務也有涉及。公司在粵港澳大灣區會不會有更多的動作或想法?

陳啟宇:粵港澳大灣區對復星的大健康產業其實非常非常重要,我們的業務創立之初,其創新模式、分公司設立也都是從廣東開始。對該片區域我們也非常有感情和基礎。

 

我們醫療服務比較好的幾家醫院都聚集在這裏,如禪城、恒生、和睦家等,以及新開業的珠海禪城醫院。在醫療服務業態上,我們在廣東地區已經有了比較好的開端和布局。

 

我們的健康險也是註冊在廣州,廣東的多地業務已經展開。除此之外,我們在深圳還有基因芯片診斷公司——亞能。因此在珠三角大灣區,面對這個接近1億人口的大市場,我們要能夠深耕發展,打造適應大灣區人口結構、醫療市場結構的醫療服務體系。從禪城、恒生、和睦家起步,構建更加完善、高效的社會資本醫療服務體系。在大灣區大有作為,特別是廣州、深圳、佛山這樣的市場,當然也不排除未來在香港、澳門尋求壹些醫療服務的發展機會。

 

我們要積極探索如何使整片區域協同聯動,提供服務優質、技術優質“雙優”的社會資本醫療。

 

第二,我們要依托健康保險業態,開發出更多的依托醫療服務、甚至走向HMO模式的健康保險產品。我們在當地有很好的醫療服務能力和網絡、以及醫療保險牌照,對專門開發大灣區醫療保險產品已經達成共識。依托本地化醫療服務,結合本地發病情況及公立醫院的醫療特色來開發綜合性產品。

 

第三,要在大灣區,如廣州、深圳、香港等幾個城市要加快生物醫藥創新產業鏈發展。不僅是把亞能基因芯片診斷公司做好,還要在當地進行更強的生物制藥創新研發模式的探索,爭取能夠在該片區域進行更多的生物醫藥創新。

 

自己孵化獨角獸是復星未來重要任務

 

Q:智通財經:復星在CAR-T方面進展到什麽步驟?離上市還有多久?該項目上,公司在科研、商業渠道做了什麽準備?

陳啟宇:CAR-T現在處在臨床試驗階段,最終產品的上市肯定要根據臨床試驗階段和時間表來決定。對於產品上市我們還是非常有信心,我們從Kite Pharma引進該產品,將美國的生產設施全流程復制過來,已經經過了前期工藝認證,技術轉移和復制非常成功。

 

第二,該產品在美國獲批後,吉列德全資收購了Kite Pharma,也在美國加快它的制造設施布局。去年作為產品上市的第壹個完整年度,使用病人數量大幅增長,總結出來的療效與臨床試驗階段數據也相當壹致,因此我們對這個產品非常有信心。

 

圍繞產品未來上市,其第壹適應癥是復發/難治性霍奇金淋巴瘤,這樣的病人在中國相對集中在知名、領先的醫院。目前臨床試驗第壹階段在瑞金醫院,最近還在增加壹些醫院,還在治療這壹類疾病的大醫院。我們也在與該領域的專家共同努力,加快產品臨床試驗。醫療機構覆蓋方面,該產品並不像壹般藥品需要有廣闊的覆蓋,而是相對集中度比較高。

 

Q:智通財經:Gland pharma是否已經完全完成了收購的所有程序?

陳啟宇:是的,我們對Gland pharma的並購整合、交割、以及之後的運營等整個工作流程比較滿意。雙方從討論投資起,便已經開始了壹定程度的對接。

 

在印度政府審批的過程中,雙方也有了很多業務上協同整合工作的準備。因此,交割後我們各方面業務的進展還是不錯的,包括開始初步嘗試對肝素類產品原料供應進行整合。

 

此外還有壹些Gland pharma特色的高難度註射劑,目前在中國市場還較稀缺,我們已經開始啟動。有的通過直接註冊進來,有的通過技術轉移到中國制藥企業,進入中國市場。整合已經全面展開。

 

Q:智通財經:剛才提到國際化戰略是復星重要方向,未來復星健康板塊的國際化方向是什麽?有無新的並購標的?

