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报道

郭广昌说,“如果只是想赚钱,我早就厌倦了”,究竟什么原因促使他继续向前?

近日,复星集团创始人兼董事长郭广昌出席复星旗下葡萄牙最大的保险集团Fidelidade年会,并在里斯本接受葡萄牙主流财经媒体《经济周刊》(Expresso)副总编辑João Vieira Pereira的专访,畅谈全球经济发展、复星投资哲学、50岁人生感悟等,现场思想碰撞,金句迭出。专访文章在《经济周刊》封面刊登。

 

葡萄牙财经媒体《经济周刊》封面故事:

复星创始人兼董事长郭广昌“我眼中的葡萄牙”

 

出现在里斯本Fidelidade总部会客室的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看起来很有亲和力。几年来,复星集团陆续收购了葡萄牙最大的保险企业Fidelidade和最知名的健康服务提供商Luz Saúde,最近又成为葡萄牙最大上市商业银行BCP的第一大股东。此次郭广昌代表复星集团参加了Fidelidade的年度大会,并接受了采访。在访谈中谈到复星在葡萄牙的相关投资项目时,郭广昌对这些企业的管理层表示了高度的赞扬,并表示将充分发挥复星集团旗下投资企业的协同效应,助力其发展跨境业务。

 

“复星希望有更多的投资机会”

 

Q:“所有人都很兴奋的时候,我们会更谨慎”。这句话是您的名言,那么您现在是处于什么样的阶段呢?

 

郭广昌:(笑)我一直处于谨慎和兴奋之间。人是贪婪的,但同时也是恐惧的。我们总是在追求贪婪和恐惧之间的平衡。现在,全球经济有诸多不确定性,去年出现了很多黑天鹅事件。不过同时也存在着很多机遇。所以我们在寻找平衡下的机遇。

 

Q:复星对葡萄牙的投资现处于什么阶段?

 

郭广昌:我喜欢葡萄牙,因为它的足球、美食、气候和人…投资初期,葡萄牙经济处于下行,所以我们比较忧虑和谨慎。但当我们深入了解了葡萄牙的人文和经济后,我对这个国家充满了信心。投资葡萄牙给我一种很稳定的感觉。政府更迭后,政策还是很稳定,并将一直保持下去。葡萄牙人对投资者和工作人士非常友好。我对葡萄牙经济也持乐观态度。

 

Q:这就是您为什么大力投资葡萄牙的原因吗?

 

郭广昌:这是继Fidelidade之后我们又投资Luz Saúde的原因,现在我们也成为了BCP的第一大股东。同时,我们还非常支持地中海俱乐部加大在葡萄牙的发展,比如新建或运营当地的度假村。

 

Q:其他领域呢?

 

郭广昌:确实有其他领域。比如在旅游领域,我们希望地中海俱乐部和Thomas Cook能在葡萄牙找到更多的机会。还有在健康领域,继Luz Saúde之后,我们也希望发掘更多的医药行业投资机会。

Q:葡萄牙之外呢?

 

郭广昌:复星现在全球重点关注三大领域:健康、快乐和富足。健康领域,我们希望加大对医药业的投资和研发。在快乐领域,我们正在投资旅游、娱乐和文化产业。最后,在富足领域,我们将更多投资保险、私人银行,复星还非常关注Fin-Tech的投资机会。

 

Q:复星进军葡萄牙是否旨在进军欧洲市场?

 

郭广昌:是的,葡萄牙是复星在欧洲最重要的国家之一,在欧洲我们还在英国、法国、德国和意大利等也有投资。但葡萄牙同时还是复星进去葡语区国家的入口,对我们有些非常重要的意义。

 

Q:您在寻找什么样的葡萄牙语国家?

 

郭广昌:我们在巴西有投资,比如Rio Bravo,还有很多项目。我们希望Luz Saúde和Fidelidade将来也会投资巴西的项目。

 

Q:非洲呢?

 

郭广昌:有的,我们正在非洲寻找更多投资项目。我必须要提到,复星医药是非洲疟疾治疗药物的最大供应商,并且在医药领域已经有了相当规模的业务。但我们还在寻找更多的投资机会。这是我们正在做的事情。

 

Q:您怎样看待BCP?

