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56.HK --

留住乡村医生,不靠“情怀”还能靠什么

发布时间:2021-09-14 作者: 来源: 浏览量:

这个144万群体的待遇正在好起来

但需要你我的共同参与


北疆阿勒泰地区的吉木乃县至今仍沿袭着“四季转场,终年放牧”的传统。算下时间,这里的牧民们刚刚开始秋季转场。

喀毕拉·吾汗一年里有三四个月的时间,要和转场的牧民一道,迁徙于300公里以外的夏中冬牧场。她所在的吉木乃县乌拉斯特镇卫生院,守护着镇下辖14个村和牧区的1.4万人口的健康。

据她回忆,有一次在冬牧场,一位老人高血压发作,不省人事。她在为老人做了心肺复苏后,用马把老人驮到30公里以外的山下,然后找了一台破旧的皮卡车,开了十几个小时山路,终于把老人送到医院,抢救了回来。但喀毕拉表示,现在回想起来仍心有余悸,因为那时候她刚拿到驾照没多久,山路狭窄陡峭,还是第一次连续开车这么长时间。


喀毕拉·吾汗正在为牧民量血压。


 “如果你和我们一起转过一次场,就知道牧民们是把健康和生命托付给了我们。”喀毕拉说道。在吉木乃县乌拉斯特镇,喀毕拉被称为是“牧民健康的守护人”,而像她一样守护农民群众健康的乡村医生在我国有79.2万。


这个数字意味着,平均每个乡村医生要为600多名村民提供健康服务。如果是在偏远地区,可能还要在600名的基础上翻倍。而近年来乡村医生数量的连年减少,也在加剧广大基层群众看病以及健康问题。


上海复星公益基金会(以下简称“复星基金会”)关注乡村医生这个群体已经有四年时间。在今年的9月5日中华慈善日,复星基金会的“乡村医生健康扶贫”项目(以下简称“乡村医生项目”)因其在扶贫济困领域的突出贡献,荣获“中华慈善奖”。


复星国际董事长郭广昌表示,通过乡村医生项目,帮助村医更好履行职责,减少村民因病返贫、因病致贫的问题,可助力乡村振兴,促进农民农村共同富裕。


超5亿人的健康和他们有关


国家卫健委公布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底,全国村卫生室工作人员达144.2万人,其中执业(助理)医师为46.5万人。


也就是说,虽然目前绝大多数村都有着乡村医生,但真正持证上岗的仅占据了三分之一。而只有拥有执业(助理)医师证书的乡村医生,能够在福利待遇上得到较为充分的保障。复星基金会乡村医生项目总监郭帅也表示,实际情况并不乐观。绝大多数地区的村医面临着没有编制、没有社保、退休后还是农民的窘境,甚至脱下白大褂之后,还要下田干活或从事其他副业。


云南红河州元阳县碧播村的李玉忠就当了十几年“没有名分”的村医。2006年,村里唯一的村医辞职进城,36岁的李玉忠接替了她的工作,算是半路出家。当上村医后,他专门读了医学中专,每次碰上有公益机构开展乡村医生培训,也都想办法报名参加。


碧播村紧邻中越边境,四周环山,寨子间相隔较远,要想到村民家,经常要翻越山头,在水泥路还没铺好之前,马是李玉忠出诊的主要交通工具。


过去十多年来,村里只有李玉忠这一位乡村医生,但要负责照看全村2741人的健康问题。所以这些年他从未关过机。因为在关键时刻,他的电话号码能救命。有一次凌晨一点手机响了,哈尼族寨子里的一位村民病了。他背着药箱走路去给病人打针,来回路上花了将近3个小时,一针才收费3元。


但李玉忠心里清楚,即便有了这些经验,自己仍然不是正规军,就连未来的养老都成问题。


执业环境差、医疗水平参差不齐、“半农半医”的尴尬身份,使得乡村医生的待遇和养老问题迟迟得不到有效解决,也让这一群体老龄化、后继乏人等矛盾变得尖锐。


郭帅在和乡村医生打交道的这四年中,通过走访200多名乡村医生后发现,虽然近几年考资格证书的乡村医生越来越多,但很多人在取得资格证书后就离开了乡村,转至乡卫生院或是县级医院工作。