陳啟宇:國際化方面不是只把眼光聚焦在並購上,對於制藥企業來說,研發驅動+營銷驅動這兩點非常重要。

 

要研發出適用全球各個市場的產品,在醫藥行業來說是具有壹定挑戰性的。每個國家的藥品研發註冊標準體系不壹樣,有壹定的不確定性。如何能將研發工作做到普適於全球大部分國家,是我們要解決的問題。

 

此外,研發還要瞄準不同市場的患者群體、用藥習慣,開發和註冊適應不同市場的產品。除產品外還要有營銷能力,對復星醫藥來講有兩頭是重點:研發向全球布局和營銷向全球布局。中間部分就是制造和供應鏈,我們在中國和印度的布局在這方面是非常有利的,具備非常強的全球競爭力。

 

我們中國的設施產能也正在不斷升級,會有更多中國的設施產能達到美國FDA和歐盟等的全球體系認證。使我們在中國的產能未來不僅能供應發展中國家市場,也能供應美國、歐洲、日本等發達市場。我們印度的產能以符合供應美國市場標準為主,要將印度產能進壹步發揮出來,同時也能有壹部分產能用於供應中國市場。

 

Q:智通財經:復星曾經提到會加強對獨角獸企業的投資,未來復星對獨角獸的投資將會達到什麽比重,有無衡量指標和計劃?

陳啟宇:很難用壹個指標來衡量,當然我們希望所有的投資都是獨角獸。同時,對獨角獸企業的挖掘,不能只寄希望於投資活動,投資只是壹個方面。

 

另壹方面是要自己孵化和培育獨角獸企業,這將是未來復星非常重要而艱巨的任務。相信我們也壹定能夠依托我們深厚的產業背景,去培育、孵化獨角獸企業。

 

Q:智通財經:復星這幾年進行了大量收並購,通過運營使很多原本經營壹般的企業獲得了較大的提升,秘訣是什麽?

陳啟宇:我們在管理企業的時候,註重幾個非常重要的點。短期是壹個機制問題。很多企業以前做得不好,必然是機制上出了問題。從機制上讓企業發生改變,向高效運營、股東利益出發,在管理層的利益分享、機制設計上做出改變,先解決機制問題。

 

中長期是壹個戰略問題。要研究市場的方向、新產品的方向,如何去投入。每個企業都既要追逐當前的利潤,又要為未來做很多準備。短期用對標,店和店之間比平效、人效;比如做物流的,就比周轉、物流費用率等。中期比未來產品線、管線。長期比顛覆性、創新性、科技。

 

第三,就是人才。要能夠在壹個組織裏面不斷培養、獲得、留住適用企業的人才,同時有壹個機制保障淘汰不適合企業的人才。

 

循環往復地做這幾件事,然後加強幾個風控體系,如業務風控、財務風控,和後面的兩道線:審計、廉政督察。讓車不偏離軌道,盡量規避大的風險。

 

應開放創新投入 不過度追求短期利益

 

Q:智通財經:復星醫藥的研發費用選擇了部分進行資本化而不是全部計提,該舉措的考量是什麽?

陳啟宇:首先是在上市公司會計準則框架內,企業進行相應的選擇判斷。企業根據自己的實際情況,自主決定研發支出階段是否符合資本化要求,這也是根據我們當前的經營和發展階段,以及投入強度做出的選擇。

 

Q:智通財經:科研投入方面,復星歷年的科研投入費用越來越高,如何看待科研費用的比例問題,如何看待已經在科研方面做出的成績,評估科研效果?

