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56.HK --

果小虎:太后悔早回来了一天!

发布时间:2021-07-28 作者: 来源: 浏览量:

“果果真棒!”


河南防汛救灾群里,微信名“果果”的人,从汛情一线回传一张张全地形车救援的现场照,很是及时。


在上海复星防汛救灾紧急驰援战时指挥部的人,隔着屏幕发出赞叹,也在揣测:这么细致又是这个微信名的人,应该是个女孩儿。


2021年7月22日,在复星宣布驰援河南5000万元的第二天,复星北铃两辆板车载着4辆全地形水陆两栖车,一路狂奔,11小时后跨越800多公里,从北京密云抵达郑州。这个时候已经是23日凌晨。


车上下来三个人:两位承运师傅,一个85后壮小伙。这个小伙子就是微信名“果果”的果小虎。几天之后,布局此次河南驰援的“指挥”之一,复星商社CEO祝文魁,说他“果然是个小老虎”!



车上他们三人互不相识,师傅是车队的,果小虎在复星北铃干售后工作,“到今年8月就第7年了”。日子算得清清楚楚。两辆板车,一辆装3辆全地形车,一辆装1辆。他跟着装3辆的师傅,11个小时有一搭没一搭说话,聊车辆,聊运输,幸得师傅是承德人,和他是老乡,能聊的话题又多了点。除此之外,就是各自沉默,果小虎看着沿途街景发呆。


 机械小能手主动请缨赴豫



这趟“出差”来得突然。


7月21日五点下班,果小虎刚走到家楼下,复星北铃总经理杨建朋就拉了微信群,7个人,杨建朋@所有人,让大家回工厂看看,厂里4辆现货全地形车怎样,是否能正常运作,如果车正常,要去趟河南。


果小虎话不多说,跟妈妈说了声吃饭别等,要去单位,楼也没上转身就回了厂。一边检查车,一边看群消息。群里除杨建朋,“2个质检部经理、2个采购部经理、1个生产部经理,然后就是我。我想要去河南,应该就是我了,杨总也没@谁,我说算我一个,后来我就去了,车的原理我熟嘛”。


其实,复星北铃日常销售的是救护车,2020年新冠疫情起来之后名噪一时的负压救护车也属于“救护车”。但果小虎完全没有在怕,似乎机械的东西在他眼里就是“这个很简单”。嘿嘿,他憨憨笑两声,基本原理都一样嘛。


文科生简直无法理解,就跟《Evil in Prada》女主无法理解为啥两根腰带一毛一样,会被称作“definitely different!”。


据说,小虎同学从小就爱掰扯家里面的各种家什,洗衣机、冰箱、摩托车,长大之后是孩子的玩具,自己的手机屏。但凡看得出结构的,都会免不了被掰扯一番的命运,那种“上帝之手”的命运驱使感,我们普通人可能无法想象,但是果小虎却就是这样被机械制造追着赏饭吃的人。


三十多年过去,家里现在每每有东西坏掉,绝不马上考虑扔,也不考虑外面修,果小虎第一个上手就把它复原了。所以救护车、冲锋舟、全地形水陆两栖车,在他眼里都一个样。如果揣测一下,车在他看来,可能都是一个个零部件,脑中略微3D建模,一辆车就组装出来了。


所以,才有故事开头祝文魁“果然是个小老虎!”的惊叹。


不过,这批全地形车实际上直接就能开,只不过对汛情严重地区,还是需要在车上装一些附件,譬如车周浮筒、警报灯等防止在水中因风浪倾翻。杨建朋在微信群说,咱这车也能装个尾翼,速度更快。目前陆行速度32公里/小时,水中因为动力来源是8轮驱动,的确不如冲锋舟快,但安全性能很高,最重要的是水陆两栖一部车就能解决,在汛情地区尤为适合。



第一个24小时:

下高速问路,志愿者说别问了,带我们去,还给我们水


但7月22日,请缨赴豫时,果小虎根本没想过后面会经历啥。


为了最短时间赶到,板车跑到高速路最高限速90迈,3个人达成默契,一路没吃饭,零食、干粮垫吧垫吧就了事,除了加油的时候抽空去趟洗手间,车几乎没停过。


深夜12点,下高速路口到郑州了。


黑漆嘛乌,没有电,没信号,导航不好用,“一下高速看见志愿者,我们就问路,他们说别问了,带我们去,也给我们水。”


