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56.HK --

郭广昌央视对话:复星“海淘”的秘密都在这里了

发布时间:2016-05-17 作者:admin 来源: 浏览量:

5月15日,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对话》栏目播出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专辑。在节目现场,郭广昌通过打开来自海外的诸多“海淘”包裹,生动地讲述了复星近年来的海外投资案例,并分享了自己的投资经验。

 

节目录制现场,郭广昌和主持人、嘉宾互动火花连连,金句迭出:

 

复星从来不做恶意收购,我觉得一个好的婚姻,一定不是靠抢来的。
任何一个投资,都是理性和感性的结合,就是感性后面也有理性的分析,理性后面有感性的体验。
如果想赚“快钱”,那我觉得最好不要投资医院。


想知道这些金句背后的“海淘”故事?想知道亲自担任产品代言人的郭广昌为中国消费者淘回哪些“宝贝”?这些“宝贝”又将怎样改变我们的生活?以下是节目完整版视频和文字实录:

 

陈伟鸿(主持人):其实现在海淘已经不再是一件新鲜的事了,因为你足不出户可以买遍全球。我们今天这位海淘达人的账单,上面的东西特别特别得多,他花了三百亿美金“淘”遍全球,让我们欢迎郭广昌先生。

 

陈伟鸿(主持人):您大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盯上了海外市场的?

 

郭广昌(复星集团董事长):2007年复星在香港上市之后,复星就认为要进行一个全球化的投资布局。因为作为一个投资企业,我们在中国,全球性的大企业都会来和我们竞争。他们相比我们的优势,体现在它有全球整合资源的能力。但我们是有中国产业的能力,所以我们当时觉得应该在全球范围内去整合资源的时候,我们提出了一个战略叫“中国动力嫁接全球资源”,所以开始了我们全球的一个投资布局。

 

陈伟鸿(主持人):大家看到面前有这么多的“海淘”来的包裹,每一个包裹中都包含着郭广昌先生和他的复星在这些年海外征战过程当中的心得。现在我们请您带着我们踏上您的海淘之旅,我们一块来看看,他会带我们到哪一个地方去。

 

  • 法国

陈伟鸿(主持人):我们看一下面前的这些“海淘”来的包裹,我们请郭总打开一个来自法国的包裹,告诉我们这背后的故事。这个神秘的礼盒当中,到底装了什么?

 

郭广昌(复星集团董事长):这是一件我们地中海俱乐部ClubMed的工作服。

 

陈伟鸿(主持人):这个有什么特别之处?


郭广昌(复星集团董事长):这个袖子上有两个英文字母G.O。地中海俱乐部它最有特点的就是G.O,英文就是Gentle Organizer。当游客到了我们地中海俱乐部的时候,G.O就可以陪你小孩玩,陪你玩,比你玩的还开心。他们一般都会穿这样的一个印有G.O.的制服。

 

陈伟鸿(主持人):您第一次跟他们接触是在什么时候?


郭广昌(复星集团董事长):那是好多年前了,肯定是在我们收购以前。我全家到了地中海俱乐部去度假,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G.O带给我的独特体验。以前我也就是全家去度假,比如说到香港,去海洋公园或者去迪士尼,小孩很开心,但是大人很受罪,很辛苦。但是当我们到了地中海俱乐部,小孩就有G.O帮我们带去游玩,然后我们在G.O的陪伴下也玩得很开心。他们每个人都会有一门自己的绝活,会唱,会跳,会在舞台上扮演角色。所以他们白天陪你游玩,到了晚上他们就会举办很好的Party,让全家人和其他的游客一起,在那里疯狂地唱歌和跳舞,大家玩得都非常开心。

 

陈伟鸿(主持人):郭总描述得全不全,或者说是对不对,其实我也不知道。但是我今天请了一位专家,他可以现场来做一个评判,因为他是曾经是一位非常资深的G.O

 

Gino Andreetta(地中海俱乐部大中华区CEO:如郭总提到的,G.O是ClubMed独有的文化,至今已有66年的历史。我们创立G.O.的初衷是让这些20-25岁、来自世界各地的青年人能带给顾客带去独特的体验。ClubMed的核心就是提供“快乐”。我们希望聘用“最好的人”,最合适的员工不仅是多才多艺的,最重要的是有一颗关爱顾客的心,和他们一起感同身受。他们需要有专业知识,知道怎么和顾客相处,最重要的是,他们要有求知和学习的欲望。因为ClubMed是一所巨大的学校,它给你带去新的知识,它可以让你学习新的技能,它可以让你体验新的经历。在ClubMed当G.O. ,更多的是一种生活的体验,去历练,去探索。28年前,当我加入ClubMed的时候,我起初是为了尝试一些新的事物,它对我来说仿佛发现了“天堂”,现在我是ClubMed中国区的CEO,所以这个职业的选择是双赢,我从ClubMed学习,ClubMed也与我一起成长。