在他曾经驻点的云南省德钦县羊拉乡,卫生院院长李永生经常要自掏腰包给群众买药,而近来,李永生也在有意地去培养和留住一些年轻力量。“我也知道这些年轻人不可能永远留在这里,所以我对他们说,我只希望你们能留下来三年。就这三年,能实实在在地为羊拉乡村民的医疗健康做点事情。我也会尽我最大努力为这些年轻人做到我能做的事情。”在李永生的努力下,如今有一批年轻人也受到他的感染,像他那样扎根于基层卫生院。


李永生走在山路上去给村民看病,脚下就是万丈深渊。


为困境中的乡村医生“解围”


随着我国城镇化进程稳步推进,乡村人口流入城镇已成必然趋势,但看似边缘化的乡村医生依旧承担着农村地区人民健康的兜底工作。尤其是在当下阶段,“改善基层基础设施条件,落实乡村医生待遇”将是实现脱贫攻坚与乡村振兴有效衔接,做好防贫工作的重要一环。


2017年底,复星基金会联合中国人口福利基金会、中国光彩事业基金会共同发起乡村医生项目,围绕守护、赋能、激励三大方向,确立了“五个一”工程,即一个村医保障工程(赠送意外保险、重大疾病保险)、一个村医能力提升工程(线上线下+大班小班培训)、一批大病患者救助、一批优秀乡村医生推选、一批智慧卫生室建设,并在基础上推出了中医馆修建计划和“龙门梦想计划”等,为乡村医生摆脱现实困境持续加大投入力度。


喀毕拉所在的吉木乃县乌拉斯特镇卫生院,由于设施年久失修,一年四季漏水,使得他们经常要拿拖把清理积水,严重的时候还得拿着盆去接住不断渗出的漏水。2020年“99公益日”期间,乡村医生项目推出乡村中医馆修建计划,昔日的破烂不堪的卫生院经过修缮,变得干净整洁,不再受雨水困扰,同时还配齐了艾灸仪和中药熏蒸等设备。


吉木乃县乌拉斯特村卫生院修缮前后对比。


之所以有修建中医馆的念头,是因为复星基金会的驻点队员在下乡走访调研时发现,基层群众健康和中医提倡的“治未病”理念非常契合,中医的针灸、理疗以及康复疗养等可在基层村级单位发挥独特作用。


李玉忠也表示,“通过培训学习的推拿、针灸康复技术最为实用,村民们现在对这方面的需求很大。”2020年11月初,他和其余11名来自云南、山西、青海、新疆等地的乡村医生和乡镇卫生院院长在复星基金会的帮助支持下,前往广东佛山禅城中心医院进修学习。针对云南山区湿气大,颈椎病、腰椎病、风湿病人较多等情况,禅城中心医院专门定制了进修课程,让李玉忠一行人收获颇丰。


李玉忠一行人在广东佛山禅城中心医院进修学习。


而在进修期间,李玉忠还特别受邀作为乡村医生代表参加在上海举办的第三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实地参观医疗器械及医药保健展区、公共防疫展区以及消费品展区。


“在乡村医生项目的帮助下,我见识到了外面的世界,接触到了先进的医疗设备,学习了更为完善的诊疗技术,我会继续在基层医疗健康岗位上发光发热。”李玉忠说道。


不仅如此,考虑到乡村医生的身份转变问题,复星基金会联合中国人口福利基金会,自2019年便有针对性地推出乡村医生“龙门梦想计划”,对考取乡村全科执业(助理)医师资格证的乡村医生进行每人3000元的激励,助力乡村医生实现持证上岗。


海南省白沙黎族自治县卫健局召开白沙县2020年乡村医生龙门梦想计划表彰仪式。


此外,为进一步免除乡村医生的后顾之忧,改善乡村医生社会保障体系不健全的情况,复星基金会驻点队员在下乡走访时,还为乡村医生们带去了一份保障,那就是为项目县所有乡村医生赠送意外险、45岁以下的乡村医生赠送重大疾病保险。