后来车停在郑州红十字会门口,做了简单的捐赠仪式。“我们仨没下车,120直接带路,让我们开到郑州120急救指挥中心了”。120的人也在这里等候。简单交接后,120引路,两辆板车跟着,就到了郑州紧急医疗救援中心,夜里有几个接车的。


七七八八一通操作,已经凌晨2点,复星同事帮忙订了酒店,果小虎就住下了。“第一晚空调没电”,疲劳、湿热,后半夜不知觉过去了。


但知道第二天(23日)9点要培训,果小虎还是一早7点就起床了,提前一小时8点就到了培训场地。一看,医院里十几二十个人,驾驶员、护士也都早早到了。


全地形车看上去酷炫,“操作简单,和汽摩差不多,开关、控制速度和方向的按键都在把手上,油门刹车也是把手控制”。


不到半小时,培训结束,4辆全地形车就通通下水出运了。这4辆车中间有一辆可以装担架,不能自行行走的病人就能由此救出,其余3辆都是后座腾空装物资、包括驾驶员最多容纳6人的“客车”。


23日整个白天,果小虎一直跟车,指导驾驶、帮忙加油等等,哪里有问题,他就随时解答。4辆全地形车全部出运,转运了数百批物资给需要的人。



下午,远在1100公里外的上海发来消息,跟他说,新乡告急,现在那边汛情严重,还淹在水里,复星和复星北铃又当机立断,从上海调运6辆全地形车现货驰援新乡。23日晚7点出发,这一路,赶了整整24小时。


当晚,前线来报,巩义市米河镇受灾非常严重。果小虎和冬哥与复星开会商议,决定次日赶赴米河。



第二个24小时:

我跟四川师傅说,还装毛线不?他说,装!


7月24日,果小虎遇到了两件事。


一个是让他终身难忘的米和卫生院。


“哎呀,看了比城区还要揪心。桥、路都冲断了,整个米河镇都是淤泥覆盖,想象一下,暴雨来的那天,可能两三分钟,这些门窗车房一瞬间就冲毁了,现在看这些泥里,车叠车,建材叠建材,完全不是人间的样子了。”



带路的是米河卫生院的院长张遂升。四五十岁的年纪,壮壮的,精神头很足,“三天,我就能让卫生院重新开起来。”所有人都以为他口出狂言。3天后,他真的做到了。复星也被深深震撼,立马决定为这里的重建做出自己的努力。



第二件事是,离开米河卫生院后,果小虎和冬哥马上去了新乡。6辆新增的全地形车也到了,需要做附件组装。全地形车厂家之前就来了两位师傅,那天做了一天的救援,接到新到的车要组装的要求,疲乏裹挟焦虑,很不情愿。“师傅四川人,当场就说‘装毛线装!’”


想着救人就是跟时间抢跑,果小虎就和师傅好说歹说,把保障安全的浮筒先装上了。晚上十点过师傅回去休息。


第二天一大早,休息好了,120又拿来吃的喝的,还给师傅一点肠胃药,师傅也很过意不去昨天的态度。“我说,师傅你帮我也是帮大家,快点装好就好去救人了”,师傅点点头,“我就又问,还装毛线不?师傅咧嘴笑,装!”昨天的不快烟消云散。看过一次组装,果小虎就会了,这次完全能和师傅顺利配合,七手八脚6辆车不到一天就装好了。“那个时候就说接力,缺谁都不行,120自己装的话,2天也不一定搞得好”。



“车开出去,载货救人,沿途都有人赞我们的车,说现在汛情,就需要这样的车去救人送东西。很多人没见过,也是称奇。”



第三个24小时:

车转移了病患,我帮了一个妈妈,附近居民又给我吃了饭 


当然,更让果小虎觉得有成就感的是,7月25日,全地形车接到救援需求,到了水深1.5-1.6米的新乡市结核病防治所,成功转运出一位胸膜炎患者,他觉得车发挥出更大作用了。


新乡市120急救中心每天接100多个急救电话,大约50个需要119辅助,全地形车的到来,让这一情况得到极大缓解,打通最后一公里,让水上转移与陆上120完美衔接。全地形车因此也获得了一个亲切的称号:水上120。