 

陈伟鸿(主持人):其实对他来说做这项工作,您觉得会有什么特别的收获吗


郭广昌(复星集团董事长):我的女儿现在15岁了,如果后面实习的话,我最想让她去体验的就是做G.O。法国很多政要年轻的时候,都做过我们地中海俱乐部的G.O。当G.O门槛不高,但最重要的是你要有一颗心,一颗开心的心。当然像我就难度大一点了,因为你还得有技能,我也想过,我如果做G.O唯一能做的就是教人家太极拳了。

 

陈伟鸿(主持人):对于ClubMed的投资,是复星踏上海淘的第一步,您收获的是什么?

 

郭广昌(复星集团董事长):我觉得看上去我们做投资,其实我们关注这个投资背后的产业。最根本的是关注产业服务的对象,关注有没有给服务对象带来价值。所以客户开不开心,其实是最重要的。地中海俱乐部它最根本的一点,就是让客户开心。而我们把这种法国的生活方式,现在带到了中国,在中国也开了好几家地中海俱乐部。

 

刘东华(正和岛创始人兼首席架构师):我觉得广昌确实非常幸福。因为当他看到好东西的时候,他自己感受了。当他想拥有的时候,他也有实力拥有。大家可能会羡慕他,说他很任性,想买就买,这个任性需要实力的。但是其实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在任性之后,在收购之后,地中海俱乐部的人,他们的掌门人高兴得不得了,因为他做了一件让别人都高兴的事。我们中国人有的时候看老板,有的时候那个眼神看似尊敬,但内心有的时候还是在想“你不就是运气比我好点儿吗”,“改天老子可能比你还厉害”。我就看到他这个合作伙伴,地中海俱乐部的掌门人,虽然比人家年轻,还瘦小,但人家真的是发自内心的、由内而外的尊敬。

 

郭广昌(复星集团董事长):我非常同意东华所说,但我必须要强调一点,我们尽量地把很多收购说成是个人体验,或者因为是老婆喜欢,但是那个是因为为了让故事更好玩一些。其实每一个投资背后,都是要非常理性的一个分析,包括数字的分析,这点十分重要。如果说价格太高,价格超越价值太多,还是不能去做的,不能去投资。我们的投资是在合适的战略“中国动力嫁接全球资源”的指导下,等待和选择一个合适的时机和合适的价格,做了一个合适的投资。

 

于平(中国贸促会原副会长):我觉得对中国的企业,特别是有实力有想法的企业来说,当前是一个非常好的,适合到国外去发展并购或者做生意的时机。因为到今年,我们中国在海外的投资,已经是超过了国外到中国的投资,去年超过了大约1200亿美元。投资的领域和范围基本上覆盖了国民经济的各个行业,也就是说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就怕你想不到。但是还是刚才提到的,胆大但还要心细,机会很多,但是要做好策划。

 

陈爱莲(万丰奥特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我觉得对于很多人来说,在收购的过程中,不仅仅是一个快乐的工作,其实这是一个幸福的生活。不仅仅是自身得到了一个幸福生活,其实是带给了社会,特别是中国市场、中国的消费者和中国的百姓一个快乐的生活。

 

郭广昌(复星集团董事长):家庭旅游,其实我说了不算,你也说了不算,老婆说了算。其实老婆说了也不算,小孩说了才算。所以在地中海俱乐部,我最感动的一幕就看到当一家人要离开的时候,小孩在哭,不愿意走,然后他提了个要求,希望把G.O带走,问爸爸妈妈,把G.O带回家行不行。

 

  • 加拿大

 

陈伟鸿(主持人):说到蜚声国内外的太阳马戏团,我们看到郭总是如数家珍,莫非他的这次海淘,跟太阳马戏团之间有某种关系。现在我们找一个“海淘”自加拿大的包裹,请郭总拆开一下。

 

郭广昌(复星集团董事长):这是我自己去看的一个演出的票根,前天在美国。去百老汇去看了加拿大国宝太阳马戏团的一场秀,非常精彩,太阳马戏团是我们很重要一个投资。

 

陈伟鸿(主持人):您大概是在什么时候开始有了投资加拿大国宝级的太阳马戏团的想法?