今年,51岁的李玉忠终于交了人生中第一笔养老保险金。按照云南省卫健委的相关规定,到2035年底,云南在岗乡村医生均按规定参加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对于李玉忠来说,虽然每年自付4000元不是笔小支出,但他还是非常开心,因为只要交够了15年,自己的养老金就有了保障。 


乡村医生项目是在充分考察我国目前乡村医生群体现状基础上,做出的全方位的立体探索。截至2021年8月,项目已覆盖全国72个县,惠及23,956名乡村医生,300万户基层家庭;累计举办84场线下“大班”培训、7场线下“小班”培训,线上线下共培训乡村医生20,761名;乡村医生投保意外险20,206份,重疾险34,013份。


可以说,该项目在一定程度上,对内加强了乡村医生队伍建设和医疗水平,对外则有效减少了他们频繁走家串户的工作风险,不仅为助力乡村健康扶贫取得了积极成效,同时也为解决乡村医生的身份、待遇、养老等难题提供了实践方法。


共同参与才能“一个都不掉队”


目前,“乡村医生”项目正在有条不紊的推进中。作为该项目的重要发起人,复星基金会也在持续关注乡村医生群体的新变化、新需求。


郭帅表示,尽管已经有驻点队员在前期打好了基础,减少了与当地政府的沟通成本,但下乡走访的工作还是一点也不能省。“因为需求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不断更新迭代的,所以我们还是要求新的驻点队员要继续走访,继续去深入地、精准化地去把握收集这些乡村基层、村卫生室反馈上来的一些新问题。”


在乡村振兴新阶段下,复星基金会也坦言,乡村医生项目的实施思路应适时发生转变。对此,郭帅举例道,比如“龙门梦想”计划是否可以迭代,对乡村医生考后的资助是不是可以放到考前的培训,让更多的人通过线上培训拿到证书,从而提高他们的报名率和通过率;“大班”培训效果差,驻点队员是否可以挖掘一些优质人才,为他安排一个两到三个月的长期进修培训,以帮助他实现自身医术技艺上的提升等。


不仅如此,乡村医生项目还对原有的“五个一”工程进行了系统升级。今年6月,复星基金会携手复星医药设立“星爱121专项基金”,并发起了“手拉手”乡村医生人才振兴计划。该计划包含“四个一”,即一本乡村医生口袋书、一个乡村医生云守护平台、一群健康关爱大使、一起手拉手线上问诊帮扶,旨在通过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方式,帮助乡村医生学习诊疗知识,提升村医诊疗水平。


其中,乡村医生口袋书是复星基金会在调研了3000多份基层问卷后,基于收集上来的一些乡村医生的实际需求,计划出版的一本科普书籍,以期在他们问诊工作中解决实际问题。


而在互联网技术的加持之下,复星基金会还正致力于建设一个闭环的乡村健康生态,通过向乡村医生项目覆盖地区提供AI辅助诊疗设备,为偏远地区基层群众送去一个“留得住”的乡村医生,以帮助当地人们及时筛查疾病,获得辅助诊断建议,缩短看病的路程和时间,同时辅助诊疗之后的建档也能起到及时地跟踪和康养。


云南省德钦县驻点队员赵重在安装测试设备并对医护人员进行培训。


乡村医生项目取得的阶段性成绩,既源自于一线驻点队员深入实地的调研与分析,能够精准把握乡村医生群体的痛点,同时也得益于复星积极发挥其在健康板块的行业优势,能够充分地调动自身资源和合作伙伴。


目前复星的全球合伙人,已对口帮扶到乡村医生项目覆盖的72个县。据复星基金会介绍,每年其全球合伙人都将会实地走访一线,以观察他们能够做一些什么事情,真正地赋能基层,仅今年9月就承接了五位全球合伙人的下乡任务。


农民健康关系到全民健康,关系到共同富裕。作为农民健康的重要守护者,关注乡村医生群体是全社会的事情,需要国家层面、企业层面的深度参与,以持续为乡村医疗、乡村振兴赋能。今年8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医师法》通过,普通的乡村医生待遇将以县管乡用、乡聘村用等方式得到充分保障。


与此同时,社会力量的介入也将会为守护乡村医生群体提供助力。复星基金会表示,乡村医生项目不是一个企业的项目,要想从根本上解决乡村医生的问题,还需要全社会更大的、可持续性的投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