但果小虎的高兴很快又被压抑下去。“好多路人看见,10个里8个都在问,你这个车是不是水陆都可以用,可以帮我救出家人吗?可以帮我给家人送点吃的吗?但是因为120有要求,我们出运执行任务也是提前规划好的,如果接上路上碰到的人,可能会耽误更重要更紧急的救援。”



车队离开了,“看见路上人们那些眼神,我心里真不是滋味。”


果小虎决定车队出任务的时候,自己也出力,人帮人。


“我看到人拿着行李、做饭的东西、洗漱用品。我看到一个女同志抱了一个孩子,还拿了很多东西。她想拦车。我帮她拦车,来往好多辆,都是铲车、大板车,但我又想,她要是坐那些车,拿了东西又抱个孩子,两个手没处扶,我就盯着私家车给她拦,终于拦到一辆,我帮她拿了东西,让她赶紧上去。”



但果小虎的眼里看出去,暖意是时刻在的。没吃没喝,在这座受到百年不遇汛情重创的城市,是很正常的事。果小虎每天基本就是一顿,这一顿还是泡面或者干脆面。



但在路上,一路都有人发吃的,认识的不认识的,听你口音不是本地人,就给你米饭,自家做饭,饭店做好饭,就会有人来问:您吃饭了吗?没吃,就一大勺子给饭盒里盛满饭给你。“这些都让救援的人特别有动力,让人觉得温暖。”



第四个24小时:

哎!就不该走


7月26日,看着10辆车运转正常,救援、送物资都基本有序,果小虎决定先走了。


“我是一个心软的人。”这句话也许在说,这座城市给他冲击太大,他不敢久留。


“这么几天,看到的画面,跟刷抖音完全不是一个感觉,你在现场,能亲身感受到入骨的深刻。走的时候从高铁俯瞰下去,房子、车子泡在水里。那种感觉……”他叹了口气。


可是走到一半,才知道新乡市下辖的卫辉更严重,积水深2米,那边的新乡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在求救,大批病患等待转移。



果小虎这个时候只能从手机屏幕里看到前线发过来的一段段视频:还没出月子的妈妈抱着小小的新生宝宝光着小腿在积水里蹚,老人躺在担架上,担架搁在水中。有人只能用盆子提着婴儿走。一个8个月大的婴儿在哭闹,全地形车赶到了,被家人抱上车后,他不哭了,看着身边浸泡在水中的人群、漂浮的船只和物品,有些发蒙。



果小虎捶着腿说,哎!就不该走。他想回去救人,哪怕帮忙运运物资,也觉得自己有用了,没有白忙活。


问他,河南还需要,你还去吗?


必须去。一个停顿没有,他说,第一时间,公司有派遣,我一定回去。



匹夫有责、企业有担,立业向善、方得始终


“给10张你最喜欢的照片,1分钟。”

“弄得我有点懵。”

“还剩45秒。”

“哪方面的都行?”

“还有40秒。”

“我相册一共没几张图片。”

“35秒。”


对话框终于弹出一张,是山。

第二张,是桥。

“找不到什么了。”


这座山,在果小虎的老家,北京承德,离他上班的北京密云70多公里,一个多小时车程。结了婚,就在密云安了家,找了复星北铃的工作干到现在。儿子快4周岁,9月份就上幼儿园。老家还有爸爸在,家里700、800棵山楂树要栽种和看护。


每到夏天,果小虎就会带着儿子回去。一为避暑,承德是有名的避暑地,这里夏季白天也不过20度,夜间17、18度;二也要帮老父打理果园。山楂当地人叫“红果”。果小虎的家在山脚,第一张照片,就是从家里拍的山,那座山上,种着这些山楂树。“我登过顶,很美,云彩都在脚下,这座山叫雾灵山,当地有名。”



桥是云蒙大桥,每次出任务从密云到城里(北京市区),都必经这座大桥。果小虎就喜欢拿起手机,拍下天气好的时候大桥的样子。



“为什么你叫小虎啊?”

“那是小名。其实我是连字辈,家人还想叫我果连杰呢,模仿李连杰哈哈!”


果小虎的亲历好像穿越悲喜而来,以英雄的模样奔赴一线,又重回世间做回普通人。但这是知重承重的普通人,他们,也是华夏一脉的脊梁。


“希望他们能尽早恢复正常,重建家园。所有人平平安安,这样(我)也就安心了。”


山河无恙,复星有同样的希望。匹夫之责任,企业之担当。多事之秋,更能辨明善意。//原创作者:谢诗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