 

郭广昌(复星集团董事长):这个十年以前吧。十年以前,我也学别人去读了MBA,然后那时候就注意到《蓝海战略》这本书,当年很畅销。其中有一个关于太阳马戏团的案例,给我印象很深。太阳马戏团开始创业的时候,其实马戏已经是一个没落的行业,因为有一家当时占的市场份额很大。但那么我们这位太阳马戏团创业者,他做了一个没有动物的马戏团,同时他使用了大量现代科技,让整个演出变得很绚丽,呈现出一个让大人也喜欢看、小孩也喜欢看的一个演出,在全球非常成功。

 

陈伟鸿(主持人):所以那个时候我就开始盘算着,怎么才能投资到这个项目当中?

 

郭广昌(复星集团董事长):那个时候还没有。但是视觉上的震撼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后来太阳马戏团有一个巡回演出来到上海,我全家观看了演出,并且去参观了后台,包括它的后台怎么搭的,灯光怎么来配合的以及每件衣服是怎么设计出来的,都给我们做了介绍。所以我深刻地了解到了什么叫工匠精神。

 

陈伟鸿(主持人):我看到这个包裹当中,除了刚才的这张演出票,还有一个包裹着的、很神秘的一个礼物。


郭广昌(复星集团董事长):这是帐篷,太阳马戏团到全世界去巡回秀的时候搭的帐篷。

 

陈伟鸿(主持人):每到一个地方,他们安营扎寨的时候,一定会搭建起同样的这样的帐篷?

 

郭广昌(复星集团董事长):是的。你看就算这样一个很小的礼品账篷,也是做工精细的,不是粗制滥造的,它每一样东西都精心设计。所以我觉得任何一个投资,都是理性和感性的结合,就是感性后面也有理性的分析,理性后面有感性的体验。《蓝海战略》是理性分析,有了我自己亲身去体验,同时有我更多的朋友,他们告诉我对太阳马戏团的热爱,所以最后我做出来这样一个投资。

 

陈伟鸿(主持人):您现在投资太阳马戏团,它当然在国外很火,但是到中国,它会为你挣到钱吗?

 

郭广昌(复星集团董事长):真正好的东西,全球人都喜欢。就像我们的中餐一样,很多外国人对中餐的热爱一点都不比我差,只要你做得好。

 

刘东华(正和岛创始人兼首席架构师):对每一个投资者来讲情况都不一样,前提不一样。李书福当年收购沃尔沃,一开始这个消息放出来,大家都觉得是笑话。之前那个时候中国人看吉利是俯视的,看李书福也是俯视的。一个农民企业家,甚至有点疯疯癫癫的,还怎么可能收购沃尔沃。但是有一次李书福就跟我说,他说在收购沃尔沃之前八年,跑到美国福特公司的总部,和人家福特总裁说我想收购沃尔沃。对方说“你是谁,关键是我们也没想卖”,“我们要卖,跟你有什么关系”。当时李书福就跟他说,你肯定会卖,当你卖的时候,中国的吉利肯定是全球最佳的收购者。广昌注意到太阳马戏团在很多年前,看了《蓝海战略》的一个案例就惦记上了,有句话叫“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所以这些年一直惦记,惦记到拉斯维加斯,后来又去体验,正好结合自己的这种实力和全球战略的展开,他具备这个条件。

 

郭广昌(复星集团董事长):东华我想补充你一下,不是说我们复星有这种需求从而投资这些企业。最根本的是这些企业需要中国市场。


刘东华(正和岛创始人兼首席架构师):实际上是一种相互需要。我有的时候开玩笑说一个欧洲公主,嫁给了一个中国农民结果最后发现,嫁给的不是一个农民,却是个王子。因为这个农民拥有十分庞大市场。现在整个瑞典人民都感谢李书福,因为他收购了沃尔沃,之后不但没有裁员,不仅在中国市场做得很好,并且在全球市场做得都很好。

 

《对话》价值观:在中国的资本“海淘”的热潮当中,我们注意到了这样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他们只是拿着大把的钱去购买了海外优质的技术、品牌、产品或者是其他的资产,而往往忽略了中国本土这样一个庞大的市场和这个市场上正在集聚的消费升级的愿望。

 

郭广昌(复星集团董事长):其实无论是地中海俱乐部,还是太阳马戏团,都有一个非常辉煌的历史,但是它们都需要不断地突破,都需要寻找更广阔的市场。所以他们需要复星这样的合作伙伴,需要中国这样庞大的市场,包括需要中国的文化元素,将元素带入到地中海俱乐部,带入到太阳马戏团中,让它们更丰富多彩,这是我们能做成的原因。

 

陈伟鸿(主持人):所以后来的谈判还顺利吗?


