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56.HK --

为144万乡村医生开唱,牧场公益音乐会亮相草原石城

发布时间:2021-06-02 作者:曹玲娟 谢诗辰 来源: 人民日报客户端 浏览量:


“当远方是故乡,道阻且漫长。天使收起翅膀,留在了村庄……”音乐会的最后,痛仰乐队首次现场演绎由高晓松作词作曲、为中国144万乡村医生原创的歌曲《为了他们的晴朗》,“穿过草原和山岗,人们世代在奔忙,为了他们的晴朗,你带来光芒。”


2021年5月22日,距离与哈萨克斯坦交界国境线24公里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阿勒泰地区吉木乃县,上海复星公益基金会与中国人口福利基金会携手“乡村医生守护者”痛仰乐队,在草原、石城、夕阳、云海之下,为吉木乃县乡村医生和牧民们举办了一场特别的“医路同行•牧场公益音乐会”。


一场特别的“医路同行•牧场公益音乐会”


电音吉他几个音符一拨,《公路之歌》《再见杰克》开场,吉木乃草原石城沸了,痛仰乐迷的跟唱声响起。音乐会现场还有报名参与此次公益活动的117名痛仰乐迷,其中有一半来自新疆之外的全国各地,落地阿勒泰机场后再坐4小时大巴来到现场。他们并未空手而来,每人都带来了给当地牧民沉甸甸的常用药。


牛黄解毒片、复方丹参滴丸、蒙脱石散、强力枇杷膏、消痛贴膏,还有医用纱布、棉签、双氧水……每一份药品背后就是一张入场券,一个痛仰乐迷。


原来,主办方复星基金会为这次特别的公益音乐会,设计了特别的入场券:门票免费,但需按主办方所列清单提供药品。34分钟,100张入场券线上一抢而空。因为疫情防控要求,没能来到现场的乐迷,就在乐迷微信群互动,并托其他乐迷把药带到现场。


从5月18日到5月22日音乐会,直至音乐会结束后的5月27日,药品不断涌入这个平均每平方公里只有不到5个人的边陲县。


主办方复星基金会荣誉理事长、复星艺术中心主席王津元说:

“我们很惊奇,本来活动要求的是每个人带一盒药,但是没想到每个人都是一麻袋一麻袋这么扛过来。”



吉木乃的骑马村医


音乐会献给在整个中国大地上、守护中国最基层健康的144万乡村医生。吉木乃有160名牧民、10名村医和3名院长参加。


台下的村医阿尔申古丽•协力扎提听出了神。


吉木乃的地理气候决定当地游牧生活方式绵延至今。每年3月20日前后,牧民转战春秋牧场放牧,约摸5月20日又转至夏季牧场。100多户300余名牧民年复一年转场,全县41名村医年复一年骑马随行,为牧民保驾护航。阿尔申古丽•协力扎提就是其中一位骑马村医。


2016年进入乡村医生行列,转眼5年过去。走家串户成为她这5年来的生活。很多时候马不禁用,翻山越岭、爬坡跨坎都靠背着药箱、牵着马走过去。半夜急诊,四野漆黑,4、5公里的路凭感觉走过去,狼嚎冷不丁就从草原深处“嗷呜”响起。冬天最难,天气恶劣,路上积雪能有2米厚。


“也辛苦,但一想到有牧民在等我去看护、救治,就完全顾不得这点辛劳。”

阿尔申古丽笑得像草原上盛开的花。


古力娜尔•巴合提拜是现场另一位女村医。“父亲是老师,也是一名那个时候的‘赤脚医生’。他有高血压病,我学医很大原因是想照顾我父亲。”


如今,古力娜尔负责的阔衣塔斯村也有一名高血压病人,这个病人家庭状况极度差,古力娜尔每个月都会帮他支付医保报销之外的降压药钱,大约每个月20元。


村医和牧民,或许最接近乡土中国的共生状态。相互依存,搀扶向前。


王津元说:

“复星‘乡村医生’项目本质是关心守护那一个个鲜活的村医,无论是乡村医生保障工程,还是为他们做能力建设培训,或者带来这场前所未有的公益音乐会,我们想传达一个思想,这些默默守护着一方土地的基层卫生人员值得被尊重,被看见。”


王津元(后排左四)向吉木乃牧民赠送药箱


复星“乡村医生”项目开展已4年。2017年12月,在原国家卫生健康委扶贫办指导下,复星基金会联合中国人口福利基金会、中国光彩事业基金会等共同启动这一项目。第一期为期10年。


为了中国基层144万乡村医生群体能“留得住、进得来”,复星基金会派遣企业员工及发动西部计划大学生志愿者驻点。4年多来,复星“乡村医生”项目共派遣158名驻点队员,对口全国72个国家级贫困县(2021年2月已全部脱贫“摘帽”),“一县一人”,周期一年。4年来,帮扶 22192 名乡村医生,惠及300余万户家庭得到更好健康保障。


2021年2月,中国国务院将“全国脱贫攻坚先进集体”称号颁发给复星的“乡村医生”项目。


2021年5月23日,音乐会结束次日清晨,痛仰一行早早起来,教当地哈萨克族、维吾尔族孩子演唱《为了他们的晴朗》。


2019年,痛仰乐队结识上海复星基金会,了解了“健康暖心——乡村医生健康扶贫项目”及其背后的144万乡村医生群体。同年,痛仰乐队成为“乡村医生守护者”。


痛仰乐队主唱高虎说:

参与“乡村医生”项目、举办这次公益音乐会,就是希望通过自己身上的一点影响力,把光折射出去,让更多人关注关爱乡村医生群体。“一场音乐会现场可能只有500人,但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上千万、甚至上亿人会关注这场音乐会,让村民、村医被看见、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