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報道

上海老市長徐匡迪,為何把100萬獎金捐給這所學校?

6月25日,上海久隆模範中學舉辦簡短而隆重的捐贈儀式,不久前徐匡迪夫婦向學校壹次性捐贈100萬元。

 

這100萬元是今年5月底,徐匡迪獲得中國工程科技界最高獎項——光華工程科技獎所獲獎金。獲獎沒多久,徐老決定將這筆獎金悉數捐出。儀式當日,復星作為學校成立之初就參與捐贈的“支持學校建設的社會愛心人士”單位應邀參加,復星全球合夥人、復星國際高級副總裁、復星基金會理事長李海峰出席活動。

 

上海久隆模範中學是由上海市教委和原閘北區(現靜安區)人民政府共同投資興建的壹所公辦區屬重點中學,主要招收貧困家庭子女,以幫助解決部分優秀貧困學生的就學問題,現為靜安區重點中學。

 

在久隆模範中學成立的2001年,復星和久隆模範中學設立“復星尊師獎勵發展基金”,開始每年捐贈50萬元人民幣,用於獎勵久隆優秀教師。17年來,復星的捐贈從未中斷,而久隆的辦學質量也在不斷進步。

 

捐贈儀式中,佩戴紅領巾的徐匡迪上臺以個人經歷對孩子們寄語“置身須向極高處”、“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而奮鬥”,上了壹堂生動的人生課。活動結束,徐匡迪夫婦走出校門,車被師生們團團圍住,他們希望再多留兩位老人壹會兒,沒有到現場的學生們擠在遠處教學樓的窗口反復大聲喊著“徐爺爺!徐爺爺!”,久隆的校友說,孩子們真的哭了,他們和徐爺爺的情誼深厚無間。

 

樹得以持久滋養而成林,公益更需持久的仁愛之心。從2001年至今,復星在教育事業上的投入超過8000萬元金額,覆蓋上海、江蘇、浙江、海南、四川、雲南等地,2012年,復星基金會成立,主要從事扶貧、健康醫療、文教和藝術事業資助、青年創業就業支持等社會公益事業。2017年復星基金會完成捐助項目40余個,捐助額超過5400萬元,自成立以來捐助總額超過2.2億元。

 

今天,徐匡迪把人生中最重的壹筆錢捐給了久隆模範中學,年逾八旬的老市長依舊很忙

 

 

以下為報道原文

 

最近,上海市老市長徐匡迪很忙。

 

5月30日,中國工程院院士大會上,頒發了中國工程科技界最高獎項——光華工程科技獎。全國政協原副主席、中國工程院院士徐匡迪獲得分量最重的第十二屆光華工程科技獎成就獎。

 

徐老拿到這個獎項,可以說是眾望所歸,在此前的提名環節中,中國工程院下屬9個學部壹致提名徐匡迪為該獎項候選人。

 

在獲獎後沒多久,徐匡迪作出壹個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的決定,把光華工程科技獎最高獎項成就獎獎金全部捐出去,整整100萬!

 

徐匡迪院士和他的夫人第壹時間決定將所得獎金全數捐給久隆模範中學。

 

這所學校與徐匡迪頗有淵源——久隆模範中學是徐匡迪在擔任上海市市長期間發起倡議,上海市教委和原閘北區人民政府共同投資興建的壹所公辦區屬重點免費中學。

 

“這筆獎金是我們這壹生拿到的最重壹筆錢,怎麽用?”25日久隆模範中學的捐贈儀式上,徐匡迪院士說,“我們覺得,應該支持教育,因為中國發展需要的人才都是老師培養出來的,下決心支持久隆,因為孔夫子說過有教無類,教育是所有人成長成才的基礎。”

 

這不是徐匡迪第壹次給久隆捐款

 

 

“久隆是壹棵樹。學生是猗郁的樹葉,汲取養分,向上生長。老師是堅強的樹幹,教授本領、給予知識。而徐匡迪爺爺,和許多人壹起,埋下了愛心的種子,風裏雨裏呵護著這棵樹的成長,”每天上學放學,高二3班的吳岑岑都會經過徐爺爺當年題寫的校名,也從校史裏記住了他當時說的話,“要讓清貧家庭的子女同樣有受教育的機會”。

 

從2001年學校創辦至今,徐匡迪院士即使身在北京,工作繁忙,他們依然支持學校發展,並連續七年向學校捐贈院士津貼,並把自己和夫人在國外講學的報酬、出書的稿費捐給學校基金,捐款總數達60余萬元人民幣。