郭广昌(复星集团董事长):挺顺利的。复星从来不做恶意收购,我觉得一个好的婚姻,一定不是靠抢来的。

 

陈伟鸿(主持人):那你更愿意开门见山的告诉对方“我是一个好人”,还是你能够允许对方通过很多年的考验来感受到你是一个真诚的人?

 

郭广昌(复星集团董事长):其实一个中国企业在走出去的时候,一定都会经历拷问的,比如“你真的会帮我在中国发展吗”或者“你真的会相信管理层吗”等等问题。当在做这些投资的时候,对方一定会去询问过去曾经投资的企业。对方要观察那些企业,在被投资之后的表现,投资者是否说到做到。我们真正做到了,这是后来为什么我们能够加快投资,在海外快速发展的主要原因。

 

郭广昌(复星集团董事长):复星很多投资是相互不搭界的(不相关的),但其实后面都有一个大的逻辑,这个逻辑就是我们努力为中国的家庭乃至全世界的家庭的“富足、健康、快乐”提供解决方案,提供生活方式。

 

  • 葡萄牙

 

陈伟鸿(主持人):复星在葡萄牙的“海淘”的企业是什么?我们让郭总拆开这个稍微小一点的盒子。

 

郭广昌(复星集团董事长):这是一个金币,我的朋友工行董事长姜建清先生送给我的。他做金融,有一个兴趣爱好就是在全球收集各个金融公司曾经铸的金币或者纪念章。当他知道我们投资了葡萄牙的保险公司Fidelidade的时候,他就送给我这么一枚金币。

 

陈伟鸿(主持人):这个纪念币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吗?好像看起来历史也比较悠久了。


郭广昌(复星集团董事长):我们葡萄牙保险公司,成立于1835年,至今有181年的历史。在它125周年成立的时候,铸了这个纪念章。

 

陈伟鸿(主持人):那跟我们前两站复星的收购不一样,这次的收购进入到了一个金融领域?

 

郭广昌(复星集团董事长):其实复星的战略之一就是“保险+投资”。所以我们很希望在保险领域有更多的投资,也一直在寻找机会。Fidelidade是葡萄牙最大的保险公司,它的市场份额在30%左右,业务涉及寿险、财险、健康险,是(葡萄牙)最好的保险公司。一般这样的公司,可能都不太愿意出售自己的股权,他的拥有者CGD(Caixa Geral de Depósitos)是整个葡萄牙最大的银行。也是因为金融危机,让这个银行必须要把这个保险公司进行出售,所以我们也抓住了这个机会,收购了这家保险公司80%的股份。

 

陈伟鸿(主持人):这是一开始就定下的一个目标,还是经过了几轮的谈判以后达成的结果?

 

郭广昌(复星集团董事长):这个的确是杀出了一条血路,因为最后跟我们一起竞争的都是像阿波罗一样的全球顶级企业。

 

陈伟鸿(主持人):什么时候是惊心动魄的时刻,给我们回顾一下?


郭广昌(复星集团董事长):最后报价。因为在最后一刻,你一定要写一个数字提交上去。我们这个数字一直空着,我不知道应该填一个什么数字,填高了,就意味着你要付更多的钱,但如果你填低了你就出局了。纠结,真的是纠结,所以在凌晨两点的时候,和团队一直在通电话,在最后一刻我说就是这个数字吧。

 

陈伟鸿(主持人):这个数字是多少,我们大家有没有兴趣了解一下?


郭广昌(复星集团董事长):最后定了十亿欧元。

 

陈伟鸿(主持人):然后就开始焦急的等待,什么时候接到了来自于葡萄牙的电话,给你了消息或者是短信?


