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報道

郭廣昌說,“如果只是想賺錢,我早就厭倦了”,究竟什麼原因促使他繼續向前?

近日,復星集團創始人兼董事長郭廣昌出席復星旗下葡萄牙最大的保險集團Fidelidade年會,並在里斯本接受葡萄牙主流財經媒體《經濟週刊》(Expresso)副總編輯João Vieira Pereira的專訪,暢談全球經濟發展、復星投資哲學、50歲人生感悟等,現場思想碰撞,金句迭出。專訪文章在《經濟週刊》封面刊登。

 

葡萄牙財經媒體《經濟週刊》封面故事:

復星創始人兼董事長郭廣昌“我眼中的葡萄牙”

 

出現在里斯本Fidelidade總部會客室的復星集團董事長郭廣昌,看起來很有親和力。幾年來,復星集團陸續收購了葡萄牙最大的保險企業Fidelidade和最知名的健康服務提供商Luz Saúde,最近又成為葡萄牙最大上市商業銀行BCP的第一大股東。此次郭廣昌代表復星集團參加了Fidelidade的年度大會,並接受了採訪。在訪談中談到復星在葡萄牙的相關投資專案時,郭廣昌對這些企業的管理層表示了高度的讚揚,並表示將充分發揮復星集團旗下投資企業的協同效應,助力其發展跨境業務。

 

“復星希望有更多的投資機會”

 

Q:“所有人都很興奮的時候,我們會更謹慎”。這句話是您的名言,那麼您現在是處於什麼樣的階段呢?

 

郭廣昌:(笑)我一直處於謹慎和興奮之間。人是貪婪的,但同時也是恐懼的。我們總是在追求貪婪和恐懼之間的平衡。現在,全球經濟有諸多不確定性,去年出現了很多黑天鵝事件。不過同時也存在著很多機遇。所以我們在尋找平衡下的機遇。

 

Q:復星對葡萄牙的投資現處於什麼階段?

 

郭廣昌:我喜歡葡萄牙,因為它的足球、美食、氣候和人…投資初期,葡萄牙經濟處於下行,所以我們比較憂慮和謹慎。但當我們深入瞭解了葡萄牙的人文和經濟後,我對這個國家充滿了信心。投資葡萄牙給我一種很穩定的感覺。政府更迭後,政策還是很穩定,並將一直保持下去。葡萄牙人對投資者和工作人士非常友好。我對葡萄牙經濟也持樂觀態度。

 

Q:這就是您為什麼大力投資葡萄牙的原因嗎?

 

郭廣昌:這是繼Fidelidade之後我們又投資Luz Saúde的原因,現在我們也成為了BCP的第一大股東。同時,我們還非常支持地中海俱樂部加大在葡萄牙的發展,比如新建或運營當地的度假村。

 

Q:其他領域呢?

 

郭廣昌:確實有其他領域。比如在旅遊領域,我們希望地中海俱樂部和Thomas Cook能在葡萄牙找到更多的機會。還有在健康領域,繼Luz Saúde之後,我們也希望發掘更多的醫藥行業投資機會。

Q:葡萄牙之外呢?

 

郭廣昌:復星現在全球重點關注三大領域:健康、快樂和富足。健康領域,我們希望加大對醫藥業的投資和研發。在快樂領域,我們正在投資旅遊、娛樂和文化產業。最後,在富足領域,我們將更多投資保險、私人銀行,復星還非常關注Fin-Tech的投資機會。

 

Q:復星進軍葡萄牙是否旨在進軍歐洲市場?

 

郭廣昌:是的,葡萄牙是復星在歐洲最重要的國家之一,在歐洲我們還在英國、法國、德國和義大利等也有投資。但葡萄牙同時還是復星進去葡語區國家的入口,對我們有些非常重要的意義。

 

Q:您在尋找什麼樣的葡萄牙語國家?

 

郭廣昌:我們在巴西有投資,比如Rio Bravo,還有很多專案。我們希望Luz Saúde和Fidelidade將來也會投資巴西的專案。

 

Q:非洲呢?

 

郭廣昌:有的,我們正在非洲尋找更多投資專案。我必須要提到,復星醫藥是非洲瘧疾治療藥物的最大供應商,並且在醫藥領域已經有了相當規模的業務。但我們還在尋找更多的投資機會。這是我們正在做的事情。

 

Q:您怎樣看待BCP?

