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56.HK --

30·行家|我在非洲推广中国抗疟特效药

发布时间:2022-11-12

本文同步发表于《老外讲故事海外员工看中国》系列

相关阅读:赛勒斯:不仅推广特效药,而且培训一线医务工作者,我们想在非洲消灭疟疾,帮助更多人|老外讲故事·海外员工看中国



本期出场的行家来自非洲,但他却对来自中国的药品再熟悉不过。赛勒斯·巴伊多(Cyrus A. Baidoo),加纳人,复星医药疟疾药物(非洲)产品经理。“疟疾”这个词,在许多中国人生活中已经不常见了,但在遥远的非洲大陆,它仍是每年夺走60多万人生命的疾病。8年来,复星人赛勒斯在疟疾最严重的非洲大陆上奔波,走访过坦桑尼亚、赞比亚、津巴布韦等30多个国家,向医生、患者推广中国抗疟特效药青蒿琥酯,同时为一线医务工作者提供培训。身为加纳人,“在非洲,消灭疟疾”是他和团队的奋斗目标,也是和“远在上海的公司总部”的共同心愿。



和赛勒斯聊天的时候,他心情很好,笑起来的时候露出一口白牙,还提到小儿子如今已快上小学了。


但我们没想到,镜头里笑盈盈的他,曾经陪伴着小儿子经历过一次“鬼门关”。



2019年,一个稀松平常的早上。赛勒斯的小儿子像往常一样从床上爬起来,想走到父母的卧室叫他们起床。但还没走几步,他就摔倒了。


他突然冷得打寒战,出了很多汗,全身乏力到站不起来。全家人本来要去内罗毕的旅行计划就此泡汤。妻子抱着孩子,赛勒斯开车,他们迅速带儿子前往医院。抽血检查后,这个2岁半的男孩被确诊为疟疾。


赛勒斯·巴伊多是复星医药疟疾药物的产品经理。他也是一位曾患疟疾孩子的父亲。疟疾给人带来的病痛,他再清楚不过。


目前,疟疾仍是非洲大陆上最严重的疾病。根据WHO 2021年世界疟疾报告,2020年全球有2.41亿人罹患疟疾,627000人死于疟疾,其中非洲大陆占95%以上。


每个看似冰冷的数字背后,都是一个个家庭的苦难。好在赛勒斯和家人的苦难没有持续太久——得益于复星医药自主研发的注射用青蒿琥酯Artesun®,在注射了第一针Artesun®之后没多久,孩子的临床症状就得到了显著改善,逐渐恢复了活力。24小时后,赛勒斯的孩子出院回家了。


“He was up, He was up, He was up!(他好起来了!)”时隔三年,赛勒斯回忆起当天的场景时,将这句话重复了三遍。一位父亲从无比焦虑到宽慰欣喜的心路历程,溢于言表。这次亲身经历让赛勒斯对复星医药的抗疟药产品更为自信,也对自己从事的工作更加自豪。



从药学毕业生到非洲市场经理


毕业于加纳夸梅大学药学专业,赛勒斯已在非洲医药行业深耕12年、在复星医药工作8年。作为一名土生土长的加纳人,他对非洲20年来医疗环境的变迁可以说是再熟悉不过。


20 年前的非洲,整体医疗条件非常落后,医疗设备和药物严重匮乏。那时候,患者要自己带着药瓶去医院拿药。而所有的药片、胶囊都是散装的,没有生产厂家,也没有包装盒。医院的药品储备也常常不完整,断药、缺药几乎是日常。


非洲当地儿童


变化是从欧美等大型跨国医药公司进入非洲市场开始的。从 2003年起,辉瑞、葛兰素史克、法玛西亚等公司相继入场,改写了非洲药物分销的市场格局。当时赛勒斯刚从大学毕业,起初他先在葛兰素史克任职,2年后又转去辉瑞担任医药拓展代表。


彼时赛勒斯已经是辉瑞医药的高级经理,对非洲药品市场、药物分销渠道游刃有余。2014年,在慎重考虑后,赛勒斯选择离开辉瑞,加入复星医药成员企业桂林南药的加纳子公司(现Tridem Pharma加纳公司),推广复星医药的抗疟药产品。


辉瑞的上司曾一度想挽留他,“那时候,很多朋友不理解为什么我要从一个美国公司跳槽到中国公司。他们说这个公司太新了,没有什么产品。”赛勒斯回忆道。


“没有什么产品”的普遍认知,反映了中国药企在海外市场中遭遇的最大挑战。“他们不相信中国公司。甚至有人和我说,你不可能遇到有好产品的中国公司。”


其实在青蒿产业上,事实并非如此。我国青蒿资源丰富,在原料种植和价值提取环节上具有绝对优势。但由于在成药制造和研发价值环节上落后于外国企业,WHO药品预认证将许多中国药企的产品拒之门外。无奈之下,许多药企只能退而求其次,靠卖青蒿素原料挤进国际市场,以求分得一杯羹。


突破口是在2005年被打开的。2005年12月21日,复星医药自主研发的青蒿琥酯片获得世界卫生组织药品预认证,代表中国企业实现零的突破,打开了将青蒿琥酯产品销往海外的通道,改写了青蒿行业中国药企仅为外国公司代加工厂的历史。


随后历经五年时间,复星医药桂林南药生产的注射用青蒿琥酯Artesun®于2010年通过WHO PQ认证,并在2011年被WHO疟疾治疗指南推荐为重症疟疾治疗一线药物。复星医药桂林南药成为中国第一家通过WHO-PQ认证的注射剂生产企业。


注射用青蒿琥酯Artesun®



“Your drug is magic!”