郭广昌(复星集团董事长):他还是有一个开标过程,基本上是两三天以后,最后我们胜出。

 

陈伟鸿(主持人):在这个项目拿到手之后的,最早的时期,你大概只派了三个人过去。大家可能会觉得你一定会重兵杀过去,一个豪华的阵容,因为你拿了人家80%的股权。


郭广昌(复星集团董事长):为什么我们敢投资Fidelidade,最重要的是它拥有一个非常好的团队,他们能够做到全葡萄牙30%左右的市场份额就能证明它是非常优秀的。这个企业也是一个很赚钱的企业但在这种困难的时候,它的股东有需要把它出售,我认为不是这个管理层有问题,所以我是很信任这个管理层的。我们需要的是信任他们,给他们更好的舞台,然后给他们更好的激励。

 

陈爱莲(万丰奥特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我觉得郭会长讲得很好。我们在美国收购了Paslin公司,在管理的过程当中我觉得有一个文化理念的问题,就价值观的问题也很重要,就是要给他们对接交流。那么交流以后,我们觉得这个团队很优秀,现在一个人都没换,而且还有五个外国人离开公司到中国市场进行布局。原先的老板可能觉得见效比较小,卖掉了,我们收购了以后,不断地将这个公司做新做强做久,和这个团队、这家公司共成长。

 

郭广昌(复星集团董事长):同意陈会长。我觉得收购投资无非两种,一种是你把目标公司看成是一个整体,你是收购一个好的团队,好的企业,这种收购在原则上就是要信任这个管理层。另外一种情况是你本身在某个产业非常强大,然后你拥有非常强大的管理层,所以可能是进行资源性的收购。收购之后,可以把整个团队换掉,因为看中的可能是工厂或者营销网络,但并不看中这个企业的管理团队,也要看情况。

 

刘东华(正和岛创始人兼首席架构师):现在中外的中小企业的对接,已经成为一个普遍的潮流。但是现在最大的问题,首先是信息不对称,特别是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时候。因为其他中小企业不像复星,不像大企业在走出去之前,已经有非常强大的团队,做了对目的国和目标企业,做了充分的调查、充分的了解和研究。大部分中小企业走出去的时候,两眼一抹黑。所以我也希望复星别光吃独食,在全球的布局,能不能带领着一批中小企业一起走出去。因为国外对于中国的其他中国企业不够了解,但是他们了解复星,信任复星。所以什么样的事情,复星可以独自做,什么样的事情,复星可以带着大家一起做,我特别想听听广昌的见解。

 

郭广昌(复星集团董事长):复星能够走出去,其实也是受益于整个中国企业走出去的这个大潮过程当中树立的很多好的榜样。比如像我们在葡萄牙的投资是比较顺利的,这是因为在我们以前,国电国网和几个国有企业在那边的成功的投资为中国企业树立一个很好的形象。所以我认为不管我们走到哪里,我们都被“中国”这两个字背书的。的确我们在葡萄牙投资之后,现在到葡萄牙投资的人越来越多,大家觉得那里有很多的机会。

 

陈爱莲(万丰奥特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郭会长讲的上次在聚会的时候,已经提出来(要带队一起去考察)。现在已经在组织了,到葡萄牙投资,收购和兼并。主要是产业国际化的一个定位,有的可以收购的收购,没有收购的他想出去看一看。

 

郭广昌(复星集团董事长):复星本身也希望,在我们投资的国家成为一个桥梁,能够帮助中国企业在当地更好地发展,我们的经验和教训都能够给大家分享。

 

  • 美国

 

陈伟鸿(主持人):这次我想选一个特殊的包裹,这个来自美国的包裹,却贴了一个中国的国旗,让人更有想象空间了。这个产品会不会是从中国发货的美国产品呢,请郭总拆开这个包裹。


郭广昌(复星集团董事长):这里面是一个毛绒玩具,属于我们投资的和睦家医院,和睦家医院妇产科特别有名,每一个小孩子都会有这样一个玩具作为礼物。

 

陈伟鸿(主持人):为什么这个箱子会贴着中国的国旗,但它又是我们从美国“海淘”而来的?


郭广昌(复星集团董事长):和睦家的投资非常特别,这背后是一个非常特别的故事。1979年,中国刚刚改革开放,有三个美国籍刚刚大学毕业的犹太女孩,那个时候还都是小姑娘,不远万里来到中国。

 

陈伟鸿(主持人):新一代的白求恩是吗?

 

郭广昌(复星集团董事长):有点像。然后从此就留在中国,到现在为止,她们只在中国做了一个事情,就是她用了三十多年的时间,开了一个医院叫和睦家,在纳斯达克上市。所以我们是在纳斯达克私有化这个连锁医院,然后拥有了一个主要市场在中国的企业。

 

陈伟鸿(主持人):那在面对这个特殊的“海淘”产品的时候,其实打动你的是产品的本身,或者说是其他顾客对它的评价,或者是卖家感染了你震撼了你,所以你决定出手购买?