陳啟宇:如今科技的變化對產業影響越來越快。隨著智能科技、IT技術的發展,隨著生命科學、基礎研究的科技突破,以及兩者之間的融合,使得科技對於產業的影響在飛速提高。

 

作為壹個面向未來的企業還是需要通過科技創新不斷打造創新產品,建立更加高效靈活的營銷體系。同時,也要整合更廣泛的資源納入到整個創新體系中。我們在創新上更加壹體化、全球化,要不遺余力做好科技創新投入和全球化布局。

 

復星在投入強度上有幾個標準,我們希望整體上能夠達到或者超過我們利潤的30%以上。在不同產業也要有壹定的配比,比如醫藥行業,如研發投入要從5%向8%、10%不斷提高。在壹些大宗行業如鋼鐵行業,可能比例不壹定那麽高,但也需要有壹定度強的投資。

 

如今在創新研發投入上也不能閉門創新,還要打開來做,通過全球的VC風險投資體系建設,觸達全球創新最前沿的諸多陣地,如波士頓、牛津、劍橋、矽谷等重要的創新陣地,包括國內壹流高校等,都要通過這種方式觸達、覆蓋。

 

創新能夠在兩個階段守住關口,壹個是在最源頭,要守住壹些根本性的,對未來影響非常重大的前沿創新。第二是守住離產業最近的創新,再加把力投入壹下,壹兩年、兩三年就可以轉化成產品。這兩頭都非常重要。

 

Q:智通財經:請問剛才提到30%的研發比例是針對復星還是復星醫藥?

陳啟宇:針對整個復星。針對不同的企業,我們有不同的指標制定方法。

 

作為壹個企業,如果過度追求利潤就會犧牲長期利益。反過來,如果全是押寶在長期投入上,短期盈利各方面會有很大壓力,甚至使得企業短期發展可持續性出現問題。所以我們認為不低於30%的利潤比例,這也是讓我們所有盈利階段的成員企業,都有這樣的思考,不能過度追求短期利益。

 

復星聯合健康險具備互聯網基因

 

Q:智通財經:提到互聯網行業對大健康的影響,近年互聯網保險發展較快,很多巨頭也拿到了相應的牌照,整個保險市場的消費習慣也有了壹定的變化。復星是否會考慮像眾安、騰訊微保等開發互聯網產品,針對更多年輕人提供分散化的產品?是否有關註到向下的群體市場?

陳啟宇:作為壹家剛剛成立兩年時間的保險企業,我們所具備的重要優勢就是後發優勢。我們就是誕生在互聯網時代,因此我們企業從壹開始對互聯網的應用就已經融入到產品的各個環節中。

 

所以今天說做互聯網保險,不是壹定要辦像眾安這樣的公司,而是用互聯網思維開發產品、營銷產品、服務客戶。復星聯合健康險有非常大比例的銷售客戶是從互聯網端獲得的。

 

營銷端方面,傳統保險公司過去用保代,千軍萬馬。我們這樣的企業只誕生了壹兩年,不可能很快拿出這麽壹個隊伍,所以我們的後發優勢使我們從互聯網元素出發來開發產品、營銷產品。

 

我們的客戶年齡結構跟我們當時想象的不壹樣,非常年輕化,20多歲的年輕人在我們的客戶中占比非常高,他們獲得產品、服務都是在網上完成。

 

Q:智通財經:復星三大板塊“健康、快樂、富足”的發展基礎或面對的目標客戶是否有壹個隱型標準,即在消費升級標準之上才能進入集團所服務的範圍之內。復星是否有考慮到目前所服務不同層次客戶的需求?