赛勒斯一边回忆自己当年刚加入桂林南药加纳团队的情形,一边掰起了手指。“2个在阿克拉(加纳首都),1个在塔科拉迪(加纳西部城市),1个在库马西(加纳中南部城市)。所以当时加纳医药代表团队加上我一共4个人。”


彼时,面对人手不足、经费有限的挑战,赛勒斯和他的同事们决定“不走寻常路”。非洲地区传统的药品推广分销策略,都是由企业背书、先触达政府,然后再自上而下地到达医院、进入处方,最后才到患者手里。而赛勒斯会直接带着药品样品去到医院里,和医生说:“让我们先来谈论这个产品本身,看有没有效果。”


非洲当地药房


 “让产品自己为自己说话”,是赛勒斯为复星医药的抗疟药产品拓展市场采取的核心策略,也是他凭借多年经验摸索出来的一套独特打法,目的是为了把人们的关注点从“产品来自中国”转移到产品本身的疗效和质量上来。“我也不需要把自己表现成专业人士,对吧?我们只需要让人们注意到,我们产品是有实力的。”用赛勒斯的话来说就是,“产品是成就伟大的关键”。


赛勒斯对产品的自信,来源于每一个在奔波中真实经历的日日夜夜。在推广注射用青蒿琥酯Artesun®早期,赛勒斯记得有一天他在医院的急诊室,刚好遇到一位母亲抱着她10岁的孩子进来。当时孩子疼痛难忍,虚弱到无法站立。“那时候我带着样品,就拿给医生,让他给孩子试试。没有办法,情况太紧急了,如果不立即治疗,可能会死亡。”


正在医院接受治疗的非洲儿童


眼看着孩子注射完第一针后,赛勒斯走出了医院。离开的这6个小时,他心里很忐忑,一直在祈祷“希望这次我没有做错任何事情”。


直到接到医生打来电话来和他说:“Your drug is magic!(你的药简直是奇迹!)”赛勒斯至今也忘不了那通电话里医生的语气。


如今,赛勒斯所在的Tridem Pharma 加纳公司已经从4人壮大到了15人,而他也从加纳市场经理升任到了复星医药疟疾药物(非洲)产品经理,业务范围覆盖整个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从2007年自有品牌抗疟药开始进入非洲市场,到2010年注射用青蒿琥酯Artesun®通过WHO-PQ认证,再到如今复星医药成为全球疟疾药物的领导者、非洲地区最有影响力的中国药品品牌——每一分成果,都离不开赛勒斯和复星医药非洲团队(Tridem Pharma)在患者、医院、政府、社会组织之间奔走的日夜兼程。


赛勒斯在给坦桑尼亚政府官员讲解注射用青蒿琥酯Artesun®


赛勒斯(一排左二)和坦桑尼亚政府官员会面


这种影响力不仅来源于产品本身,也来源于在与当地机构和一线医务工作者合作过程中建立的声誉。除了积极进入非洲市场、参与全球疟疾药物研发合作,自2014 年起,复星医药开始通过 eCME 在线培训项目为非洲一线医务工作者带来最前沿的疟疾防治知识培训。


赛勒斯提到,一线医护工作者的培训很重要,这是传播复星医药品牌的重要途径之一。“我们想帮助更多人,而不只是赚钱。”


现在,除了制定产品市场战略、积极拓展业务,赛勒斯和团队还会定期通过科室会、eCME多媒体在线医学培训项目、区域性疟疾学术会议和各类公益活动,帮助医生、药剂师和护士了解治疗疟疾的最新趋势,向他们传递新的医学和护理知识,让患者获得更好的救治。


赛勒斯在给一线医务工作者讲解培训





“我现在看起来有点像中国人了吧?”


说到这里, 赛勒斯自己也哈哈大笑起来。虽说是开玩笑,但他对中国企业的认同感是发自内心的。和欧美跨国公司的工作方式相比,他说“中国公司非常务实且高效”,这也是他当年来到复星医药并坚持留下来的重要原因。


“复星人总是会用一种聪明的方式去做事。我们不会一成不变地去解决问题,而是先观察情况,然后找解决方案。所以在一些国家,可能先从政府开始(推广药物);然后到另一个国家,就是从底层、从病人、从私人设施开始。”


赛勒斯记得自己初入公司那年,在非洲使用过甚至听说过青蒿素的人寥寥无几。而如今,复星医药自主研发生产的注射用青蒿琥酯Artesun®截至2021年末已救治了全球超过4800万重症疟疾患者(其中大部分为5岁以下非洲儿童),帮助非洲疟疾死亡率在2000至2020年间下降了约37.3%,非洲国家人民2020年的平均寿命比2000年延长了9.4岁。


这些数字每上升一点,赛勒斯的欣慰就多一分。“在非洲,消灭疟疾”是他和团队共同奋斗的目标,也是和“远在上海的公司总部”的共同心愿。


赛勒斯和同事




策划:30·星厨

编辑:李佳荫



//////////

荐读


  复星  


复星艺术中心六周年,乘风破浪,不忘初“星”!


复星医药、豫园股份、南钢股份、海南矿业2022年第三季度业绩联合说明会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