郭广昌(复星集团董事长):如果和睦家有什么特别的话,就是我前面讲那个故事和她们背后的三个女人的故事。和别的企业不一样,三位来自美国刚刚毕业的大学生,来中国创业,选择了一个连我都觉得很难的事情——医疗。而且后来我发现,她们的中文说得比我还好,这个是让我感觉真的很特别。

 

陈伟鸿(主持人):今天我们在对话节目的现场,请到了一位,跟和睦家有关系的神秘嘉宾,我们一起期待一下,这位神秘嘉宾的出场,掌声欢迎我们的神秘嘉宾。神秘嘉宾的神秘身份,应该由郭总来揭晓一下。

 

郭广昌(复星集团董事长):这位就是我刚才提到的三个女孩之一,和睦家创始人之一李碧菁女士。

 

陈伟鸿(主持人):欢迎李碧菁女士。刚才我们这个“海淘”的宝箱,一打开的时候,看到的一个可爱的玩偶,上面还带了一个我们医院医生的工牌,请问这有什么含义。

 

李碧菁(和睦家医疗创始人、CEO:有时候孩子来到一个医院,见到医生的时候有恐惧感。这样我们准备这个小玩具提供给小孩,可以让他们更舒服地跟医疗人员接触。而且这个熊熊穿的是我们的护士紫色的漂亮工作服,正好我们今天也有我们的护士穿着相同的工作服坐在观众席。

 

陈伟鸿(主持人):看来李女士准备得很充分,先看一看玩偶版,再看看真人版。


李碧菁(和睦家医疗创始人、CEO:大家知道,在中国传统的护士是白色的。穿白大褂的医生可能会带给孩子一个印象,这是一个可怕的一个人。所以我们给玩具穿上这个的衣服,把白色变成很漂亮的紫色。第二个是熊熊戴的胸牌,也是我们每一个员工戴的工牌。这个工牌上面,有医生或者护士等工作人员的名字。同时在工牌背后,会有一些非常重要的一些信息。我们正好秦大夫在这儿,不知道愿意不愿意介绍这几个代码的意义。

 

秦大夫(和睦家医疗首席医疗官):首先是红色。红色是代表火灾,黄色代码代表有暴力行为发生。现在大家也都知道这种暴力行为在医院里面是很常见的,虽然在和睦家是非常少见的。还有就是这个绿色的代码,这个是医院出现安全方面的问题。和睦家的儿科和妇产科是很著名的,粉红色的代码是出现像婴儿在我们住院部里面丢失时的警报,那么对应的有一些通道门立刻就会被锁住。还好我们到目前为止一例都没有出现过。

 

陈伟鸿(主持人):谢谢你的介绍,听得我们心惊胆战,也让我们掌握了,你们医院的很多核心密码,这些暗语只有你们内部的人士才听得懂?


李碧菁(和睦家医疗创始人、CEO:其实不怕有人听得懂,我们也不愿意吓唬别人。我们也希望永远用不上这些代码,不过你作为一个负责任的服务单位,必须得做好准备,为了你的患者想到一切。

 

陈伟鸿(主持人):这次复星的收购跟以往不太一样,你刚才讲的在葡萄牙就投资了一家当地的医院,但这一次我们已经到了美国了,你却投资了一家有美国的血统但是长在中国的一家医院。为什么做出这个决定?


郭广昌(复星集团董事长):我们在美国也有不少的投资,包括其实你前面那个美国地图里面,我可以标出来一幢我们已经投资收购的楼,它非常漂亮。另外我们在美国有三个研发机构,在七八年以前,医疗临床机构就在硅谷这边成立了。所以我们在美国的投资,只是比欧洲少一点点,美国也是我们主要这个投资方向。但这一次的投资,其实是一个中国的投资。只是因为这次我们的投资对象是外资,并且是在纳斯达克上市的,所以看上去是到纳斯达克买回了一个中国企业,仅此而已。

 

陈伟鸿(主持人):我想问问李女士,您知道不知道郭先生是什么时候开始“暗恋”和睦家的?


李碧菁(和睦家医疗创始人、CEO:其实刚开始我们并不知道。后来发现有一个中国公司开始陆续在二级市场买入我们的股票,然后就是买到一定比例的时候必须得披露。披露以后,我们很快就找到一个机会开始交流。开始的时候我们有一点害怕,不知道是谁对我们公司有这样的兴趣。

 

陈伟鸿(主持人):到他的第一面是什么感觉?