陳啟宇:我們國家的人均GDP已經達到8000多美金,特別是長三角、珠三角、北京周邊等區域的人均GDP都在10000多甚至20000美金。其實中國已經進入到壹定的發展階段,所以我們今天要做的事情,不是在那裏等消費者把消費價格提上來,我們的消費者已經具備了壹定的消費能力。我們現在要做的消費升級是反向的,即我們要用高維的產品降維打擊,去獲得更廣泛的消費者。

 

比方說,這個品質的襯衫原來賣1000元人民幣,消費者可能說我只能消費500元的。要把1000塊的產品,從營銷變革、產品的供應鏈變革等方方面面的變革中,為消費者省下各環節中的各種成本,而最終呈現給消費者的卻是壹個高品質、符合他價格期待的產品。

 

中國還是有很多通過高維產品降維打擊獲得更廣泛消費群體的市場機會,因此我們的“健康、快樂、富足”,都需要做大量這樣的工作,來調整我們的產品供應鏈、營銷渠道,提升我們效能,擴大客戶基數,降低成本,保持品質。這是我們要做的事情。

 

居安思危 企業對標才是常態

 

Q:智通財經:短短的10年間,世界級巨頭例如諾基亞、雅虎、柯達,我們都見證了他們的高峰,然後又目睹了低谷。從整個復星集團的角度來看,管理層在內部討論時是否會參照這些巨頭的歷史,有居安思危的壹些想法?

陳啟宇:經驗教訓對我們肯定是非常重要的,特別是剛才提到的這些企業,他們都面臨著壹些顛覆式的科技變化、產品變化,未能及時認識到這個時點的風險。

 

所以我們企業還是要保持壹個開放思維,去關註客戶、競爭對手、科技這三個方向的變化。例如,深度理解客戶的痛點。客戶的行為或未來的消費習慣正在發生什麽變化,了解他們的痛點是妳造成的,還是妳解決的。

 

第二,要關註競爭對手在做的事情。有的時候,壹個發展順利的企業往往會容易藐視競爭對手、無視競爭對手的創新行為。要認識到企業在行業中的競爭對手,有的競爭對手不是目前最大的,但恰恰是最強、最快的。所以要敬畏我們的競爭對手,把控識別風險和危機對企業來說是非常重要的。

 

第三,對影響行業的科技競爭、創新競爭要有深刻認識。要有靈敏的嗅覺和反應,有些科技、創新壹旦出現就會使目前市場主流的產品壹文不值。如果那個時候企業所掌握的還是被淘汰的技術,那是很危險的。我們還是要從這三方面實時關註把握自身發展。

 

Q:智通財經:柯達也好、諾基亞也好,它們被顛覆的過程不是由同行業而可能是跨行業造成的。復星能否關註到行業外的挑戰者對集團產生的沖擊?

陳啟宇:首先,來自行業外挑戰者的沖擊會顛覆和影響行業。拿手機行業來說,從表面上看,諾基亞是被蘋果顛覆了。但實際上在蘋果出現後,三星、華為等企業還是發展了。

 

有的時候不能光看到行業外來的競爭,企業自身的反應也是特別重要的。另外,復星的組織特性包括多元產業、全球覆蓋、非常復合型的人才結構,是非常有利於我們去警覺,並提前發現來自行業以外的風險。

 

我們現在也非常關註來自於互聯網企業對大健康行業的影響,互聯網行業對大健康行業會形成什麽樣的變革和挑戰,是我們每天要思考的問題。

 

Q:智通財經:有人說復星想做中國的伯克希爾·哈撒韋,也有人說復星想做中國的GE,復星內部有沒有提出要對標、學習哪家企業?

陳啟宇:對標是常態,對標的同時,也要形成自己的風格。如果對標變成完全的復制,肯定成為不了優秀、偉大的企業。不同階段壹定會選取合適優秀的企業作為我們的學習對象,對標也分為整個復星層面、產業運營層面、運營公司層面,各自都需要選取自己應該對標學習的對象。

 

同時還是要形成自己風格。從復星層面,我們還是要對標全球最優秀的壹流企業。這包括伯克希爾,同時我們也對標阿裏、騰訊、阿裏、谷歌、華為這樣的全球壹流組織。甚至還有互聯網快速成長的新興互聯網企業,類似抖音這樣的企業。從不同組織身上對標學習,找到適合復星學習、應該進化的元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