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56.HK --

支援上海287个社区和223所学校的背后,是这样一个仓库

发布时间:2022-04-18 作者: 来源: 浏览量:

内容来源于:中国新闻周刊


22点37分,货车司机高强将车驶入加油站,结束一天的工作。上海突降大雨,导致这天收工相当早,至少提前了3个小时。


加油站是一个自给自足的闭环,有厕所,有热水,浦西封控前还有小卖部。夜晚,高强和他4.2米的厢式大货车借此安身。车即是床,褥子卷出被窝。副驾驶位则充当储藏室:一箱方便面,一抓香蕉、一袋红牛、两盒速溶咖啡、一大盒麦片,搭配消毒液、口罩……组成全部的供给。


“家当”中,一张“上海市防疫保障(防疫保供)临时通行证”,被醒目地压在雨刮器下。这让他成为少数的仍然奔跑在上海的货车司机之一。

高强的具体工作是为复星抗疫指挥部运送保障物资。截至4月15日,复星抗疫指挥部已经向上海黄浦、普陀、闵行、长宁等区的287个社区,驰援超过55万件抗疫物资和生活物品;连续向223所大中小学校,紧急供应了57万件防疫和生活物资,以及超过651万人份抗原检测试剂。

上海全域静态已超过15天,是高强这样的“运力”,像动脉一样不断分支,将点滴的营养传入城市的毛细血管,维持人们的紧急所需。

▲应急物资分拣装车后将发往社区和学校


2

保供


“营养”的储存地在仓库。


复星抗疫指挥部的宝山仓,是一片旧有的平房。十余个库位分门别类地摆放着90余种防疫与生活物资。一边是提货区,一边是卸货区。足球场大小的空地,本来专供车辆辗转,现在叠放着大大小小的纸箱,无一例外贴有“同心守沪”的标语。人在其间快步穿行,脚步声淹没在货车的刹车声,搬运的号子声,封箱胶带的拉扯声中。各个工种,仓库管理、拣货包装、物流配送形成一股合力。

仓库员调度员王军正在指挥车辆。2辆17米的平板拖车刚要卸货,还有4辆货车排队进仓。马路边,15部大小各异的车辆等待提货。他翻了一下台账,这一天,宝山仓周转了1000多个立方的货物。经手的80票出库订单以及20票入库订单,意味着100趟车次在这里腾挪。王军催促得最多的就是“快快快”,嗓子已然嘶哑。

▲捐赠物资从仓库发出


物资周转的频率可以用极限形容。往往是刚卸货,就得分拆运走,由工人分拣,搬至铲板,再推入货车货箱。装有防护服、防护面屏和防护鞋套的箱子,虽然尺寸差异很大,仍然要摆放一起。因为它们总是在同一张配送单上。摆在一起,配货效率高,运送速度则快。

王军观察到,送货的车大多在半夜赶到。工人们吃睡都在仓库。半夜2点睡下,早上7点一睁眼,场地上已经有4-5部箱式货车等待卸货。司机们照旧以车为家。下楼时,他会拿几瓶水,送点水果。嗓子哑了,就点头示意。男人们的交流,眼神即可。

提货的车则千差万别。货车、轿车、商务车、旅游大巴……国家力量、社会力量在开动,一个小小的仓库,一位普通的仓库调度员也在尽责。


2

“每一单都说急”


加油站离仓库就一条马路,这也是高强“择木而栖”的原因。

早上7点,用矿泉水混合麦片,获得简单的饱腹感后,高强开始了奔跑的一天:核酸测试,驶入仓库开始装货,几个配货单拼成一条顺当的路线,出发。

祖籍哈尔滨的高强于2017年安家上海,租了华师大附近的门面,做起了小餐馆的营生,2020年遇到第一波疫情,从此转行开货车。

3月31日,就在浦西封控的前一天,他从普陀区的家中“出走”加油站。36小时后,复星抗疫指挥部的薛伟捷给他送来了证。那一天,他多方打听,车队里200多号人,只有个位数仍然在上海奔跑。


▲驰援物资抵达社区


货车的足迹辐射整座城市,学校、社区都是目的地。跑学校最省事,车也不用下,老师们跑来自己卸货,自己搬运。社区的人力有限,东西都是应急需求,包括当天全员核酸所需的试剂、防护服、消毒液等。好几个社区,高强都是两天送一次。社区没有足够仓储,只能应付眼前。凌晨12点,他经常接到社区物资的消息。他了解到,对方也是刚刚收到通知。突发已经变成常态。


一开始,高强每天都会收到无数催促的电话,“每一单都说急”,打电话的人语速很快很快。最近却少了。原来,复星基金会的工作人员提醒接收单位,千万不要联系司机,给疲劳的他们增加额外的负担。

复星基金会的捐赠物资,总是送到急需的地方。4月10日,睡袋、毛毯、折叠床、牛奶、泡面等生活物资以及抗原试剂等抗疫物资,被送到了有“四叶草”之称的国家会展中心,也是上海目前最大的方舱医院。4月14日,500多罐婴儿奶粉,送到了仁济医院南部,即新冠患者定点收治医院的亲子病房。复星国际执行总裁、复星基金会理事长李海峰表示,“精准匹配,尽快送达,就是尽最大努力,把最紧缺的物资送到最有需求的地方”。

最近12天,高强已经跑了7000公里。他对比数据:以前是一个月保养一次(1万公里),现在得半个月保养一次。


2

动线永不间断


高强提到的薛伟捷,负责复星抗疫指挥部的物资调配工作。他是司机们的上线,搭建起“工厂—中转仓库—需求末梢”的物流通道,并要保卫这条动线永不间断。

▲社区志愿者深夜签收捐赠防疫物资


运力是当下上海的困境。2022年4月6日,上海举行本市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上海市商务委副主任刘敏表示,生活物资保供确实面临着一些困难,比如跨省物流受到疫情影响不够通畅,终端运力不足导致配送不及时。

找到合适的车辆,实属不易。本地司机大部分宅家闭关。外地入沪的司机疑问重重。薛伟捷要做好解答和安抚的工作,同时给与专业指导。不同的车辆有不同的限行措施和限行路段,“昆山千灯高速口临时管控,请绕行”这些“专业”信息,都记在脑子里,以免浪费时间。货车进沪的时间通常在夜晚,一个晚上接十几个电话是常态。如果凌晨4、5点接到电话,他干脆就不睡了。

白天,他会到仓库帮忙,理货或者点货,整理出库单。碰到还没吃饭的司机,他备着水果和零食,逢人就散。仓库仍然提供盒饭,两大块鸡肉,搭配炝炒土豆丝和手撕包菜,为奔波的司机解饥暖胃。

但高强不吃午饭,赶不上点;晚饭也在收工后,几乎都是对付。前天下午,他顺路回了家。老婆打电话说放心不下,给下了面条,放在餐盒里,请志愿者从门口递出来。 

他几口下肚,舒心通畅。他就好吃面条,什么时候恢复正常了,得天天吃。




出品:复星星厨

作者:徐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