 

李碧菁(和睦家医疗创始人、CEO:其实我觉得郭董对和睦家的兴趣是一个非常正常的兴趣。原来很多人以为在中国民营医院的投资是赚“快钱”,当我们第一次见面时,我也跟郭董说,投资医院的回报可能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

 

郭广昌(复星集团董事长):李碧菁女士说得非常有道理。如果想赚“快钱”,那我觉得最好不要投资医院。医院是我们复星集团所有的板块里面,投资回报率是最低的、最慢的,投资周期是最长的。所以复星在投资这一块的时候,我们是有非常强的心理准备,就像我们李碧菁女士说的。更多的时候我们觉得应该先做一个“对”的事情,而不是说希望在这里赚“快钱”。

 

陈伟鸿(主持人):但是在对和睦家的私有化过程当中,却耗费了复星不少的金钱和精力。

 

李碧菁(和睦家医疗创始人、CEO:说句实话,当时我并没有考虑到私有化。不过后来复星也提过几次这样的想法,还有很多中国的和外国的私募基金也找我们进行商讨。

 

陈伟鸿(主持人):那您面临着那么多的追求者,怎么办呢?

 

李碧菁(和睦家医疗创始人、CEO:那也要做比较啊,为什么我们选择复星,而没有选择别的公司是有原因的。

 

陈伟鸿(主持人):那是因为他们是有钱的,最富有的,所以选择复星。

 

李碧菁(和睦家医疗创始人、CEO:也许,不过这不是我考虑的主要因素。我们在纳斯达克市场有二十年,在这二十年中,我们的股东都是美国人,我们的董事也都是美国人,他们给我们发展的机会。不过说一句实话,我觉得美国人不一定能彻底地了解到中国的医疗市场的机会,同时也就不能完全理解我们的挑战。复星是一个拥有那么强的中国市场经验和背景的公司,如果他们能帮助我们发展的话,我觉得可能会很有帮助。

 

郭广昌(复星集团董事长):我觉得胜与负最重要的还是管理层的信任。你如果是没有管理层的信任,因为这个医院,是靠团队在管理的。如果没有这个团队的话,收购了之后其实没什么意思。的确当有竞争对手存在的时候,我们的最后出价会比原来想象的价格会高一点,但我觉得这也正常。


陈伟鸿(主持人):后来高出了多少钱呢?

 

郭广昌(复星集团董事长):具体多少倒是真忘了,当时我们多出了多少钱啊?(问李碧菁)

 

陈伟鸿(主持人):这个肯定你记得,我们悄悄地透露一下,不要再伤他的心了。


李碧菁(和睦家医疗创始人、CEO:真要说吗?

 

陈伟鸿(主持人):如果他足够坚强的话,你可以说。


李碧菁(和睦家医疗创始人、CEO:真要说吗?

 

郭广昌(复星集团董事长):没事,说,上市公司的事情都是透明的。


李碧菁(和睦家医疗创始人、CEO:开始谈的时候,我们的股票价格是12美元,不过经过几年的时间以后,当我们谈定私有化时,价格是19.5美元。不过最后因为别的竞争对手进来,最后的成交价格是24.5美元。

 

陈伟鸿(主持人):现场好多人的表情让我感觉他们在心里觉得郭总吃了大亏了。

 

李碧菁(和睦家医疗创始人、CEO:没有,没有。

 

陈伟鸿(主持人):对不起,这个事,我觉得是不是合算的买卖,得买家自己来说,不能由卖家来下这个结论。大家心疼郭总您多花了那么多钱,然后认为不太合算,您觉得呢?


郭广昌(复星集团董事长):肯定不划算了嘛。如果相对于12美元能买到的话,那24美元肯定是不划算的。但从和睦家在我心目当中的价值来看,24美元还是便宜的。

 

李碧菁(和睦家医疗创始人、CEO):谢谢。

 

刘东华(正和岛创始人兼首席架构师):刚才广昌在介绍对和睦家投资的过程,我想到李嘉诚曾经说过一句话,他对自己的投资团队说的一句话“不要和自己的项目谈恋爱”。因为当你一谈恋爱,感情用事,那么项目到底值多少钱,就不重要了。

 

陈伟鸿(主持人):您是暗指刚才的这件事吗?