 

郭廣昌:首先,我對BCP的管理層非常有信心,這是一支優秀的團隊,現在公司運營狀況也非常好。其次,我認為BCP和Fidelidade在葡萄牙之外的地區將會有很大的協同效用。第三,我想要再次強調,我對葡萄牙有信心。

 

Q:您談到了協同效應,這是否意味著您將利用BCP在其他市場的優勢,幫助Fidelidade打入這些市場?比如進軍波蘭?

 

郭廣昌:是的,有這樣的可能性。

 

Q:是否會幫助BCP進入中國市場?

 

郭廣昌:復星很樂意幫助BCP進入澳門和中國內地市場,這也是我之前提到的協同效應的一部分。

 

Q:中國經濟放緩是否屬實?經濟增速會降至6%或更低嗎?您是否會感到擔憂?

 

郭廣昌:在中國,我們稱之為“新常態”。中國的經濟增速是6.5%,我對中國經濟有信心。考慮到中國經濟的規模,這樣的增速已經是非常好的了。

 

Q:您說唐納德·特朗普並不像人們認為的那樣會對世界產生威脅。您怎樣看待中美關係?您是否擔憂復星在美國的投資?

 

郭廣昌:復星在美國敏感的領域沒有投資,所以不會受到影響。我認為像中美這樣的兩個大國之間的合作是正確之道。

 

Q:所以唐納德·特朗普將會成為中國的朋友?

 

郭廣昌:中國有句話,競爭和合作永遠並存。我覺得美國總統也是這樣想的。

 

“如果只是想賺錢的話,我早就厭倦了”

 

無疑郭廣昌在過去二十五年已經取得了巨大的成績,但他現在還想做更多的事情。郭廣昌認為,經營好自己的企業就是為社會創造價值和公益,此外他也希望承擔更多的社會責任。

 

Q:您說掙錢已經不能打動您了。現在什麼才能打動您呢?

 

郭廣昌:好奇心。好奇自己是否能夠做到更好,和團隊一起為客戶解決問題。我覺得好奇心現在是促使我繼續向前的重要動力。

 

Q:哲學是您生活的重要組成部分。它們是如何影響您經營企業的?

 

郭廣昌:哲學是一個非常寬泛的概念。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哲學思想。並不是某一個特定的哲學思想改變了我的商業決策。我想說,哲思訓練對一個人的智慧發展和內在平衡有影響,有助於我做出決策。

 

Q:您說投資就像打太極,知道正確的投資時間,就可以通過直覺更快地做出改變。您對葡萄牙有何感知是我們還不知道的?

 

郭廣昌:事物都有兩面性。一方面,你需要看到機遇。另一方面,也有必要對這些機遇做好準備。僅僅發現機遇是不夠的。

 

Q:我讀過您的一句話,“一開始人想要變得富有,然後想要展示他的財富,但逐漸發現這樣做其實很無聊”。您現在已經感到無聊了嗎?

 

郭廣昌:如果只是想賺錢的話,我早就厭倦了。但我說過了,現在打動我的是好奇心,對價值的尋覓和為客戶解決問題的意願。世界上總會有很多問題需要解決,如果我正好對此好奇,就永遠都不會感到無聊了。

 

Q:現在解決問題能打動您嗎?

 

郭廣昌:是的。Fidelidade就是一個例子。Fidelidade是葡萄牙最大的保險公司,但也存在很多問題,復星可以幫忙解決。在為客戶提供更好服務的道路上沒有盡頭。

 

Q:您是否厭倦了別人總把您和沃倫·巴菲特作比較?您是否已經超過了巴菲特呢?

 

郭廣昌:我的目標不是超過任何人。我想要做自己覺得有價值的事。巴菲特是值得我們學習的榜樣之一。我向他學習。但這不是一切,也不是我想要達成的目標。

 

Q:那麼現在巴菲特應該開始向您學習嗎?

 

郭廣昌:每個人在商業領域都有自己獨特的智慧,每個人都可以向他人學習。

 

Q:您50歲了。您是否還堅持之前的想法,50歲之後會全身心投入到慈善事業呢?

 

郭廣昌:首先,經營好自己的企業就是為社會創造價值和公益。除此,我們也希望承擔更多的社會責任。比如在葡萄牙,復星和Fidelidade共同發起“Protechting”創業創新專案,希望通過這個專案和平臺支持葡萄牙及歐洲的年輕人創業。我們還希望通過復星這個平臺,加強中國和葡萄牙語國家之間的聯繫,包括足球領域的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