 

郭广昌:首先,我对BCP的管理层非常有信心,这是一支优秀的团队,现在公司运营状况也非常好。其次,我认为BCP和Fidelidade在葡萄牙之外的地区将会有很大的协同效用。第三,我想要再次强调,我对葡萄牙有信心。

 

Q:您谈到了协同效应,这是否意味着您将利用BCP在其他市场的优势,帮助Fidelidade打入这些市场?比如进军波兰?

 

郭广昌:是的,有这样的可能性。

 

Q:是否会帮助BCP进入中国市场?

 

郭广昌:复星很乐意帮助BCP进入澳门和中国内地市场,这也是我之前提到的协同效应的一部分。

 

Q:中国经济放缓是否属实?经济增速会降至6%或更低吗?您是否会感到担忧?

 

郭广昌:在中国,我们称之为“新常态”。中国的经济增速是6.5%,我对中国经济有信心。考虑到中国经济的规模,这样的增速已经是非常好的了。

 

Q:您说唐纳德·特朗普并不像人们认为的那样会对世界产生威胁。您怎样看待中美关系?您是否担忧复星在美国的投资?

 

郭广昌:复星在美国敏感的领域没有投资,所以不会受到影响。我认为像中美这样的两个大国之间的合作是正确之道。

 

Q:所以唐纳德·特朗普将会成为中国的朋友?

 

郭广昌:中国有句话,竞争和合作永远并存。我觉得美国总统也是这样想的。

 

“如果只是想赚钱的话,我早就厌倦了”

 

无疑郭广昌在过去二十五年已经取得了巨大的成绩,但他现在还想做更多的事情。郭广昌认为,经营好自己的企业就是为社会创造价值和公益,此外他也希望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

 

Q:您说挣钱已经不能打动您了。现在什么才能打动您呢?

 

郭广昌:好奇心。好奇自己是否能够做到更好,和团队一起为客户解决问题。我觉得好奇心现在是促使我继续向前的重要动力。

 

Q:哲学是您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们是如何影响您经营企业的?

 

郭广昌:哲学是一个非常宽泛的概念。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哲学思想。并不是某一个特定的哲学思想改变了我的商业决策。我想说,哲思训练对一个人的智慧发展和内在平衡有影响,有助于我做出决策。

 

Q:您说投资就像打太极,知道正确的投资时间,就可以通过直觉更快地做出改变。您对葡萄牙有何感知是我们还不知道的?

 

郭广昌:事物都有两面性。一方面,你需要看到机遇。另一方面,也有必要对这些机遇做好准备。仅仅发现机遇是不够的。

 

Q:我读过您的一句话,“一开始人想要变得富有,然后想要展示他的财富,但逐渐发现这样做其实很无聊”。您现在已经感到无聊了吗?

 

郭广昌:如果只是想赚钱的话,我早就厌倦了。但我说过了,现在打动我的是好奇心,对价值的寻觅和为客户解决问题的意愿。世界上总会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如果我正好对此好奇,就永远都不会感到无聊了。

 

Q:现在解决问题能打动您吗?

 

郭广昌:是的。Fidelidade就是一个例子。Fidelidade是葡萄牙最大的保险公司,但也存在很多问题,复星可以帮忙解决。在为客户提供更好服务的道路上没有尽头。

 

Q:您是否厌倦了别人总把您和沃伦·巴菲特作比较?您是否已经超过了巴菲特呢?

 

郭广昌:我的目标不是超过任何人。我想要做自己觉得有价值的事。巴菲特是值得我们学习的榜样之一。我向他学习。但这不是一切,也不是我想要达成的目标。

 

Q:那么现在巴菲特应该开始向您学习吗?

 

郭广昌:每个人在商业领域都有自己独特的智慧,每个人都可以向他人学习。

 

Q:您50岁了。您是否还坚持之前的想法,50岁之后会全身心投入到慈善事业呢?

 

郭广昌:首先,经营好自己的企业就是为社会创造价值和公益。除此,我们也希望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比如在葡萄牙,复星和Fidelidade共同发起“Protechting”创业创新项目,希望通过这个项目和平台支持葡萄牙及欧洲的年轻人创业。我们还希望通过复星这个平台,加强中国和葡萄牙语国家之间的联系,包括足球领域的合作。