 

徐匡迪對久隆模範中學的關心也是壹刻不曾停止。2017年9月19日,徐匡迪及夫人許珞萍特意給久隆模範中學全體師生寫了壹封賀信。

 

徐匡迪在信上寫道:“久隆模範中學以培養‘素質全面、人格健全、基礎紮實、樂於奉獻’的模範學生為目標,積極探索,勇於創新。學校的努力方向是正確的,取得成績是可喜的,積累經驗是寶貴的。希望妳們認真總結、戒驕戒躁,百尺竿頭、更進壹步,以更傲人的成績回報祖國和人民的期望”。

 

“學校辦得這麽好,我非常感動,”徐匡迪說。近年來,久隆在“讓每個學生都成為模範公民”的校訓下,育人有成。2017年高考本科率100%,達到高水平大學綜招線的學生超過52%。更值得壹提的是,2018年5月最新數據統計,該校高中生5年間累計394人參加誌願者服務,累計服務41227.5學時,獲得表彰24次。在全社會的愛中成長,壹代代學子點滴回報,愛是這校園裏最美的傳承。

 

“置身須向極高處”

 

 

 

舉行捐贈儀式的大禮堂裏,徐匡迪和夫人許珞萍戴著鮮艷的紅領巾,坐在第五排,坐在孩子們中間。

 

“前面幾位領導的寄語,把我要說的都講完了,”徐匡迪上臺發言時,笑著說,“我希望同學們能記住在學校受到的教育,並將其作為未來人生前進的動力。”他還將在雲南西山半山腰上看到的壹副對聯,送給學子——置身須向極高處,舉首還多在上人。

 

“希望大家未來無論是做醫生也好,做工程師也好,在各個領域中,都能在可努力的範圍內,以最高的標準要求自己,永不滿足,永不停步,成長為國家建設需要的棟梁之材,”壹番肺腑之言,“我和許老師都80多歲了,爭取活到‘第壹個百年’,能看到中國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但沒有決心和勇氣活到‘第二個百年’了,那要2049年了。不過,我相信在座各位壹定能成為‘第二個百年’的參與者和見證者,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而奮鬥。”

 

年逾八旬,徐匡迪壹刻不停

 

雖然已年逾八旬,但徐匡迪仍在為國家發展出謀劃策。作為京津冀協同發展專家咨詢委員會組長,他正以先進的理念,研究雄安新區規劃工作。作為原上海市長,他坦言:“不夠關心創業青年,是我們當時留下來的問題。現在壹定要把更多創新創業者吸引到上海,發揮他們的才幹。”

 

徐匡迪院士在談到擔任上海市長的歲月時,徐匡迪表示最感到欣慰的就是“上海逐步變成了壹個國際化的城市,也成為壹個大家都向往去工作、去生活的地方。”

 

“那時候工人下崗、交通擁擠、住房困難、基礎設施落後、國企沒有競爭力,而等到我離開上海的時候,上海人已經開始為上海感到驕傲,說明上海城市的品質在發生變化,而不是說造了多少棟樓,這不是主要的。”

 

如今,上海正在建設張江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而張江的第壹個大科學設施——上海同步輻射光源,就是徐匡迪任市長時決定建造的。這個項目從提出到獲批延續多年,最大的壹個爭議是:這個投資十多億元的裝置有沒有足夠多的用戶?後來的事實證明,徐匡迪等人的判斷是正確的,上海光源各條線站運行後,很快“供不應求”。目前,上海光源二期工程正在建設中。

 

徐匡迪還是壹位高瞻遠矚的戰略科學家。

 

任中國工程院院長期間,他十分重視決策咨詢工作,領導團隊完成了先進制造業、中國城鎮化、京津冀協同發展等方面的咨詢項目。在《中國新型城鎮化戰略研究》中,中國工程院提出了“以人為本的城鎮化”理念,得到中央領導的高度認同。這份報告作為2015年全國城鎮化工作會議的參閱材料,發至各省部級領導。

 

2015年,習近平總書記提出京津冀協同發展的宏偉戰略目標。徐匡迪出任京津冀協同發展專家咨詢委員會組長,帶領團隊研究京津冀三地的功能定位、發展目標等問題,並論證在河北建立雄安新區的可行性。為了國家的“千年大計”,這位戰略科學家組織國內外專家,對雄安新區的總體規劃進行了數十次論證。如今,這壹新區的建設正在穩步推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