 

刘东华(正和岛创始人兼首席架构师):对,广昌刚才介绍的,复星的所有重要的投资,都是理性和感性的结合,我觉得在和睦家的投资上,可能感性的成份占的比重比较大。比如刚才广昌说,从财务的角度肯定不合算。

 

郭广昌(复星集团董事长):我没说财务角度不合算,我从财务的角度来说,12美元买到当然比24美元买到好,但是同样从财务角度来说,24美元也不算贵。

 

刘东华(正和岛创始人兼首席架构师):但是其实价值判断,包括默契度,有很多东西是无价的。你很难用有价的东西给无价的东西定一个价,所以有的时候其实还是值得的。

 

郭广昌(复星集团董事长):其实东华比我感性。(不过当投资的时候)不在于因为感性,而价值价格不重要了。而在于因为感性,因为热爱,你会加倍地去让这个企业成长。而在成长的过程当中,让你原来的投资显得不贵了,这是真正重要的。

 

陈伟鸿(主持人):所以对中国企业来说,就像刚才郭总提到的,每一次的“海淘”其实关乎着现实和未来的一个融合,同样它也关乎着世界和中国之间的一次完美的嫁接。那么继续我们的海淘之路看看我们的下一站会到什么地方。来,继续前进。

 

  • 中国

 

陈伟鸿(主持人):谢谢大家发自内心的掌声。我们又回来了,回到了中国,回到了我们央视的演播现场。我们最关注的就是刚才提出的这个问题,因为你最初的出发是让世界资源能够更好地跟中国嫁接。

 

郭广昌(复星集团董事长):我们植根中国,全球整合资源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更好地服务于中国和世界的家庭。围绕每个家庭所需要的富足、健康、快乐的生活方式,我们提供一个解决方案。我们去全球去找有产品力的企业,目的是什么呢?更好地出去,更好地回来,更好地回到中国,又是为了我们更好的能够到海外去发展。

 

于平(中国贸促会原副会长):我非常希望随着复星把这么多的优质的项目带到中国来的趋势,能够促进这些领域和这些行业的国内服务水平的提高和服务质量的改进,使人们能够享受更好的生活。复星是做服务业为主的,我觉得它的这个主业,针对服务业的投资,多少年以前是非常难的。因为它非常个性化、本地化。如果没有全球化,没有国际化,那么服务业的国际范围内的投资和并购不可能这么大。

 

郭广昌(复星集团董事长):我们看上去是在买企业,在投资企业,其实我们更看重的是企业后面的产品力和产业本身。所以复星未来更多的会把我们已投资这些企业,打造成一个生态链,形成一个有协同的一个集团军、一个生命体,不只是一个个独立的企业,这是复星未来要做的。

 

刘东华(正和岛创始人兼首席架构师):刚才在广昌分享故事的时候,我不断地听到我们观众席上的同学们“哇哦”的声音。实际上复星是通过让合作伙伴更美好的方式,让世界更美好。复星所做的一切,让大家“哇哦”的一切,实际都贯穿这样一个理念。通过让合作伙伴,让和睦家,让地中海俱乐部,太阳马戏团等等合作伙伴更美好的方式,让世界更美好。你只有为别人创造价值,别人才会回报你价值,你只有让别人开心,人家才会让你开心,永远是这样的。

 

《对话》价值观:也许我们常常会问自己这样一个问题“中国企业走出去到底是为了什么”。也许有人会回答“为了钱”,的确,挣钱是没有错的,但是我们的眼中并不能只有钱,只有当你带着更多的愿望,融入世界的时候,当你在一个当地的本土文化中,站得住且站得久的时候,你才有机会让中国企业和世界在一个舞台上更好地舞蹈,也才能让世界在这样的一个逐渐融合的过程当中看到更多中国企业的风采。

 

陈伟鸿(主持人):最后一个问题我们留给屏幕上的问题。您这么多的全球收购当中,最看重的是哪一方面?是公司短期的盈利性,公司在整个行业的发展,还是公司给人类生活带来的变革?


郭广昌(复星集团董事长):我觉得产品力,客户体验是最重要的。其实有产品力或者说有产品力的产品,总是会带来更多的销量,有更大的未来。

 

陈伟鸿(主持人):其实大家都看到,在中国企业走出去的4.0版本的今天,越来越多的企业就跟复星一样,他们正在诠释着从世界工厂到世界投资人的一个华丽的转身。当世界的资源跟中国完美嫁接的时候,就有机会让更多的国人享受到世界。所以有的时候,你和世界之间的距离,可能就是一个包裹的距离。我们在这儿也祝福所有走在海外布局道路上的中国企业,也谢谢郭广昌先生,做客我们今天的对话,谢谢大家的收看,下周再见,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